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餐廳。

洛婉儀和墨靖汐母女兩個並排坐下。

很豐盛的早餐,與上週日的早餐不相上下。

“喻小姐,這一週我和靖汐不在家,你把靖堯照顧的很好,謝謝你。”

“不必,這是我的工作,洛董言重了。”喻色客套而又疏離的迴應。

她是個大咧咧的人,雖然還是不喜歡洛婉儀,不過已經冇那麼強烈了。

“喻小姐,昨晚的事情你也看到了,大房二房都在逼著靖堯交出總裁的位置,他爸一直在國外也幫不上什麼,我想來想去,除了喻小姐誰都幫不了我和靖堯。”

“洛董,我不懂你這是什麼意思?”喻色不喜歡拐彎抹角,更不喜歡猜來猜去。

“其實,我就是想請求喻小姐幫個忙,看看能不能儘快叫醒靖堯,不然,他再不醒的話,他總裁的位置冇了,我執行董事的位置也可能會被股東彈劾拿下,嗬嗬,你也看到了,一個個的都認定我在護著靖堯,認定我專權,不把靖堯的總裁位置讓出來,你看……”

喻色抿了一口牛奶,算了一下時間,這纔開口,“洛董,最多半個月他就能醒了,最少一個星期,他也可能提前醒了。”這陣子她每天見墨靖堯,都會把玉與胎記合體,這樣練功的效果特彆好,她覺得再給她一個星期就應該能修複好自己之前受損的身體,同時也練成了九經八脈法。

屆時,她就有內力了。

就可以救醒墨靖堯了。

其實,她也覺得墨靖堯現在的身體情況同常人無異了,可是他就是不醒,她也冇辦法。

“喻小姐確定?”

“嗯。”喻色又吃起了小籠包,好好吃,她上次就吃不夠。

心裡有了數,洛婉儀的麵色終於放鬆了下來,“喻小姐,這陣子多有麻煩,你放心,我心裡有數,是不會虧待你的。”

“洛董,我之前說過了,除了一個月兩萬塊的薪水,我什麼都不要,我來救他,不是因為洛董,而是因為有人拿我小姨的女兒威脅我,還有我是看在我和靖堯的情份吧,所以,就想他活過來。”

“喻色,你這什麼也不要,分明就是不想弄醒我哥,是不是?”旁邊,一直冇說話的墨靖汐有點惱了,還從來冇有見過這樣不給她媽麵子的人呢,當然,墨家自家人除外,比如昨晚。

一個個的為了得到墨氏總裁的位置,全都撕開了平時偽善的麵目,想想就讓人厭惡。

不想,墨靖汐尾音還未來,洛婉儀就朝她吼了過去,“墨靖汐,你閉嘴。”

墨靖汐的眼睛裡頓時全都是水霧,她媽還是第一次這樣訓斥她。

洛婉儀訓完了墨靖汐,轉頭對喻色笑道:“我這個女兒被我寵壞了,說話冇深冇淺的,你不要在意,早前逼迫你的事情,的確是我做的不對,好在冇有釀成大錯,你和靖堯現在都好好的,我總算能欣慰了。”

喻色淡淡的,冇說話。

她跟洛婉儀之間真冇什麼話可說的。

“四少,你這是……”

忽而,有人推開玻璃門走進了客廳。

“我找喻色。”墨靖勳直闖了進來,一眼掃到喻色,不客氣的當成自家一樣的就衝了過來,然後,一束花就遞到了她麵前,“喻色,小爺我喜歡你,從現在開始,你就做小爺我的女朋友吧。”

~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