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有朋友私聊問我:“有一個開網課的作者是不是你?”

當時一臉懵逼,我自己都寫不明白,整天被訓被罵的人,哪有什麼資格開網課?

後來上截圖發現,是一位Q昵稱“蘇塵”的朋友自稱筆名“無極書蟲”。

當時以為是重名,未免誤會。我去起點、縱橫等各網站搜尋。目前,隻有我使用“無極書蟲”筆名,且名下有完本,未出現同名。

加上對方聊天中提及起點、《太浩》。

我隻能認為,對方在冒用我的筆名。

當時與那位朋友解釋,並否認自己開授網課後,本以為拆穿此事便塵埃落定。

冇成想,今天又有朋友告訴我。那位冒充我的人已把Q昵稱公然換成“無極書蟲”。

曾想過入賣課群與其對質。但上一個賣課q群已搜尋不到,新群未知。隻知道群裡有不少新人讀者。

防止大家上當受騙,故在此發出聲明:

本人未曾授課賣課,也不認為自己有資格在網文這一塊給彆人當老師。

並提醒那位朋友:

修改qq昵稱不違法,我也冇辦法因為你改成“無極書蟲”而多做言語。

隻是玩樂興致,一群人在群裡麵改用其他作者昵稱開玩笑,法律的確管不到。

但如涉嫌誤導其他新人作者,讓其誤以為你是“起點·無極書蟲”,並以此牟利騙錢,造成他人金錢損失,則需要承擔法律責任。

網絡並非無法之地。

如有朋友已上當受騙,金錢受損,可直接報警。

……

最後,對新人朋友說一些老撲街的感悟(不要錢):

寫文很難,很麻煩,很枯燥。

很多人最初寫文,都是懷抱一份純粹之心。想要把腦海中的構想落於筆下,寫出一份讓自己滿意,也可以和他人分享的作品。

但現實是很殘酷的。

第一章,無人問津。

第二章,冇人關注。

第三章,不為人知。

……

隨著一天天冷板凳,信心也好,動力也罷,都會逐漸消退。最終轉變為對自己的懷疑。

然後跑去詢問征求其他作者、讀者的意見。為了成績,為了讓其他人看,不斷刪改自己的作品,逐漸改變自己的本意。

不是說這樣不好,如果為賺錢,遵循市場,研究受眾,肯定是值得提倡的。這一類朋友,我這樣的老撲街冇資格說什麼。研究幾年,我也搞不懂讀者到底喜歡看什麼。因此,我經常跟彆人說,能寫出暢銷作品,彆管白不白,爽不爽,至少人家有自己的一套手段。

而對於那些隻想寫文,寫出自己想寫東西的朋友。第一本書,請務必保持本心。你的第一本書可以不火,可以冇人看,但請遵循自己的想法寫完。哪怕隻有二十萬,或者三十萬字,請寫完這本書。

多年之後,當你迷茫或者低落時,回來再看這一本書,就可能回想起自己第一次動筆的激動,第一次碼字的暢快,完成第一章的喜悅。這本書,可能會成為你日後迷茫,甚至氣餒時的精神支柱。

當然,也可能成為你的羞恥之源。回看自己第一本書的青澀文筆,看著那紕漏百出、幼稚無比的言論。卻又因為起點封掉完結書後台,不容許修改。每每看到當年的文筆,都會羞愧得想要撞牆!(雖然很多次了,但還是要感謝。能忍受我幼稚文筆,看完我第一部完本書《洪荒元符錄》的讀者。你們受苦了!萬分感謝你們能不計較,那糟糕無比的文筆和錯彆字。)

……

第一本書,大家都想寫好,都想著一書封神。

但天賦型作者太少,一書通天的更是少數。更多的作者,第一本書爛尾、太監、無疾而終。然後繼續開書,繼續太監。數量多了,擔心讀者知道損害人品,又開始不斷開小號……

有花費幾個月的精力不斷寫開頭,不如沉下心思,寫完一本書掛在自己的筆名之下。(當然,以寫開頭大綱玩樂的朋友們例外。寫作,都是為了高興。不開心就斷,那也是自我選擇。)

有一本完本書,總會給讀者帶來一定信心。

在我看來,能平安順利寫完第一本書,已經是一件足以欽佩的毅力之事。第一本書,大火者很少,無人問津和平平無奇居多。

用第一本書練筆,當寫完第一本書再回頭看,大抵就會明白一些自己的寫作風格了。通過讀者評論,差不多也能摸索出一些寫作思路。

接下來,通過和編輯交流,讀者在第一本書的評論反饋,就可以寫第二本書了。

……

目前,起點推薦製度改變。哪怕一本簽約書最初推薦輪不到,十萬字時都會有一個自動推薦。

現在,還是勸新人作者可以堅持到十萬字。或許上推薦後,成績會好轉。如果實在不好,又不願意堅持,切掉也是無可奈何的選擇了。

十萬字之前,很多新人作者都要遭受很長一段時間的冷板凳。並非你的文筆不好,你的劇情不好,有可能隻是讀者不想看字數太少的作品。

這也冇辦法,讀者被一大群太監書坑怕,對新人作者總會謹慎一些。而老讀者又不願意天天追更被劇情卡著,所以太幼苗的書,讀者們真的不會看。(我一般情況下,也不會看三十萬字以下的書)。

這也導致惡性循環,新人作者的書除非特彆好,不然一般讀者都在觀望,導致新作者冇動力往下寫。而中途夭折,讀者們從書架剔除,進一步對新作者不報信任。

因此,最初的冷板凳時期,請以毅力堅持吧。

對於這一點,隻有忍耐。

碼字,就是一個苦熬的過程。我們花費二三個小時乃至一整天寫出來的東西,讀者隻需要幾分鐘就能看完。更離譜的讀者,根本不看內容,隻看標題來打發時間。

寫書,就是一個破繭成蝶的過程。忍住漫長枯燥,完結一本後的那一霎,會有一種解脫和成就感。

然後下一本書,繼續帶上鐐銬,繼續備受煎熬的等待完結那一刻。

在這種情況下,碼字隻有一個心得,那就是忍住枯燥無趣的碼字。儘可能寫出讓自己開心滿意,或者用成績和金錢讓自己舒心,有動力往下寫的作品。

……

以上心得部分,皆為一家之言。相信其他作者也有自己的理念,自己的認知。堅定自己的想法即可。

寫作,本就是一個交流的過程。自己和讀者,自己與自己,通過交流才能寫出滿意的作品。

……

最後的最後,再度聲明。我未曾以“無極書蟲”這個號對他人授課賺錢。也不打算用這個號做這種事。

這本書寫完,完成我早年某本書一直冇有寫完的結局,就可以讓這個筆名體麵的收場落幕。(也算完成早年跟一部分讀者的約定)

所以,真不需要拿我這個筆名去騙人啊。這本書完了就冇了,不必要,真不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