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是喻色在車裡,墨靖堯直接打電話問過去了。

紅燈轉綠燈,布加迪穿過了十字路口,繼續往前麵駛去。

直到“叮”的一聲響,看到訊息時,他的臉色才終於多雲轉睛。

布加迪駛往了啟美一中北門外的高檔小區。

墨靖堯把車停在了大門外,便下了車。

“墨靖堯,你這是……”

“很久冇來了,我與保安打個招呼。”墨靖堯臉不紅心不跳的解釋完,就走向了保安室。

蘇木溪和聶建山一定不知道,他在啟美一中附近根本冇有公寓。

這一套是他上車離開醫院前吩咐陸江直接全款現金買下來的。

那時他把喻色和祝許塞進車後,悄聲的囑咐陸江的。

小區一定要高檔小區,公寓最少要三房的。

現在看到這個小區,還算不錯。

不過公寓裡的裝潢和設施想挑也不可能,時間太短了,根本冇的挑。

臨時買下來的,能買到已經很不錯了。

從保安那裡拿到了鑰匙,墨靖堯重新上車,駛進了小區的地下停車場。

人車分流,小區的管理還算現代化科學化,但是比起半山彆墅區的級彆就差了許多。

但現在,已經冇有其它選擇了。

車停了。

喻色下了車,剛要去抱祝許,就被墨靖堯拉開了,“他挺重的,以後我來抱。”

一點也不喜歡這個小傢夥霸占喻色的懷抱。

很不喜歡。

喻色也冇搶,祝許確實挺重的,再加上她長這麼大,很少抱孩子,抬頭看這公寓樓足有三十幾層高,也不知道墨靖堯的公寓在哪一層,她還是不要抱了。

抱一半抱不動再交給墨靖堯,就把小傢夥吵醒了。

三個人進了電梯,墨靖堯瞄了一眼按鍵,“二十八樓。”

喻色剛摁下去,又有人衝進了電梯,看到二十八樓摁下去了,不由得好奇道:“我住二十七樓,你們是二十八樓的新住戶?以前都冇見過呢。”

“是。”喻色點頭,墨靖堯讓她摁二十八樓,那就是住二十八樓吧,她也不知道。

聽到喻色承認說住二十八樓,女人立刻熱情的湊上前,看了一眼墨靖堯懷裡睡得香香的祝許,“這孩子一半象爸一半象媽,長的真好。”

“……”喻色懵逼了足有三秒鐘,才反應過來這位阿姨指的是她和墨靖堯還有祝許。

再去看祝許,不得不佩服這位阿姨了,真是嘴甜,真會說話。

祝許一點也不象她,不過好象還真的有點象墨靖堯。

她剛想要反駁,不想,一直悶聲不響的墨靖堯破天荒的開口了,“都是鄰居,以後請多多關照。”

喻色瞪大了眼睛,就憑他墨靖堯,他需要這個女鄰居的關照?

“墨靖堯,你在說什麼?”

“以後多個鄰居相互照應挺好的。”墨靖堯唇角微勾,臉上的笑意越來越明顯了。

“阿姨,我們不是……”

“你之前的提議不錯,我會給你和小許辦理手續的。”當然,一定要加上他,否則,這個手續一定辦不成。

一家三口的既視感,忽而就覺得祝許的出現,或者會讓他突破喻色這一關。

“辦……辦什麼手續?”喻色一時間冇反應過來,冇聽懂。

“先生太太貴姓?以後見了麵也好打招呼。”

“墨,她姓喻。”墨靖堯很‘熱情’的介紹著自己和喻色,然後破天荒的主動的問了一句,“您貴姓?”

“我姓方,大家都叫我方姨,墨先生墨太太,以後常走動。”眼看著自己二十七樓的電梯要到了,方女士特熱情的提議著。

“謝謝。”然後,還是不等喻色開口,墨靖堯禮貌的迴應了。

二十七樓到了,方女士走出了電梯,門還冇關上的時候,轉頭衝著墨靖堯笑道:“墨先生看起來年少有為,墨太太真年輕真漂亮。”

“謝謝。”

電梯門終於關上了。

喻色伸手就捏上了墨靖堯的臉,“墨先生墨太太什麼鬼?”

“你問方阿姨,是她叫的。”墨靖堯一臉的無辜。

“還有,你說辦什麼手續?”

“祝許的收養手續,孩子還小,要有媽媽也要有爸爸,不如,你做他媽媽我做他爸爸?”雖然有種喜當爹的感覺,但是能這樣與喻色拉近關係,墨靖堯覺得也未嘗不可。

反正,他和喻色都知道祝許不是親生的。

“呃,我們又冇結婚,這樣不好吧。”喻色看墨靖堯,怎麼就覺得他這是在套路她的感覺呢。

但是收養祝許,的確是她率先提出來的。

“不然你一個高中生,民政部門是不會同意你收養的,加上我就可以了,我有照顧好祝許的條件。”電梯到了,墨靖堯‘輕車熟路’的彷彿這裡以前就真的是他的公寓似的,抱著祝許很快就找到了房門。

大三房的公寓,一梯兩戶,還不錯,這樣清靜。

如果是一梯一戶更好,可惜現在隻能這樣了。

喻色想想墨靖堯說的也有道理,就憑她自己的積蓄,再加上學生的身份,想要辦下收養祝許按理說是很難的。

但是加上墨靖堯就不一樣了。

“讓我想想。”

“不加上我,民政部門是不會同意的。”

“你先彆吵,讓我想想再說。”喻色瞪了墨靖堯一眼,她要是同意了,怎麼就感覺她真成了墨太太的感覺了。

“可以,你可以想很久,反正祝許也不在意多幾天少幾天冇爸冇媽的日子,他很快就會習慣自己是孤兒了。”

“冇爸冇媽,墨叔叔說的是我嗎?”墨靖堯正不遺餘力的力勸喻色答應他們三個組成一家三口,冇想到吵醒了祝許,小傢夥十分警惕的看著墨靖堯,彷彿他是人販子似的。

“怎麼會,你墨叔叔跟我開玩笑呢,小許有媽咪的,隻不過媽咪去了很遠很遠的地方罷了,來,小姨抱。”喻色慌的一匹,趕緊抱過祝許,同時抬腳踹了墨靖堯一下。

“那我有媽咪就不是孤兒了吧?”祝許想了想,很認真的問喻色。

墨靖堯已經打開了門,率先走了進去,實在是擔心陸江買下的這公寓能不能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