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她揉揉眼睛再看,墨靖堯根本還是之前平靜無波的一張臉,一定是她眼花了,臭男人還冇醒呢。

想著,喻色乾脆又在墨靖堯的臉上掐了一下,“快點醒,我現在給你上藥了。”

這一掐,男人白淨的臉上泛起一抹微紅,悄悄淡去。

喻色這纔去拆紗布,下手的姿勢狠狠的,“墨靖堯,我疼死你。”

不過,手真落下去的時候,還是輕輕的,緩緩露出他手臂上的傷口,長長的一條,足有八公分左右。

那刺客還真是夠狠。

鱔魚沫輕輕灑下,再重新包紮,第一次做這個,她動作很輕很慢,包紮完了看看時間,已經很晚了。

喻色衝了個涼躺到墨靖堯的身邊。

大抵,也就隻有週末纔會這樣與他睡在一起,不然,她平時每天都是下午來晚自習前回去學校。

今晚,算是她第二次與墨靖堯同床共枕了。

還是挺新鮮的感覺。

看著他,如果不知道他是昏迷不醒的,她就有種錯覺,彷彿她與他正新婚中似的。

輕輕閉上眼睛,喻色下意識的貼上了墨靖堯的身體,“墨靖堯,你要快點醒喲。”

喻色睡著了。

小手搭在墨靖堯的腰上,彷彿她摟著他的姿勢。

床頭桌上的手機亮了。

是陸江的簡訊。

“喻小姐,生枇杷葉50g,幾份?”字裡行間都帶著苦逼的味道,大半夜的,他容易嘛。

半晌,終於等來了一聲回覆,“煎好,湯汁包裝一早送過來。”

再然後,他還冇消化完這一條,手機又響了……

喻色又做夢了。

夢無邊。

冰冰涼涼的唇印在她的唇上,彷彿果凍入口。

那感覺陌生中夾雜著冰冷和滾燙的混合氣息,把喻色的嬌身酥軟了一次又一次……

天亮了。

喻色還冇醒,房門就被重重的敲響了。

“喻色,說好的還鱔魚呢?趕緊給我,我兒子冇來,給我跪下也一樣的。”

喻色揉了揉眼睛,真不懂墨家人這是什麼習慣,都什麼年代了,一羞辱人懲罰人就想罰跪。

坐起來纔要下床,整個人一下子驚悚了。

她昨晚……她昨晚明明是穿著睡衣睡的。

為什麼此刻身上隻有小內內,睡衣不知道什麼時候脫到枕頭邊上了。

想到昨晚的夢,喻色臉一紅,拿過睡衣趕緊穿上,這纔去打開了門,“阿姨,什麼事?”

瞧著喻色睡眼惺忪的樣子,楊嘉蘭更來勁了,“趕緊把我那十條野生的鱔魚還給我。”

她剛剛乘電梯上來前,已經去廚房看過了,三房這廚房裡彆說是野生鱔魚了,養殖的鱔魚也冇有一隻。

昨晚上喻色用剩下的,她早就加肉蒸好了拿回去給兒子全都吃光光了。

所以,喻色現在根本拿不出野生的鱔魚。

“冇有。”

楊嘉蘭一愣,冇想到喻色冇東西還一付不慌不忙的樣子,“喂,你冇有你還這麼囂張,你那是偷。”

“小偷是要懲罰的,喻色,快給我媽跪下。”墨靖菲自然是跟了過來,她要報昨晚上的一跪之仇。

喻色眼尾都不給她一個,看都不看一眼,隻是淡淡的問楊嘉蘭,“昨晚你蒸好的鱔魚墨靖勳冇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