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色擰眉,狠狠的白了他一眼,“墨靖勳,不過是兩個小偏方罷了,不需要你以身相許,我還是高中生,不談戀愛。”

“撲哧”一聲,墨靖汐笑噴了,“六哥,你這是想要老牛吃嫩草?”

“你懂什麼,喻色早就超過十八歲了,她是成年人,我與她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和,你要祝福六哥纔對。”墨靖勳不滿墨靖汐的拆台。

“喻色,我還是第一次給女人送花,你就收下吧,嗯?”

“我要是不收呢?”

“我會傷心而死的。”墨靖勳說著,乾脆直接就單膝下跪,把求婚的姿勢當成求交往的姿勢了,“喻色,做我的女朋友吧,你是我的愛,你是我的天使,你是我的小星星。”

喻色差點冇吐了,“是不是我收了你的花,你就能離開,就不打擾我用早餐了?”她還冇吃飽,尤其是喜歡的小籠包,才吃了兩個呢。

“嗯。”墨靖勳美滋滋的望著喻色。

“那行,我收了,你可以走了。”喻色一伸手就接過了一大束的百合,然後就在墨靖勳不捨的要起身離開的時候,伸手一拋,那一整束漂亮的百合,直接被她丟進了幾步外的垃圾桶裡。

聽到聲響,墨靖勳轉頭愣住了,先是表情沮喪了一下,不過隨即就道:“沒關係,一次不行就兩次,兩次不行就三次,我還可以送很多次的,喻色,我們男未婚女未嫁,早早晚晚你都會愛上小爺我的。”

“六哥,你真打算放棄你從前那些鶯鶯燕燕?要是被她們知道喻色的存在,要是找到學校與喻色撕逼起來,你那不是毀了喻色一個清純的高中生了嗎。”墨靖汐受不了的嚷了嚷了過去。

墨靖勳一甩頭,“我會跟她們一個一個說清楚的,從此我墨靖勳生是喻色的人,死是喻色的鬼,誰都彆想拆散我們,我墨靖勳非喻色不娶。”

喻色真無語了,早知道墨靖勳的腦子這麼不正常,她先前絕對不會幫他,這身上不癢了,立刻就討她嫌了。

“墨靖勳,我有喜歡的男人了,你死了這條心。”

“不可能,你纔多大,才接觸過多少男人,怎麼就能喜歡了呢,遇到小爺,從此你纔會知道什麼叫喜歡什麼叫愛,小爺隻愛你一個。”

喻色要吐了。

那邊墨靖汐直接擺了一個吐了的姿勢,“六哥,我吐了。”

一直在安靜吃早餐的洛婉儀看不下去了,“墨靖勳,出去,不要影響我們用早餐。”

“三嬸,我覺得喻色挺好的,學習好還會醫術,長的象朵花似的好看,況且,你相中的兒媳婦是她姐喻沫又不是她,大家都是單身,我為什麼不能追求她?你不是天天吵著讓我收收心找個女朋友成個家嗎,我這才下定決心的收心,你就阻止,三嬸,這不符合你長輩的氣質吧。”

“墨靖勳,我說了彆影響我用早餐。”不知道為什麼,聽到墨靖勳說她認定的兒媳婦是喻沫,洛婉儀很不舒服,要不是墨靖勳提起,她都快要忘了喻沫是誰了。

“我隻是要完成我的終生大事而已,我這麼努力,三嬸你應該支援我的。”墨靖勳一臉的委屈。

“陸江,把他丟出去。”眼看著墨靖勳還要繼續表白的樣子,忽而,樓上傳來一道若有似無的低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