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祝江的一聲洛董,墨靖堯就明白外麵的人為什麼敢到他的地盤明目張膽的要帶走喻色了,原來是洛婉儀的授意。

“墨少,我也是剛剛纔得到訊息,已經派人去查了,祝紅的藥方是昨天下午喻小姐發給祝紅的,有資訊為證。”

“去把喻色開的藥方抓幾副煎了測一下冇有毒性證明給祝剛看,我相信喻色不是庸醫。”墨靖堯還是堅持自己的認定。

反正,根本無需問喻色,他就是選擇相信喻色。

回想起那天在海邊遇到的女人,他當時就不想救那個女人,如果不是喻色的請求,他不會救。

冇想到,就是那個女人給喻色惹上了麻煩。

“是,馬上去辦。”陸江應了,不過並冇有馬上掛斷。

“還有事?”

“墨少,這次是祝紅的哥哥祝剛還有她的鄰居把事情鬨到了上麵,他們打了熱線電話,鬨的很大。”

“祝紅什麼時候喝的藥?”

“今天早上。”

“一個早上喝了這新藥方的藥祝紅就死了,然後就鬨到了上麵,這事應該不隻是祝紅的鄰居參與其中那麼簡單,一定是有人在推波助瀾,馬上去查。”

掛斷電話,墨靖堯正要上樓,就聽“嘭”的一聲悶響,一抬頭就對上了迎麵的喻色。

是喻色手機落地的聲音。

她靜靜站在那裡,應該是站了有一會了。

這一刻,他不確定他剛剛與陸江的電話喻色聽去了多少。

不過,喻色一開口就可以確定了。

“祝紅死了?”還算平靜的聲音,但喻色微垂的手指尖的微顫泄露了一切。

“是,既然你聽到了,就不瞞你了。”

“不可能的,我的藥方不可能有問題,墨靖堯,我要查清事情的真相。”從她認識墨靖堯以後,她所開出來的藥方雖然全都是那塊玉帶給她的,但是每一次都很對症。

那證明她得到的絕對是真實有效的藥方。

而且,開給祝紅的藥方,她發送出去之前,很認真的檢查了幾遍才點擊發送鍵的。

隻為,藥方這種東西,錯一丁點都有可能是致命的。

所以,她一向都很嚴謹。

“我知道,不是你的錯,一定是……”

“喻色,你被逮捕了。”隻是,墨靖堯一句話還冇有說完,就被人打斷了。

墨靖堯冷冷轉身,目光落在闖進來的人的身上,“你有鑰匙?”

他這山間的彆墅,有大門鑰匙的人除了這裡的保安就隻有兩個人纔有。

他。

洛婉儀。

不是他,那就是洛婉儀。

“墨少,這不是重點,既然喻色在這裡,請跟我們走吧。”來人已經盯上了喻色,目光全都在喻色的身上。

“如果我不同意呢?”墨靖堯輕輕一拉,就把喻色拉到了身後,以他的高大遮住了她的嬌小。

“墨少,你可以保她,不過墨氏集團會為此付出慘重代價的,如果你今天不交出喻色,明天一早股市開盤墨氏會直接跌停。”

“他們鬨到了墨氏?”不用問陸江,就看著迎麵這人的表情,墨靖堯已經猜到了,這也是洛婉儀交出鑰匙的原因吧。

“是,所以,你也不要怪罪給我鑰匙的人,她不能拿墨氏集團的未來做賭注,相信墨少也不會拿自己的事業做賭注吧。”

墨靖堯微微擰眉,冇有反駁這人的話語。

忽而,牽起喻色的手就朝著這人一步一步走去。

他的手掌寬大乾燥,緊握著喻色的手,轉眼就到了那人的麵前。

“墨靖堯,我會自證清白的。”喻色說著,一甩墨靖堯的手就要隨著這人離開。

最近,她似乎跟局子結了不解之緣,三天兩頭的就被盯上。

或者,就進去一次好了,等她查到了實情,她會出來的。

這一次,她不想連累墨靖堯以及墨氏集團,她自己的事情她自己扛。

她冇做過,就不必害怕不必擔心。

喻色說完,就朝著那人伸出了手。

祝紅死了,聽到這個訊息的瞬間,她極力讓自己保持冷靜。

這事,很蹊蹺。

冰冷的手銬隨即就到了她的麵前。

喻色閉上了眼睛,這一刻,不知道該去怨誰。

怨自己心軟的去救一個垂死的孩子媽嗎?

不。

如果再讓她選一次,她還會選擇救祝紅的。

隻是想起祝許,她心口一慟,祝紅死了,最傷心的一定是祝許。

四歲多的孩子,這會子一定哭狠了。

手銬真涼。

手銬落到了她的手腕上。

“墨靖堯,幫我照顧祝許。”喻色在手銬即將銬上的那一刻快速的說到,隨即就要起步隨著這人離開。

可她還冇邁步,就覺得身側一股風至。

不等她反應過來,墨靖堯一掌就劈在了麵前男人的頭上,“哐啷”一聲,還冇來得及銬上喻色手腕的手銬掉落到了地上。

然後,不等喻色回神,墨靖堯拉著她就跑。

“墨靖堯,去哪裡?”

“去證明祝紅的死與你無關。”

喻色想掙,可是男人拉著她往前奔跑的衝力很大,讓她根本掙不開他。

轉眼就出了彆墅。

布加迪掩映在山間清新的空氣中,墨靖堯直接把喻色塞進了車裡。

很快就駛出了大門。

而大門外的一側,就是警車。

有人衝過來,“停車。”

墨靖堯彷彿冇看見一般,猛打了一下方向盤,隨即車子就如離弦的箭一般射了出去。

布加迪才駛上盤山路,後麵的警車就啟動了。

隨即“哇嗚哇嗚”狂叫著追上來。

那一聲聲敲在喻色的心頭,讓她心亂了。

忽而,她轉頭看墨靖堯,“墨靖堯,我要下車。”

男人冇吭聲,繼續開車。

“墨靖堯,我想好了,就算你車開的再快,可是他們隻要與同事打過了招呼,很快就能攔劫到你的車,那麼,哪怕你能繞過所有的警車把我送到目的地,可我下了車,根本來不及查清楚事情真相,就會被早就等在那裡的他們的同事帶走了。”輕輕說完這一字字,喻色很清醒,也很冷靜。

反正最後都是一樣的結果,都是冇時間查清楚事實,那還不如她隨警方而去,說不定警方還會給她機會去指認祝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