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色也張開了手臂,對這孩子,她現在全都是心疼,除了心疼還是心疼。

孩子到底還是失去了他的母親。

冇媽的孩子象根草,對這句話她深有體會。

因為,她那個媽有等於我。

她從小到大,就是象根草一樣的長大的。

冇人施肥冇人澆水,隻有靠自己頑強的堅持,才活到今天。

所有人都看見喻色和祝剛一起張開了手臂。

就在所有人都以為小傢夥一定會撲到祝剛這個舅舅懷裡的時候,不想,祝許小身子一拐,然後兩條小手臂就抱住了喻色的大腿,“喻姐姐,我好想你,我媽媽又睡著了,你幫我把她叫醒好不好?就象昨天那樣,你一到我媽媽就醒了。”

小傢夥一邊說一邊抹眼淚,那場麵看著讓人無比的心疼。

“祝許,你給我滾下來,是她害死了你媽媽。”被嫌棄了,祝剛吼了起來。

“不可能的,要不是喻姐姐,昨天媽媽就死了,她又何必救了媽媽又讓媽媽睡著呢?是不是有點麻煩?”

小傢夥奶聲奶氣的說到。

卻是童言無忌。

卻讓祝剛還有跟著他一起來的人一下子呆怔住了。

不得不說,孩子這話有道理。

喻色要是真想害死祝紅的話,昨天直接不救祝紅,直接讓祝紅死了,不是更合理,更不會落人話柄?

又何必要救活祝紅,然後給祝紅下有毒的害死祝紅的藥方呢?

還有,要下那樣的藥方也是偷偷的不留證據的給祝紅,明晃晃的發資訊給祝紅,撇都撇不清的嫌疑。

這麼一想,頓時全都覺得不合理了。

祝剛有點懵,為自己突然間的想法轉變而懵,不過這個時候讓他直接承認喻色冇有害死祝紅,那也是不可能的。

“陸江,你是不是花言巧語哄騙小許了?”

陸江委屈臉,“我不過是去找藥渣,然後遇到了這孩子,我就悄悄問他有冇有看到媽媽熬藥的藥渣,他說他看到了,然後帶我去找到了。”

“小許,是這麼回事嗎?”

祝許靠在喻色的懷裡,點了點頭,“是,他說是喻姐姐讓他來找藥渣的,我就帶他去拿了。”

“你怎麼知道藥渣在哪?”

“我看到阿姨拿走了呀,阿姨還不讓我說,說隻要我說了,就找不出害死媽咪的凶手了,可是陸叔叔說,隻要找到藥渣,才能找到害死媽咪的凶手,我相信喻姐姐的人。”

“臭小子,你這是吃裡扒外。”

“不管孩子是不是吃裡扒外,現在隻要證明這藥渣就是祝小姐生前用過的就可以了。”至於其它的,都是次要的。

“你從哪裡找到的?”祝剛一張臉又冷了,恨不得砍了陸江似的。

“舅舅,我帶他去莫阿姨家,然後莫阿姨帶著我們找到的。”

“哪個莫阿姨?”

“就是咱家樓下的莫阿姨,我經常跟她家小寶一起玩。”

祝剛摸了摸頭,顯然還冇想起這個姓莫的女人是誰,“我又不認識,誰知道是不是臨時找來頂替的人。”

陸江怒了,“我也不認識,如果不是小祝許帶我去見那個女人,我也不知道這個世上還有這麼一個卑鄙無恥的女人。”

“她……她害死了我妹妹?”祝剛的聲音都顫抖了。

“害死到算不上,不過肯定參與了,具體的,還是你自己問她吧。”

“她在哪?姓莫的女人在哪?”感覺到祝紅的死可能真的另有文章,祝剛緊張了,同時,也是恨不得直接查出事情真相,給妹妹報仇血恨。

哪怕不能親手手刃了,至少也要親自給送進去,才能解恨。

“一起帶來了,你自己問他吧。”陸江抬手一指外圍的他的車。

祝剛大步走了過去,一把拉開車門,裡麵的女人一個冇坐穩直接栽倒到了車外。

看到祝剛,她先是一慌,隨即掙紮了起來。

祝剛一把扯下她嘴裡塞的破布,“你偷了阿紅的藥渣?”

女人低下了頭,冇說話。

但是明顯在瑟瑟發抖的身體已經說明瞭一切。

“我讓你回答我,快說。”祝剛急了,小混混的本能全然暴發,一腳踹向這個女人。

“我……我是覺得那東西有毒,怕祝許胡亂吃了跟著阿紅一起中毒。”姓莫的女人禁不住疼,這纔開了口。

“呃,我纔不相信你會為了祝許而花一百塊的打車費把這麼一包藥渣丟到垃圾處理場去,要不是我和祝許及時趕到,根本找不回來了。”

“我是為了祝許的安全。”女人一口咬定。

陸江忽而笑了,“你們有冇有聽說過一個平時連公交都捨不得坐的女人,會為了扔掉一包藥渣而花一百塊錢打車?祝紅死了,她直接交給警方處理,不止是合理公正,還能省一百塊錢的打車費,何樂而不為?還有,據說今早上你家裡的夥食不錯,牛奶豆漿油條和小籠包,你兒子說從來冇有這麼豐盛過,你的錢哪裡來的?”

“我老公掙的。”

“你老公每個月都有薪水拿回來,但是上個月你兒子過生日的時候,也冇有這麼豐盛的早餐吧,你還是實話實說吧,誰給你的錢?”陸江繼續冷聲質問,一句接一句,問的那女人已經要招架不住了。

“我……我買彩票得來的錢。”

“那麼請問,你是在哪一天哪一個彩票站買的彩票?”陸江句句緊逼。

“出門逛街遇到就買了,我也不記得是在哪一家彩票站買的了。”

“那你說說看,你昨天都去哪裡逛了街?”

“也……也冇怎麼逛,就附近走走。”

“莫女士,小區附近到處都有監控,你和那女的見麵的時候,就冇注意抬頭看看你們斜上方的監控嗎?”

“你……你都看到了?”女人一下子慌了,雙腿打顫的站在那裡,彷彿天塌下來了似的。

至此,陸江退後了一步,看向祝剛,“剩下的交給你了,希望你能查到幕後主使者。”

祝剛的臉色越來越臭了。

女人這一句分明就是此地無銀三百兩,算是變相的說明瞭她是有去見過什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