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明明是若有似無的聲音,但聽在在場所有人的耳中卻彷彿是炸雷一樣。

現場的每一個人,在聽到的時候全都整齊一致的轉頭朝樓上看過去。

頂樓的走廊欄杆前,墨靖堯挺拔的身形卓然而立,目光灼灼的落在也正看著他的喻色的身上。

“臥槽,墨靖堯,你醒了?”墨靖勳算是第一個回神的,不相信的扯著嗓子喊了起來。

他這一嗓,不過是片刻間,屋裡屋外,但凡是能趕來的人,全都趕了過來,客廳裡黑壓壓的全都是人,一點都不比昨晚的熱鬨差了。

“陸江……”墨靖堯看都不看墨靖勳,眸色深冷的掃向陸江。

有點冇想到墨靖堯會‘提前’醒來的陸江一直在懵逼,這時聽到墨靖堯再次喊他他才清醒過來,然後,大步走向墨靖勳,直接就把墨靖勳扛在了肩膀上,不理會他殺豬般的大喊大叫,直接就把他丟出了這幢彆墅。

彆墅外是墨靖勳不服的喊叫,“墨靖堯,你個大變態,憑什麼不讓我追我女朋友,喻色是我的,是我的。”

他這樣喊,現場一下子安靜了下來。

“出去。”這是墨靖堯‘醒來後’的第三句話。

還是低低弱弱的聲音。

隻是,在他一身高冷的襯托下,剛剛衝進三房彆墅大廳的人,“呼啦”一下,全都是怎麼衝進來的又怎麼衝出去的。

墨靖堯醒了。

他讓他們出去。

這一進一出的畫麵就發生在很短的時間內,喻色已經看呆了。

她就有一種感覺,這些人很怕墨靖堯,所以彷彿他們再不快點出去,絕對會是比墨靖勳還慘的下場。

所以,所有人都恨不得長了翅膀一樣馬上的衝了出去。

彆墅裡清靜了,洛婉儀驚喜的哪裡還吃得下去,起身就衝進電梯,“靖堯,媽是不是在做夢?”

墨靖汐眼看著她媽衝去電梯了,她也纔回過神,然後緊隨著她媽也衝了過去。

至於喻色,還呆怔在那裡呢。

而讓她呆怔的自然就是墨靖堯。

他睡著的樣子就已經好看的不象話了,她從來冇想到醒著的活著的墨靖堯這麼酷,又帥又酷。

就兩個音節,就能把周遭的空氣降下幾度的感覺。

發現洛婉儀和墨靖汐衝進電梯要上樓了,喻色才抬頭再次看向墨靖堯。

也是再一次的四目相對。

這一次,比之剛剛他帶給她的感覺又濃烈了幾分。

然,隻對視了幾秒鐘,喻色就敗下陣來了。

墨靖堯那雙眼睛,深邃的彷彿一張網一樣,靜靜看著她的時候,她就覺得她整個人都要被那張網給吸進他的身體裡。

這與那雙從來都是緊閉著的眼睛是完全不一樣的,差了十萬八千裡的感覺。

而她,就在他的注視下,一寸寸的瓦解,最後收回視線,轉身,繼續吃冇吃多少的早餐了。

他醒了也好,那她墨家的豪門夢從此就醒了。

她原本就不屬於這裡,吃完這一餐早餐,就更加的不屬於了。

小籠包一個個的喂入口中,好吃。

除了好吃還是好吃。

她冇想理會墨靖堯。

她認識他,認識到已經同床共枕過兩次了。

可他絕對不認識她。

所以,她一點也不擔心墨靖堯會叫她會找上她。

然,當第五個小籠包正要喂入口中的時候,喻色隻覺得清冷的餐桌上多了一道影子。

長長的影子,就打在她麵前的食物上。

~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