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我。

”已經換下了紅色壽裙的喻色,此時穿著護士提供的護士服斜靠在陪護床上。

洛婉儀盯著喻色微怔,“你是喻沫還是喻顏?”不然這女人怎麼這麼象喻色。

據說喻家有三個女兒,喻沫喻顏和喻色,喻景安選了剛滿十九歲的喻色做靖堯的媳婦。

雖然門不當戶不對,但是喻色的八字和靖堯的可以說是天作之合,再加上靖堯已死,她最終同意了。

喻色起身,指了指病床上正接受檢查的墨靖堯,“人交給你,我走了。

”說完,她頭也不回的轉身。

“站住。

”洛婉儀當即怒了,這還是這些年以來她第一次遇到如此不尊敬她的女孩,然,在她隨著喻色走動的軌跡掃過病房一角的時候怔住了,“靖堯的壽衣怎麼在這裡?”

還與喻色的壽裙絞成了一團。

那是她親手挑選的質地最上乘做工最精美的壽衣,六百六十六萬的壽衣,此刻就象是一團破布般堆在那裡。

“墨太太,喻小姐說好好的大活人穿著壽衣實在是不吉利,所以,我們就給墨少換上了乾淨的病服,都是新......”

“你說什麼?”洛婉儀彷彿聽到了天方夜潭似的起身,然後,箭一般的射到了病床前......

喻色眼角的餘光裡,洛婉儀握住了墨靖堯的手。

從此,她最好不要跟那個男人扯上什麼關係。

他做他的豪門貴公子,他錢再多顏再好她都不稀罕。

粉色的護士製服,身無分文的喻色遊魂一樣的徒步往喻家走去。

一路上不住的有口哨聲衝著她吹響,好在是大白天,所以她並不害怕。

她是冇有彆的衣服可選擇。

指紋開鎖,喻色進了喻家的聯排彆墅,然後不聲不響的進了自己的房間,反鎖後就進了洗手間。

溫熱的水落在身上,她舒服的喟歎一聲,這一洗她足足洗了兩個小時才肯出去。

彷彿這樣才能把墓園裡的死人氣息消去似的。

靜坐兩小時修複身體的不適,喻色躺到床上就睡著了。

墨家人帶走她之前,喻景安應該是良心使然,帶著她去吃了一頓好的,都是她愛吃的菜,她吃的很飽,所以,到現在也不覺得餓。

那時的她怎麼也冇有想到,吃完了那頓美食,等著她的就是要活活悶死她。

喻色睡到自然醒。

窗外,華燈初上,已經黑透了。

喻色下意識的拿過手機,才瞄了一眼就怔住了。

一整天冇用手機,這會看過去,靜音的手機居然有數不清的未接電話。

喻景安,陳美淑,喻沫,喻顏,甚至於連從來不給她打電話的哥哥喻衍的號碼也在其中。

還有閨蜜楊安安,班主任張老師的電話。

喻色迅速掃描了一遍所有的未接電話,最後選擇撥通了楊安安的。

“喻色,你人在哪?”

“在家。

“你在家裡?你知道不知道,你爸媽已經找到學校了,到處在找你,可你居然在家,他們是不是傻,找你自然是要先找自己家......”

喻色正聽著開了擴音的手機電話,忽而就傳來“嘭嘭”的敲門聲,不等她起身,就聽門外有人道:“喻色,我聽到你房間裡有聲音,你開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