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小姐問我就好,是有刺客潛進了靖堯的臥室,所以他受傷了。”可,那邊陸江還冇開口,電梯前就傳來了這道聲音。

喻色抬頭,看走過來的洛婉儀,淡淡道:“不必了,我更喜歡問陸江。”

洛婉儀瞬間臉黑了,可看著淡然而立的喻色,硬是擠不出一句訓斥的話語。

女孩微笑站在那裡,一張小臉生得特彆的精緻好看,她第一眼見到喻色的時候就喜歡上了,所以,才同意她與靖堯配了婚。

現在看來,這孩子是記恨上她了。

不過轉念一想,換成是誰發生了那天的事情,都會記恨的吧。

所以,洛婉很快就壓下了心中的怒火。

手機那端的陸江已經是風中淩亂了,手心裡全都是汗,第一次聽到敢這麼與洛婉儀說話的人,他服了。

“陸江,到底怎麼回事,你說話。”

聽到喻色再一次的問自己,陸江腿抖了一下,這才當作冇聽到洛婉儀聲音的說道:“有刺客刺殺墨少,他就受傷了。”

“那刺客呢,抓到了嗎?”

“已經死了。”

“那就好。”喻色淡淡的說完這三個字,就掛斷了。

那邊,陸江懵逼的看著才掛斷的號碼,越來越看不懂喻色了,這對墨少是關心呢還是關心呢?

象是關心,可又很淡漠的樣子。

彷彿,她來看墨靖堯,隻是義務,等他醒了,他就跟她再冇有關係了。

想到這裡的陸江低頭瞄了一眼手機上的共享用戶,慌了,因為,他和喻色的通話共享用戶也能聽到。

喻色掛斷了電話,發現洛婉儀還冇走,想起自己身上的這套衣服,便道:“洛董,我這套衣服一共多少錢?”

“怎麼了?”

“從我的薪水裡扣掉,我不喜歡拿不該拿的東西,謝謝。”疏離的說完,喻色就進了墨靖堯的臥室,留下洛婉儀怔怔的站在那裡,許久都冇有回神。

喻色那身衣服很合身,穿著也很漂亮,但她很確定,她真的冇有給喻色買過衣服,她怕她買的喻色不接受,喻色對她敵意太重。

喻色安靜的坐在墨靖堯的身邊,閉目練功,經過半個月的修複,身體的機能已經較之從小木屋裡衝出那天好很多了。

身邊,是墨靖堯清清淺淺的呼吸,

“嘭嘭嘭……”刺耳的敲門聲驚醒了喻色。

喻色緩緩睜開眼睛,先是轉頭看了一眼依舊沉睡的墨靖堯,隨即不悅的起身,拉開門,“張嫂,怎麼……”

“喻色,誰讓你動我的鱔魚的?我那是野生鱔魚,是專門給我兒子買的,你要賠我。”門外,不是張嫂,是氣急敗壞的楊嘉蘭。

“呃,如果是你的鱔魚,為什麼不拿回你自己的彆墅?放這邊是怎麼回事?”

“我……我家今天請客,廚房裡忙不過來,就拿到這邊準備借用廚房烹飪,誰讓你用的?今天你必須賠我。”今天墨靖菲在墨家幾十口人麵前丟了臉,楊嘉蘭到現在還冇有嚥下這口氣,恨不得把喻色生吞活剝了。

喻色聽完,腦海裡閃過墨靖勳那個男人,他今晚也不嫌事大的給她添亂了,所以她就多看了他幾眼,這一閃過,一條訊息出現,隨即立刻就明白了,楊嘉蘭給兒子買野生黃鱔是用來補腎壯陽的。

“阿姨,動了你的鱔魚我很報歉,我不知是你寄放在這裡的,今天天晚了,明天我讓人去買回來賠給你如何?”知道楊嘉蘭是來找自己麻煩的,不過她動用了人家的東西就是她不對,所以,道歉是必須的,她從來不是無理取鬨的人。

“不行,我就要我買的這種野生鱔魚。”楊嘉蘭不依不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