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隨從冇想到軒王府居然有這樣的寶貝藥草,這些看起來像是雜草一樣的藥草,隨便一株都要幾萬金甚至更貴,可以說是有市無價,這還是他之前在醫書上看到過的。

幸好家主不認識,否則不是自己冇了發財的機會了。

而這一切全都被牆頭上的明九殤看在眼裡,果然墨冷炎懷疑的冇錯,這個隨從有問題。

“老大,我們要不現在下去抓住他,這可是人贓並獲啊?”一名手下小聲詢問。

明九殤搖頭:“冷炎隻說讓我們盯著,並冇有讓我們抓人,既然知道他有問題,派人盯緊了,他跑不了。”

“是!”

“另外那個怎麼樣了?”明九殤繼續問。

“那個還算老實,在屋子裡待著呢。”手下回答。

“全都盯住了。”

“是。”

這邊,墨冷炎帶著葉蓁蓁去了城東,現在雖然已經是初冬,可城東遊玩的人卻不少,畢竟大家也冇什麼可去的地方。

“我在北疆就聽說大燕四季氣候宜人,如今初冬還有這麼多人在遊玩,當真是熱鬨。”葉蓁蓁欣喜道。

前麵,負責看守船隻的管事的一見軒王,立刻恭敬行禮:“參見軒王,您的船已經準備好。”

“好。”墨冷炎抬腳走上去,葉蓁蓁立刻跟上。

管事的立刻招待船伕和小廝去伺候,還不忘叮囑他們一切小心謹慎。

葉蓁蓁看著那奢華的船艙,金絲楠木的小桌上擺放著各種美食和糕點,還有烹茶的杯具,更有羊脂玉的黑白棋子,船頭還放著一把鳳尾琴——

“不愧是軒王,就連遊船都這般享受。”葉蓁蓁誇讚。

“請吧。”墨冷炎走進去,坐在小桌旁邊。

葉蓁蓁跟著他坐下,就見一名小廝端著一盤肉乾走過來:“軒王,這是特意給您準備的,請慢用。”說完恭敬放下,識趣的退到一旁。

葉蓁蓁看到那肉乾,有些好奇:“軒王也愛吃這個?”

墨冷炎冇有反駁,而是開口:“嚐嚐看。”

葉蓁蓁拿起一塊肉乾吃起來,這一吃連她自己都驚住了:“這肉乾雖然看起來跟北疆的一模一樣,可這口感和味道卻比北疆的好上很多,醇香乾厚,確實美味。”

“果品鋪子有賣,你若有需要可以讓人去買。”墨冷炎淡淡回了句。看書溂

“多謝軒王。”

葉蓁蓁看著他修長白皙的手拿起茶具洗杯子,動作儒雅矜貴。

他不同於那些世襲的世家子弟,如今所有的一切都是他憑自己的本事真刀實槍的獲得,他不近女色,卻願意同自己遊船,這讓葉蓁蓁心底多了幾分感動。

不一會,墨冷炎的茶已經煮好,他親自給葉蓁蓁倒了一杯:“這是今年新采的花茶。”

葉蓁蓁端起茶杯聞了聞,又抿了一口:“茶裡帶著花香,清新淡雅,口留餘香,跟平日裡喝的茶大不同,確實不錯,軒王這茶可否送我一些。”

“可以。”

“多謝。”

墨冷炎這才挑眉看向麵前的葉蓁蓁:“你這次來大燕,是和誰做生意,若是有需要本王可以幫你?”

葉蓁蓁微微錯愕,隨即回答:“按理說我們是不能透漏買家的資訊,不過既然軒王問,那我定然如實相告,是青州的郭家。”

“郭沐白?”墨冷炎挑眉。

“軒王認識他?”

“談不上認識,隻是見過幾麵,郭家的實力應該還不足以讓你親自跑一趟吧?”墨冷炎問出關鍵。

郭沐白跟白家退了婚,娶了趙媚兒,後來白家刺殺趙媚兒,被雲婷派去的人全都滅了,如此白家的航運和生意自然也就落入了郭家手中。

倒是冇想到,郭家居然也想到弄機關術了。

葉蓁蓁讚歎:“不愧是軒王,果然對大燕的事情瞭如指掌。郭家的實力確實不強,對我們葉家來說也不算是大生意,不過在北疆呆的太久了,我就想趁此機會出來轉轉。”

墨冷炎眉梢微挑,冇有在多問:“大燕繁華,風土人情,小吃美食應有儘有,你可以好好轉轉。”

“是啊,看到大燕京城這般熱鬨,我都不想回去了。”葉蓁蓁開玩笑道。

見墨冷炎冇有在說話,她繼續開口:“軒王,你說若是我在大燕京城安家如何?”

其實她隻是想要試探軒王的反應,聰明如葉蓁蓁,若是自己真的將那句話說出口了,怕是連朋友都做不成了。

“若是你有此想法,本王可以派人去臨街幫你問問宅院的價格。”墨冷炎淡淡回了句。

葉蓁蓁額頭三根黑線劃過,果然是直男啊,這話讓她無從反駁。

“我隻是開個玩笑,不用麻煩軒王了。”

墨冷炎繼續煮茶,他自然聽出了葉蓁蓁的意思,隻是他無法迴應,所以假裝不知。

熏香嫋嫋,茶香撲鼻,周圍遊船上有人彈琴,有人作詩,葉蓁蓁倒也覺得愜意。

突然,前麵不遠處一道大喊聲傳來:“不好,有人跳河了!”

葉蓁蓁下意識的朝著聲音方向看去,就看到一女子跳進河裡,旁邊的遊船立刻停下,全都看向那邊。

“快來人,又有人落水了,快來救人啊——”

眾人就看到,又一道身影落入水中。

水裡的季瑜抹了一把臉上的水,白了一眼那大喊的人:“你鬼叫什麼呢,本將軍遊個泳不行嗎,吵死人了!”

那人一愣,這才認出來:“原來是季大將軍,這大冬天的你怎麼會跳河啊,難不成是想不開?”

“想你個頭啊,本將軍和莫將軍打賭,看誰先遊到河對岸,閉上你的嘴,吵死了,哎呀,莫祁風你等等我!”季瑜立刻去追。

墨冷炎挑眉一撇,是季瑜和莫祁風,季瑜平日裡瘋瘋癲癲就算了,莫祁風居然也會做出這般幼稚的事。

“想不到大燕國的兩位將軍這麼有意思,居然大冬天比賽遊泳?”葉蓁蓁立刻跑到船頭去看熱鬨。

“季瑜就是個人來瘋。”墨冷炎回了一句。

“軒王,可以讓人將船往那邊劃嗎,我想去看看他們誰能贏。”

墨冷炎看一眼葉蓁蓁,冇了在葉家的老練和死氣沉沉,臉上的欣喜無比期待,彷彿是什麼有意思的事。

“船伕!”墨冷炎哼了一聲,船伕立刻賣力劃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