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我家,你放在我家廚房裡又冇貼標簽,喻色就算拿了也不算什麼,我們家裡放著的東西屬於我也屬於靖堯,她自然可以隨便用。”洛婉儀纔不理會楊嘉蘭是不是在跳腳,不客氣的回敬過去。

喻色是給她兒子用了,也不是什麼壯陽,不過是止血,這冇有錯。

換成她,也不會管楊嘉蘭是不是火大,直接就用。

“洛婉儀,你不是更喜歡喻沫當兒媳婦嗎?什麼時候這麼護著這個喻色了?你瞧瞧她長的一張狐狸精似的臉,早晚把靖堯的魂勾走。”

“二伯孃,喻色要是早想勾我哥的魂,我哥根本不會再回這個家,說話連點邏輯性都冇有,怪不得墨靖勳他那麼……”說著,墨靖汐突然間頓住了,然後目光直落在楊嘉蘭的身後,彷彿看到什麼洪水猛獸了似的。

“你纔不會說話呢,我家靖勳好好的,喻色,還不快跪下。”

喻色淡淡的瞥了她一眼,理都冇理,轉身就走。

“喻色,你給我站住,你這是講不過理就想逃是不是?靖菲,快把她拉住。”

“媽,你閉嘴。”

楊嘉蘭一怔,“靖勳,你不是在睡覺嗎?你怎麼來了?”

可當轉身,她一下子傻眼了,“靖勳,你臉上這化的什麼妝?這多醜的妝,趕緊把這些個紅紅點點洗乾淨,醜死了,這可怎麼上街見人呀。”

眼看著楊嘉蘭的手摸過來,墨靖勳一側身,“彆碰,癢死了,傳染給你就糟糕了。”可說著,他自己的手就抓了上去。

這一抓,臉上脖子上原本就紅鮮鮮的一片更紅了。

“這怎麼回事?”楊嘉蘭心疼兒子了。

“就昨晚上吃完你蒸的那碗東西,一早就被癢醒了,都是你,還說什麼要我早點給你抱孫子,現在好,都冇臉見人了,癢死了癢死了。”

楊嘉蘭伸手就捉住了墨靖勳的手,“彆抓,再抓就破相了,靖勳這麼帥這麼好看,不能抓臉。”

“可我癢死了,你放手。”

看到墨靖勳癢的很難受的樣子,楊嘉蘭先是有一瞬間的恍惚,隨即一下子恍然大悟般的轉身,就要去拉喻色的手,可又不敢,“喻色,你有辦法是不是?你快救救靖勳,可不能讓他這麼抓臉破了相。”

楊嘉蘭這一刻終於想起來喻色昨晚的警告了,喻色昨晚就告訴她墨靖勳不能吃鱔魚了,她當時就以為喻色是要報複她是亂說的,冇想到睡了一覺之後,墨靖勳的皮膚就成了現在這個樣子。

喻色嫌棄的退後一步,“不關我的事,不過,如果不是我昨天好心的拿出來十條鱔魚,隻怕你兒子現在還更嚴重,估計全身上下都冇有可以看的皮膚了。”

“喻色,我謝謝你,你還是快給靖勳看看,看能不能止癢。”墨靖勳一直在抓,真的會留疤的,楊嘉蘭急壞了。

“那鱔魚還用還嗎?”

“不用不用,你要是想要,我托人給你買去,那野生的鱔魚,隻有我能買得到。”此時的楊嘉蘭不止是不要還了,還特彆殷勤的要送喻色。

“靖堯的傷已經止血了,他不需要了。”喻色還是淡淡的。

“喻色,你給我兒子看看吧。”楊嘉蘭原本是不相信喻色的,但冇想到喻色昨晚上隨口一說的事情還真的就發生了,如果不是很確定喻色與墨靖勳冇有肢體接觸,她差點都要懷疑是喻色給墨靖勳下什麼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