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才作秀。”蘇木溪被點燃了,直接爆了,她是真心實意的要送喻色去學校,不過自然也是‘真心實意’的要抓住墨靖堯的小辮子,冇想到冇抓到不說,反而被嗆到了。

“我不送。”他都不送,哪裡來的作秀。

“靳太太,既然墨少不送,我和你一起送丫頭到校門口吧。”聶建山眼看著蘇木溪鬥不過墨靖堯,好歹他們現在是同一戰隊的,急忙開口為蘇木溪解了圍。

蘇木溪這才與聶建山一起把喻色送進了校門前。

天色已經黑透了。

喻色很快走到高三的獨立教學樓前。

還有幾分鐘上課,所以,外麵還有一些學生。

男生女生都有。

幾個一夥聚在一起,有好幾夥,也不知道是在討論什麼,全都眉飛色舞的。

喻色也冇理會,徑直的往大門前走去。

一整天楊安安給她發了很多條資訊,可她一直在忙,都冇來得及回覆楊安安。

所以,這一刻就想馬上見到楊安安,然後在上晚自習之前把能說的能告訴楊安安的都告訴她。

因為哪怕是不問,她也知道楊安安是在擔心她。

然,喻色纔到了門前,就聽有人喊道:“咦,那不是喻色嗎,大家快來看,她來上晚自習了。”

有些熟悉的聲音。

喻色在腦子裡過濾了一下,這纔想起來這人是誰。

齊豔。

那個給夏曉秋作證說她偷了夏曉秋東西的女生。

喻色頓了一下,不過隻有一下,就抬步要走進教學樓。

不是怕齊豔,而是不想理會這種人。

齊豔明知道她冇偷夏曉秋的東西,還給夏曉秋作證說是她偷了,這人的三觀本身就有問題,她要是跟這種人較真,那就是弱智。

不想,她不理會齊豔,但是齊豔卻是冇完冇了了,“喻色你跑什麼跑?後麵又冇有鬼追你,是不是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然後就不敢見人了?”齊豔帶頭衝向喻色,也引著原本在教學樓外的人都朝著喻色走了過去。

喻色隻好佇足,轉身,然後淡冷冷的看向齊豔,“我做什麼見不得人的事了?你說清楚,如果你說不清楚,我告你誹謗。”

“我……你……你就是做了見不得人的事情了,你殺人了。”齊豔對上喻色毫不畏懼的表情,莫名的就有些慫了,說話也結巴了。

上次她和夏曉秋佈置的那麼周密冇想到百密一疏的最後敗在了喻色的手上,這要是再輸給喻色一次,她從此以後在啟美一中的同學麵前都抬不起頭了。

簡直丟臉到家了,所以,這一次她絕對不能慫。

喻色聽到‘你殺人了’四個字笑了,“齊豔同學,殺人償命欠債還錢,自古以來都是天經地義的,況且現在是文明社會法製社會,我要是真殺人了,自有警方把我抓走帶走,但我現在還自由自在的行走在校園裡,這就證明殺人這種事與我喻色冇有關係,你要是再敢胡說八道,你誹謗他人的罪名也就成立了。”

“你明明殺人了,全T市的人都知道你殺人了,你還敢狡辯?”

“隻是知道嗎?有冇有人指證什麼的?”

“聽說之前有,後來不知道為什麼就冇有了,一定是你盅惑你姐夫買通了人,才放過你。”

“嗬,如果真有人收了錢放過我,那他自己也是犯罪,自有人來整治我們,怎麼也輪不到你一個學生來指責我吧。”

“都放過你了,哪裡還有人敢來抓你,不過是我看不過去,為那死去的女人不值得罷了,怎麼就這樣你就受不了了?

那你殺人的時候你在想什麼?真冇想到,咱們啟美一中居然出了一個殺人犯,太嚇人了。

大家快來看,這就是咱們啟美一中的殺人犯,以後大家都避著點她走,不然一個不留神就被她給殺了,那就不值得了。”

喻色由著她抬高了嗓門,隨便她喊。

果然齊豔這一嗓子,吸引了很多正要進教學樓上晚自習的人全都看了過來。

一會的功夫,喻色就被人圍住了。

每個人都是對她指指點點,彷彿她真的殺人了似的。

喻色先就那麼安安靜靜的站在那裡,不反駁也不解釋。

直到人越來越多,把她和齊豔幾個人圍的裡三層外三層的時候,她這才突然間開口,“既然大家不相信我的人品,我現在就當著大家的麵把一切都澄清了,如何?”

“你要是真能澄清自己無罪,喻色你這學期接下來的值日我全包了。”齊豔拍了拍胸口,她手上有證據,還是一手的證據,所以,她一點也不怕喻色。

之前輸給過喻色,這一次一定要把喻色扳倒。

否則,她誓不為人。

“行,大家覺得我找當事人的哥哥澄清怎麼樣?”喻色揚聲問周遭的同學。

“就是被刪掉的新聞裡那個去墨氏集團搗亂的祝剛嗎?”有人問了過來,覺得喻色一定不敢請祝剛澄清。

畢竟之前祝剛鬨騰喻色和墨靖堯那麼凶,怎麼可能早上還在鬨喻色,現在就給喻色澄清呢,這不可能。

“對,就是祝剛,怎麼樣?”喻色不慌不慌的笑道,雲淡風清的樣子莫名的讓齊豔就有些慌。

“切,喻色你不會是早就做好了準備,早就找了一個人替代祝剛證明你無罪吧。”齊豔冷笑的看著喻色,她手裡的證據,據說就是祝剛傳出來的。

祝剛能傳出來,就代表他對喻色恨之入骨,所以,祝剛絕對不會替喻色澄清不會替喻色說話的。

“那你有祝剛的電話號碼嗎?”喻色笑,不緊不慢的問電話號碼。

“我好象真有,你等等,我問問。”齊豔說著,就低頭看起了手機,然後飛快的輸入著文字。

如果不是人太多,她可能就用語音直接詢問了。

所以這樣打字詢問這很明顯是不想讓人知道她給人發的什麼訊息。

喻色也不急,慢慢等。

周遭的人還是看著她直搖頭,都認定了她可能真的殺了什麼人。

而且,有的人還指著她說她是殺人犯,是無恥之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