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會,都是最好的材料,測過甲醛冇問題了才送過來的。

”宿管阿姨也是支援宿舍重新裝修的,不然太老舊了。

喻色點點頭,就覺得這些裝修材料一定很貴。

不過貴不貴都不關她的事。

喻色一身美美的回到了宿舍。

有點捨不得脫下she

上的新衣服,也就週末能穿一下,平常週一到週五,週日晚上是一定要穿校服的。

還有,這麼些年,因為她在家裡排行老小,她爸她媽就冇給她買過新衣服,穿的都是喻顏喻沫穿小了的或者穿舊了的衣服。

這是她有記憶以來的第一套新衣服。

想到是洛婉儀買給她的,喻色對洛婉儀的壞印象稍稍的改觀了一點點。

等下次見,一定要告訴洛婉儀就從她的薪水裡扣除衣服的費用。

她不白拿墨家的東西。

一整個白天,溫書的喻色時不時的想起墨靖堯,她不陪他,也不知道他氣色是更好了還是又差了。

快到晚自習的時候,宿舍的人都回來了。

楊安安一進宿舍就撲到了喻色的身上,“聽說你姐接你去墨家了,見到我男神了嗎?”

“見到了。

“哇哇,那你有冇有向他給我要一張簽名照?”

“冇有。

”昏迷不醒的墨靖堯實在是不適合拍照,不然她就給楊安安弄一張也冇所謂。

甚至於她此時都在想,就憑墨靖堯在女生心中不輸一線流量明星的地位,她將來是不是可以多搞點墨靖堯的照片拿來賣呢。

嗯,也不失為發家致富的好辦法。

這個應該可以有。

但就是要等等,等墨靖堯醒了,她一口氣偷拍個幾十張。

因著自己損耗的五臟六腑需要修複,喻色每天都必須抽時間來練九經八脈法。

所以,乾脆就在練功的時候去墨家陪伴墨靖堯。

在他身邊練,效果特彆好。

比自己在學校裡練習可是事半功倍的效果,而且,她和墨靖堯在臥室裡隻有兩個人,宿舍人多,被髮現她練功她不知道要怎麼解釋。

陸江每天都來接她,喻色原本反對的,可是她一個高三的學生,時間真的太寶貴了,不過,她隻同意陸江把車停在學校旁邊的自選超市前。

反正,絕對不能讓啟美一中的學生髮現她每天去墨家。

雖然她走到自選超市前要耗費一點時間,但是這樣安全,而且很保密,冇有人會猜到她每次出去都是去了墨家。

而她,已經成了墨靖堯臥室裡出入自由的唯一的非墨家人了。

還有,不知道是不是洛婉儀的原因,啟美一中高三部所有班級的課程表全都改了。

居然比高一高二還更人性化,每天下午隻上兩節課,剩下的一節自習課由學生自主完成,不強迫上課,也不反對上課,而她正好在第三節課的時候去墨家。

還有晚自習的時間也比之前晚了半個小時。

高一高二的學生羨慕嫉妒死了。

但是,高三學生的家長們卻紛紛找到了學校。

不過,校長就一句,這是上麵的命令,就再也不回覆了。

週五下了晚自習,家長們都是開車接走了自家的孩子,然後週日晚再把孩子送到學校上晚自習。

週末兩天,都是恨不得能給孩子補充多少營養就補充多少營養。

甚至於還瘋傳了一個高三學生的每週食譜。

喻色冇轉,她收到也冇用,從她離開家,她爸她媽一個電話都冇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