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宿舍的人都走了。

喻色無聊的躺在床上看書,莫名的,腦海裡就閃出了墨靖堯那張俊臉,才接觸幾天而已,她發現她現在每次去墨家,都會看著墨靖堯發呆。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她的原因,他氣色越來越好,彷彿下一秒鐘就能醒過來似的,可她明白除非她的九經八脈法練成了纔有可能。

但那需要一個月的時間,不可速成。

明天週六,她會去看他的。

每天去看他,已經養成了習慣。

不是因為洛婉儀,而是因為她和他一起死一起生。

喻色正發呆的想著墨靖堯,宿管阿姨的大嗓門突然間就傳了過來,“喻色,你爸你媽來接你了,趕快下樓。

喻色微怔,半天才反應過來,趿著拖鞋衝到走廊,真的看到等在樓下的喻景安和陳美淑。

一顆心突然間就酸酸澀澀了起來。

她才發現,她當初表現的一點也不在乎那個家,現在全都不值一提。

她還是有點渴望喻景安和陳美淑的關愛的。

總是親媽親爸,所以喻色隻遲疑了一下,就換了衣服迅速的下樓了。

可真的到了樓下,她的腳步又慢吞吞了起來。

喻景安眼尖,一眼就發現了她,“喻色,這裡,我和你媽接你回家。

“我不想回家。

”雖然有點小期待,不過喻色還是有點小性子。

“還在生爸媽的氣嗎?”

喻色冇吭聲。

“要是還在生氣的話,不回家也行,爸媽帶你去外麵吃一餐好的,不然總吃食堂冇營養。

”喻景安笑著說到。

一聽說要請她吃大餐,喻色一下子就警惕了起來,莫名的就想起上一次吃大餐的後果就是被送給了將死的墨靖堯。

眸光下意識的掃過周遭,不遠處的一株樹下,有一道影子探頭探腦的正往她這個方向看過來,忽而發現她也正看過去,那人立刻藏到了樹後。

喻色突然間起步,大步流星的朝著那株樹走去,“喻沫,你出來,爸媽都在這裡,有什麼想說的想問的直接說直接問,不必裝神弄鬼。

還以為喻景安和陳美淑是真的來接她回家過週末,現在看來,就是喻沫的主意。

她這一嗓,喻沫藏不住了,閃身就衝了出來,拉了拉陳美淑的衣角。

陳美淑便道:“喻色,既然你發現你姐和我們一起來了,我們也就不拐彎抹角了,說吧,你是怎麼讓墨靖堯氣色越來越好的?”

這一刻,她連飯都懶著請喻色吃了,直奔主題,得到答案就離開,那眼底眉梢全都是對喻色的不屑,她纔沒有這個女兒。

她來隻是為了女兒喻沫。

喻色心口一慟,踉蹌的後退了一步,然後,一言不發的走進了宿舍大樓。

“喻色你給我站住。

“你個殺千萬的,有這樣對自己親生父母的嗎?”

“喻色,你回來。

喻景安和陳美淑不停的喊她回去,可那聲音卻讓她腳步越來越快,用跑的衝回了宿舍,蓋上被子眼淚就流了出來。

這一哭,直哭了一個多小時。

直到被子裡實在悶的慌,喻色才拉開了被子。

宿舍樓外,已經安靜了。

應該是見她不迴應,喻景安陳美淑還有喻沫算是死心的離開了。

手機突然間的響了,喻色還以為是喻沫發的簡訊,慢吞吞的拿起,打開,隨即整個人都怔住了。

陸江發來的簡訊。

就五個字。

“墨靖堯醒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