端木、百裡以及茂林,三個年輕人在前輩的帶領下,來到王城外。

四麵八方聚滿精怪,天上飛的,地上爬的,護城河裡遊的……森然妖氣重重迴盪。

“看起來,就是一群妖魔在攻擊人家的家園。”

“不就是如此嗎?我們乾的, 還真是什麼好事?”

三個年輕人躲在人群後麵嘀嘀咕咕。

黑袍道人掃向三人,最後看向他們邊上的那位前輩。

盯好你家的人,你們這座眾聖之庭可以不動手,但彆搗亂。

老者默默點頭。

到底還是年輕啊。多來幾次這樣的事就清楚了,我們這樣的神靈眷屬,本就是幫天神們乾臟活的。

宇宙所需要的曆史, 從來就不僅僅是“正義”。

所謂的正確, 便是包含“正義”與“邪惡”,客觀記錄曾經發生過的一切。

哪怕是悲傷的, 罪惡的,終究也記錄在這個宇宙。

妄圖修改這份“罪惡”,豈非也褻瀆那些揹負“罪惡”艱難前行,從這條正確曆史延伸而下的未來之民?

咚咚——咚咚——

戰鼓聲響起,四麵城牆亮起青色神光。

“咦?神力?他們又在盜用泰乙神主的神力了?”

一位披髮老者吹響獸笛,空中成百上千隻鷹妖撲向王城。

嗖——嗖嗖嗖——

城內射出一隻隻箭矢。

眾人不禁笑了。

凡人的弓箭想要對這些豢養的妖禽造成傷害?

笑話!

突然,笑聲戛然而止。

他們聽到空中一聲聲淒厲的鳥鳴。

黑鷹被利箭刺穿,紛紛栽倒在城牆四周,它們身上生長出一條條青色藤蔓。

“這不可能!我的鷹妖怎麼可能被凡人殺死?”

老者衝向戰場,打量地上的屍體。

箭矢的確是凡人打造的,但上麵附著一絲神力。那些藤蔓也是專門針對妖物的神藤。

“又是泰乙神主?他的神力到底被借走多少?這些混賬玩意, 到底想要把瀆神進行到哪一步啊?”

“小心,快退!”

突然, 身後己方陣營傳來驚呼。

老者抬頭一看, 城牆架起一隻隻大弩, 有幾道巨型鐵箭已瞄準自己。

他不假思索往後退, 但恐怖的雷霆之力鎖定身體,彷彿天劫降臨,一動都不能動。

嘭——

一箭穿胸,老者牢牢釘在地上。

“快救人!”

黑袍道人拉起一麵長幡,狠狠一掃。

烏雲黑氣撲向戰場,好幾個人趕過去把人帶回。

那人此時奄奄一息,眼看就要死亡。

端木看向茂林,少年點點頭。他跳起來,主動走過去。

一股青氣從他身上湧現,飄散到傷者身上,生機漸漸恢複。

“多謝小友。”

黑袍道人看到自己師弟的狀況穩定,神情好了一些。

噗嗤——

有一人將箭矢拔出。

撕拉——

電芒閃耀,那人握不住箭矢,看著鐵箭跌落在地。

“不對,這不是凡間的箭,是天兵之物!”

“天兵?”

“天庭製器?”

眾人一陣議論。

這時,王城大門開啟,一列列身披青甲的士兵緩步而出。

“天兵?他們從哪弄來一隊天兵的?”

“等等,這不是天庭秘傳的兵甲法?他們怎麼會用?”

三千天兵整齊列陣, 一麵麵青色旗幡隨風飄蕩。

感到那些天兵身上加持的神力。

端木與百裡打起精神,看到彼此眼中的震驚。

他們認識這種天兵。

泰乙神主的軍隊!

“是請神法?他們請來泰乙神主的軍隊了?那還打什麼?”

泰乙神主作為宙光諸神中最重要的一位, 也是他們這些眾聖之庭的頂頭上司。

如果泰乙神主想要保全,他們這些小卒子還需要操心嗎?

“想什麼呢?少君大人神軀解體,這隻是被賊人借來一絲力量罷了。”

“可神力能竊取,他們身上的鎧甲以及武器,也能竊取嗎?”

城牆上的弓弩,根本不是凡物,而是天庭製樣。

這一戰,豈非要跟真正的天兵交戰?

黑袍道人盯了一會兒,突然道:“財神!泰乙神主具備財神的權能,自然他也能控製聚寶盆以及玄黃祭壇。”

茂林幫忙療傷完畢,走回來道:“泰乙大神擁有‘祈願’的神職。眾生對他的許願,他會儘可能完成。如果對方祈求天兵天將,神兵利器。哪怕隻有一隻斷臂,也足夠為其實現願望。”

看到對方褻瀆長輩的骸骨,茂林也不禁動怒。

“我們身上都有天兵符吧?召喚天兵跟他們對陣,怕什麼!”

這邊合計著,眾人紛紛掏出自己在玄黃祭壇召喚的天兵符。

一枚枚符籙投入空中,召喚天庭所屬的天兵加入戰場。

對麵的三千“青乙神兵”是王城精兵披上神甲,加持神力後的結果。雖然擁有充足的戰鬥經驗,但麵對正牌天兵的投影,一時間仍落入下風。

張宇這時走到城牆。

公主和其他十二人也聚集過來。

“一起上吧。”

張宇望著遠處那些人,率先拔出佩劍。

十四人從城牆落入戰場,一道道神光如天柱貫霄。

“果然啊,他們培養天兵,而他們自身等同神將。這完全是盜用泰乙神主的名義,構建一支全新的泰乙神軍。茂林,你能不能聯絡玄瓔殿下,看看能否把他們取締?”

“弄不了。”

茂林也拔出木劍,盯著其中一位勇士。

“早就聯絡過。玄瓔大人無法控製泰乙神軍,軍權不在她處。”

蒼鬆見雪!

劍氣縱橫如鬆針,茂林麵前一群士兵紛紛倒地。

寒光逼人,直指那位揹負巨斧的勇士。

噹——

勇士身上冒出一陣神力,硬扛茂林劍意,揮巨斧劈下。

“鬼槐迎客——”

木劍以極其刁鑽的角度刺入其腰間。

嗖嗖!

身後飛來箭矢,眼看即將得手,茂林不得不以“灼華桃夭”劍招抵消。

百裡戳了戳端木珵:“喂,彆思考了。就算要救人,也要先把他們擒下吧?”

端木指尖迸發劍氣,一條白蛇在戰場瘋狂絞殺士兵。

“動手吧,你去佈陣,我幫茂林。”

……

殺聲震天,縱然端木、百裡等人加入戰場,依舊未能扳回局勢。

哪怕殺死對方的士兵,隨著泰乙神力的運轉,那些死亡的士兵會一一複活,再度前來糾纏。

“差點忘了,泰乙神主還具備複活的權能。”

黑袍道人吐槽道:“也就差一口鐘了,要是編鐘出來,那可有意思了。”

他伸了個懶腰,派人將一個穿著王袍的猥瑣小人拉過來。

“喂,你把我帶來戰場乾什麼!你們把局麵搞定就行了!”

“彆急,叫你來,自然有你的用處。”

黑袍道人取出一本泛黃的古書。

一股玄奧神秘的氣息在戰場迸發。

“張宇,你很聰明,懂得從泰乙殿下處盜取神力。但可惜,你根本不瞭解什麼纔是宙光神明的力量。看好了——”

古書翻開一頁,詭異的透明火焰悠悠燃燒。

“歲月史書。”

隨著黑袍道人的話,這本書爆發萬道霞光,席捲整座戰場乃至王城、世界。

“歲月史書?”

茂林臉色劇變,他聽玄瓔殿下提過這本書。

這是宙光神靈一係的先天神術,將時光之力化作一本書。可以修改一個世界的過去,扭麴生靈的善惡認知!

這是禁忌之術。但如果用來修整一個扭曲世界,讓其迴歸正確道路,卻在諸神底線範圍內。

很快,霞光散去。

張宇看著一切冇有變化,心中疑惑。

驀地——

一道箭矢射中背心。

他扭頭看向戰車上,披堅執銳的公主。她正惡狠狠瞪著自己。

噗嗤!

一把鐵劍插入左肋。他看到自己最信任的勇士,自己一路走來的同伴,用自己幫忙打造的神劍刺傷自己。

“殺了他!”

一聲號令之下,滿城的弓弩紛紛射向張宇。

根本來不及閃躲,或者說也無法閃躲。

萬箭穿心,他被自己召喚的天庭神弩釘在地上。

為什麼?為什麼所有人在一瞬間叛變?難道是幻術?精神操控?

張宇不理解眼前發生的一切。

下一刻,他的眼睛瞪大。

他看到公主和自己的同伴們來到黑袍道人身邊,將那個穿著王袍的小人請到城牆上。

而那個小人喜氣洋洋站在城牆,宣告自己的勝利。

“不明白髮生了什麼?”

黑袍道人笑眯眯走過來。

“這就是歲月史書的效果。扭轉過去,改變所有人的記憶。

“歲月史書之下,我說誰是好人,縱然是壞人,那也會被旁人視作天下最好的人。而好人,我也可以讓他千夫所指。”

張宇躺在地上,聽著周圍將士對自己的謾罵,甚至有人開始拿石頭砸自己。

明明上一刻,自己還在跟他們並肩作戰。但現在,他們卻把自己視作仇敵。

“在神術作用下。他們認為你已經死在和魔王的交戰中,而那個卑鄙無恥的小人救下他們所有人。在數月前,魔王以你的麵貌複生。他則藉助神主的力量召喚神器和神甲。

“你所完成的一切,在這一瞬間統統歸他所有。而這,正是這個世界的天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