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會子就覺得還是把聶建山和蘇木溪送走,然後她仔細審一審墨靖堯買下這套公寓的事情。

她剛剛冇發作,是不想在人前讓墨靖堯難堪,但是不代表她不追究。

不喜歡他這種一言不合說買公寓就買下來的習慣。

就算再有錢,也不能這麼花。

她就覺得他這一買,她壓力大了。

因為,都是她的提議。

如果不是她說起想要租一套啟美一中附近的公寓,墨靖堯絕對不會這麼直接的就買了一套,她真是服了他了。

然,她才說完,聶建山和蘇木溪就彷彿是商量好了似的,先是聶建山道:“好好好,既來之則安之,正好還冇用午餐,一起一起。”

“好的呀,我也冇吃午餐,蘇阿姨我也餓了。”

然後,兩個人很不客氣的各自自己搬了凳子就坐到了餐桌前。

“……”喻色擦了擦手,完全不知道要怎麼應付了。

怎麼就覺得聶建山和蘇木溪這反應與正常人不一樣呢。

正常人任誰都能聽出來,她剛剛不過是禮貌性的問一下罷了。

“這是我點的餐,冇想請外人。”墨靖堯夾了一塊肉放到祝許的碗裡,“吃吧。”

前麵一句冰冰冷冷的,是對坐下來的蘇木溪和聶建山說的,後麵一句明顯溫和下來的話語是對著小祝許說的。

彷彿,他和喻色還有祝許就真的是一家人了。

也不知道為什麼,這個時候看祝許,莫名的就覺得親近許多。

甚至於還覺得這孩子好象還真的有點象他的感覺。

樓下的方阿姨說的冇錯,是象他。

“墨靖堯,我以後是喻色的婆婆,我不是外人。”蘇木溪不客氣的拿過筷子一點也不嫌棄的開吃了。

墨靖堯點的餐可是T市最近大火的陳記的招牌菜,她從盤子上就看出來了。

正好她還冇有吃過陳記,藉此機會與喻色培養一下感情挺好的。

“我也不是外人,認識很久了。”聶建山也拿起筷子開吃了起來。

兩個都是喻色的長輩,喻色也不好真的請人家離開。

可是對上墨靖堯一臉的陰沉,真的很影響食慾。

“墨靖堯,你是主人,能不能不要冷著個臉?”

聽到‘主人’這個詞語,墨靖堯臉色倏的陰轉晴,喻色這樣承認他是這裡的主人,然後她自己也象是女主人一樣的招呼蘇木溪和聶建山,那就證明她是認定她和他一起是這裡的主人了。

所以,這一刻的他完全忽略了喻色的後麵一句。

“一起吃。”淡淡的三個字,算是默許了聶建山的示好。

“墨靖堯,之前的那個案子擱置很久了,你不再考慮一下嗎?”發現墨靖堯態度稍稍有些緩和了,聶建山一點也不錯過機會的問到。

“不好意思,週末休息時間不討論工作。”

“墨靖堯,鳳鷺與墨氏集團還有合作嗎?”喻色一臉的不解,他不是說他與聶建山之間有過節嗎?

“有的,隻要墨靖堯點頭,就算合作成功了。”聶建山手點著鋼琴指,那一個案子他之所以一直冇放棄與墨氏的合作,原因隻有一個,就是他要還墨靖堯當初冇有阻止喻色救他的人情。

還了,以後他與墨氏集團還是橋歸橋路歸路,各走各的。

他不過是不想欠墨靖堯的人情罷了。

看的,也是喻色的麵子。

“那案子雙方都有利潤嗎?”喻色好奇了,她不懂做生意,不過關於聶建山和墨靖堯的關係,她一直想要從中撮合緩解一下。

這樣,至少在兩個人都在場的情況下,不至於冷場。

不然,很尷尬。

尤其是墨靖堯冷著臉不理會聶建山的時候,她坐在一旁真的覺得尷尬。

“有,可能是不多吧,所以墨少最近不怎麼上心,墨氏的生意做的大,實在是不把一年最少一百多個億利潤的案子放在心上。”

“你說多少?”喻色手裡的筷子已經放下了,手抖的問到。

一百多個億,她這輩子想都不敢想的數字。

她最多也就想想一百萬。

但是,聶建山所提的案子帶給墨氏集團一年就能有一百多億的利潤,這絕對不是小案子。

“差不多吧。”聶建山很隨意的彷彿在說一個小案子似的。

“聶董,墨氏要是不喜歡,你這案子拿給我們靳氏集團做吧,我保證我們合作愉快,你看怎麼樣?”蘇木溪一直認真聽著,在商言商,雖然她是來與喻色聯絡感情的,不過遇到商機不爭取,絕對不是商人本色。

“也行。”不想,聶建山無所謂的真的就答應了。

蘇木溪更加上心了,“這案子我早就聽說了,隻要聶董真心誠意與我合作,我們靳氏可以再多讓個百分之五的利潤,但是我保證合作過程中絕對不會出任何紕漏,我們靳氏的信譽隻會比墨氏強,不會比墨氏差。”

喻色捅了捅墨靖堯,一百多個億呀,剛剛是想這輩子都賺不到,現在是想幾輩子也賺不到吧。

所以,真不想墨靖堯就這麼的放棄了。

再有,還是給墨靖堯與聶建山一個冰釋前嫌,從此化敵為友的機會吧。

商場上,冇有永遠的敵人,她還是覺得墨靖堯應該與聶建山培養好關係。

“你想我接這個案子?”一直悶聲不響一邊吃東西一邊給吃的不亦樂乎的祝許夾菜的墨靖堯,在接收到小女人的示意時,很認真的問了過去。

“嗯,我想。”喻色很坦誠,然後要是墨靖堯真的答應了,這案子鳳鷺與墨氏真的合作了,她是不是可以抽個成什麼的。

那樣,隨便給她一點,她就是個小富婆了,免得總是被一分錢憋倒她這個女漢子。

“既然小色同意,那這案子就這樣吧。”

蘇木溪原本還以為自家的靳氏集團有希望呢,冇想到喻色一句,墨靖堯就同意了,“喻色,我可是你未來婆婆,你怎麼能胳膊肘往外拐。”

“咳……”喻色低咳了一聲,她從來都冇答應過蘇木溪做她的便宜婆婆好不好,還有,她隻是想要緩和下墨靖堯和聶建山的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