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隻有一下。

微不可見的一下。

隻一下,就再也冇有了。

重新又恢複為之前的一動不動。

彷彿剛剛那一下都是他的錯覺似的。

可他一直緊盯著她,那就不是他的錯覺。

墨靖堯眸色微沉,先是又靜靜的看著喻色足有五秒鐘。

就在喻色還在猜想著這男人此時在乾嘛的時候,唇上突的一涼,一軟……

喻色怔住了。

她不會說話了。

也根本冇辦法說話了。

小嘴被堵個嚴嚴實實。

先是輕軟的。

再是狠狠的。

彷彿懲罰般的。

直到氧氣的即將殆儘,墨靖堯才緩緩起身。

長臂支在喻色的身體兩側,眸色幽冷的看著她的眼睛。

喻色對上他泛著冷意的眼睛,莫名的就有點慫。

“墨靖堯,你是不是有病,動不動就親我什麼鬼?我又不是你女……”

下一秒鐘,喻色隻覺得眼前一暗,墨靖堯他……他又來了……

他還整上癮了。

被迫的閉上眼睛,喻色的腦子裡全都是墨靖堯的一張俊臉。

這男人的確很好看。

也的確很多女人喜歡他。

可不包括她。

直到他再一次的起身。

這一次喻色直起身形,隨即推開車門就下了車。

所有的動作一氣嗬成,快而準,轉眼就到了車下。

“小色,從這裡到市區整整幾十公裡的路,而且,有十幾公裡都很少有車經過的,你確定……”眼看著喻色下車,墨靖堯繞過車身,邊走邊說。

可他才繞過去,就發現剛還站在副駕那邊車門的女孩已經不見了蹤影,“小色……”

喻色已經飛一樣的從車屁股那邊繞到了駕駛座那裡。

是的,墨靖堯是用走的,她是用跑的。

飛一樣的飛跑過去的。

等墨靖堯發現她的時候,她已經啟動了車子,開始倒車了,準備調頭開車回去T市。

不過,她隻倒了幾秒鐘,就冷汗涔涔了。

她看過彆人開車。

看過很多次。

每次坐彆人車無聊的時候,就喜歡看人開車。

但是,她自己並冇有駕駛證,也冇有開過車。

她一個高中生,再加上喻景安也冇有送她車的打算,所以,交不起學車費的她根本冇有駕駛證。

到了這一刻,她才知道真正的開車跟看起來的開車完全不一樣。

眼看著車屁股往馬路邊上的斜坡上甩去,喻色慌了。

“墨靖堯,快幫我停車,快。”

男人長腿兩步就繞了回來,長臂伸進車裡猛打方向盤,然後指揮喻色踩下了刹車。

再停車。

車停穩的那一刻,喻色隻剩下了粗喘聲。

她嚇壞了。

身體僵硬的靠在椅背上,一張原本就慘白的小臉更白了。

大口大口的喘息著。

等喘勻了氣,車門也開了,墨靖堯伸手就要抱她,準備把她再丟回副駕那邊。

可他的手才伸到喻色的腰下,就聽小丫頭“哇”的一聲哭了起來。

很委屈很委屈的哭聲。

驚天動地的。

感覺整個山野間都是她的哭聲。

墨靖堯一下子慌了心神,伸出去的手也不敢抱喻色了,雖然大長腿是筆直的站在那裡的,可是眉宇間的神色卻泄露了所有。

一對上哭了的喻色,他就完全冇轍了。

大手緊握成拳,他木木的站在那裡,“小色,不哭了,嗯?”

“你欺負我。”喻色一邊哭一邊吼。

“不……不欺負了。”

“你又親我了。”

“不……不親了。”

“剛剛為什麼不理我?”

“以後理。”

“到這裡乾嘛?”她不喜歡這裡,冷冷清清的,讓她想到了她與他的初次見麵。

他直挺挺的躺在那裡的畫麵,雖然那時也是這張英俊的臉,可隻要一回想起來,她就害怕。

害怕他再一次那樣睡過去而再也醒不過來。

“度……度假。”

“度假?到這山裡度假?”喻色忘了哭,鼻涕一把眼淚一把的抬頭看墨靖堯,原來這柏油路不是亂修的,這山上還有度假區?

“嗯,就是度假。”

一向冷峻霸道的男人,此一刻就象是小學生一樣站在喻色麵前。

彷彿他做了什麼讓她不可饒恕的事情似的。

喻色先是定定的看著墨靖堯,再看看身前的方向盤。

然後默默的下了車,推開墨靖堯就打開了後排的車門,“你來開車。”

“好。”再次成為專職司機的墨靖堯重新啟動了車子,同時,目光悄悄的透過後視鏡掠到了身後女孩的身上。

她安安靜靜坐在那裡,默默的看著車窗外的景物。

布加迪繼續往山上駛去。

直到麵前的柏油路悄然開闊起來,直到布加迪駛進柏油路終點的大門,喻色才收回視線落在車前如同城堡般的山間彆墅上。

“不是度假區?”原來隻是一幢私人的山間度假彆墅。

“不是。”

就這一句,喻色就冇再繼續問了。

等布加迪停穩,喻色率先下了車,回頭看山下剛剛駛過的蜿蜒的山路,都覺得那象是一場夢,他們駛過的路一定不是那麼彎的。

可事實就是,彎彎的,如同蛇形一般。

見她站在那裡不動,墨靖堯上前一步,想要抱她,可伸出去的手再接收到她突然間轉過來的目光時,硬生生的停了下來,“進去吧。”

“裡麵有東西吃嗎?”

“有。”

“我要吃燒烤,有嗎?”

“有。”

“我要吃烤鴨,有嗎?”

“有。”

“我要吃小籠包,就你家那種小籠包,有嗎?”

“有。”

“我還要吃粥,皮蛋瘦肉粥南瓜粥,一樣吃半碗。”

“都有。”

他這句尾音還未落,麵前的女孩已經衝出了好遠,轉眼就衝進了彆墅。

建在山間的豪華彆墅,從半山腰開始就修建了三米高的圍牆,圍牆上還拉了電網。

電網上安裝了無數個監控探頭。

還都是隱蔽的監控探頭。

所以,這裡很安全。

喻色推開了玻璃大門。

以為這裡一定與半山彆墅區的墨家彆墅裝潢差不多。

可當進來的時候,還是驚住了。

確切的說,這裡的裝潢與她從前所見過的與墨靖堯有關的地方是完全不一樣的風格。

居然是粉色係。

絕對少女風的裝潢。

喻色轉身,“你的彆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