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靖堯,你活過來了?”喻色不敢相信的坐了起來,隨即指尖落在墨靖堯的唇上,柔軟的,帶著淺淺的呼吸。

喻色睜大了眼睛,望著墨靖堯脖子上的玉石項鍊,再看看自己手臂上的胎記,看來,剛剛湧入她腦海裡的一切都是真的了。

可惜,她現在什麼內力都冇有,如果有那些文字裡所描述的內力的話,說不定這個時候墨靖堯已經醒了。

不過,他活過來就好。

“嘭嘭嘭......”喻色敲擊著紅棺的蓋頂,“放我出去,墨靖堯醒了,放我出去,墨靖堯醒了......”

為了出去為了活命,喻色的手勁很大,嗓門也是豁出去的大。

“太太,少奶奶說少爺醒了。

”紅棺外,墨家人聽到聲音停下了手上的動作,起身向洛婉儀彙報。

洛婉儀眸色哀淒,淚如雨下,“我也想靖堯活著,可惜......”

喻景安上前,“喻色從不是無理取鬨的孩子,或者......”

“喻景安,我給了你一個億,我隻是不想靖堯以後孤單,有靖堯這樣的女婿是你們喻家的福氣,讓開。

她親眼看到插在墨靖堯身上的機器停止了跳動,人死豈能複生,不過是喻色那孩子不肯陪靖堯罷了。

不可以,靖堯是不可以一個人孤孤單單的,想到這裡,洛婉儀抬手,“繼續。

於是,幾個人飛快的揮動著手裡的鐵鍬,很快就封住了紅棺,修墓。

洛婉儀望著墓碑上墨靖堯和喻色的合影,再望了一眼墓前整齊擺放的白菊花,擦了擦淚,轉身離去。

墓園裡安靜極了。

喻色染血的拳頭重重落下。

許是她一直在喊,紅棺裡僅有的那點空氣越來越稀薄了。

人都走了,她再喊也冇用了。

喻色冷靜了下來。

再一次在腦子裡搜尋可以離開這紅棺的辦法。

九經八脈法,每天一小時,一個月可學成。

喻色直接否定了這個辦法。

一個月後她都快要成白骨了。

九陰太經速成法,五分鐘速成,但對於五臟六腑都有損耗,用此法後必須每天啟用九經八脈法練習兩小時修複五臟六腑。

在損害五臟六腑與成白骨的二選一中,喻色自然選前者。

五分後,整齊一新的新墓開了個口子,喻色大口大口的呼吸著。

她終於可以出去了。

轉身看墨靖堯,如果她自己一個人出去,墨家發現她後還是會把她押進這個墓裡。

與其陪著死了的墨靖堯,她還不如把他帶出去,至少,不用亡命天涯。

從墓地到守墓老人的小屋,疲憊至極的喻色揹著比她高了一頭的墨靖堯推開了小屋的門,“阿伯,手機借我一下。

“姑娘,這是怎麼了?”看到喻色和墨靖堯,雖然衣著有些奇怪,不過之前隻見過墨家的車冇有見到墨家人的守墓老人並冇有懷疑什麼,還以為是路過的路人,不過,手機還是好心的遞了過去。

喻色柔和一笑,“山裡迷路了,他餓暈了過去,我打電話讓家裡人來接我們,謝謝阿伯。

她記得墨家打給喻景安的電話號碼,那邊隻響了一聲就接了起來,“墨宅,請問哪位?”

“我是喻色,我和靖堯在一起,麻煩你們派車來接靖堯回......”

下一秒鐘,手機裡隻剩下了“嘀嘀嘀”的盲音,墨家的傭人已經掛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