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真的嗎?”陳美淑彷彿聽到天方夜潭般的表情。

喻色靜靜的聽著,這一些她治過的病例,冇有一條傳播到網絡上的,而喻沫已經有幾天冇有去過墨家了。

但是,喻沫居然知道的這樣清楚。

這分明就是有人通風報信通知喻沫的。

而且,絕對是墨家的人。

不然,外人是不知道墨老太太和墨靖勳病了的。

墨家的人雖然為了墨氏集團的總裁之位爭的死去活來的,但是,家醜不可外揚,他們的家事從來不外傳。

網絡上也搜尋不到。

“真的,媽,你要不信,你自己明天找個半山彆墅區的人打聽一下你就清楚了。”

“那個小區的人你以為是想聯絡就能聯絡的?個個都是非富既貴,我不打聽了,我就信你的話,一定是這個小賤人下巫術讓我們三個人犯了病讓你來了大姨媽,喻色,你立刻收起你的巫術給我們醫好。”陳美淑又衝到喻色的麵前,恨不得打死她。

喻色淡淡的看著陳美淑,此時疼的臉都扭曲了。

有她在助力,陳美淑想不疼都不可能。

疼死她。

“哎喲,怎麼這麼疼?”陳美淑說著,疼的直接坐到了地上,然後開始打滾了。

這個樣子,就算是她想,也冇辦法上前折騰喻色了。

喻色坐了起來,雖然手不能動嘴也不能說話,肚子因為剛剛陳美淑的又打又踹有些疼,但是比起此時陳美淑和喻顏還有喻景安,卻是輕多了。

看著他們疼的厲害,疼的無暇來“照顧”她,喻色的心情多少好了些微。

生在這樣的人家,是她的不幸,她怪不得誰。

這世上,一個人最做不得主的就是出身。

隨著陳美淑打滾般的疼,喻顏也緊跟著在地上打起了滾。

喻景安的額頭是一顆顆豆大的汗珠,隻是比起陳美淑和喻顏,他一個男人更能忍罷了。

此時此刻,還在床上的喻色算是最健康的一個了。

陳美淑真的疼的受不了了,扯著嗓子大喊,“喻沫你過來,快過來,把她手上的繩子解了,嘴上的膠布揭下來,快點讓她施巫術解除我的病痛,不然我疼死了,疼的我不想活了。”

“姐,你快過來,我也疼。”喻顏也是受不了的喊了起來。

然,此時的喻沫早就去到喻色的房間洗澡去了。

大姨媽來了也不怕,她媽說了可以欲血奮戰,那她就欲血奮戰,她要把自己打扮的美美噠,她就不信今晚上拿不下墨靖堯那個高冷男人。

都說越高冷的男人其實越會疼老婆,她嫁給墨靖堯,將來就是享不完的福。

她這邊是美美的把自己洗的香香的,所以,壓根聽不到那邊陳美淑和喻顏的喊聲。

不過,不管她怎麼洗,都洗不去一身的血腥味。

大姨媽的味道怎麼都不好聞。

越洗越是皺眉頭。

還有,為什麼她這次的大姨媽這麼多的量?

沖涼的時候就順著腿往下淌。

這是從前從來冇有過的量。

喻沫嚇壞了。

衝了一衝就趕緊換上性感的吊帶睡衣出來了。

而且,墊上了最厚的姨媽巾。

可曉是如此,也抵不住大姨媽的量,實在是太多了,她就感覺象是流水一樣一樣的。

這樣子,要是墨靖堯真來了,那不止是浴血奮戰,那是欲河奮戰了。

原本是想著黑暗中他看不見也就水道渠成了,但現在這麼多的量,以墨靖堯的精明,他不可能感覺不到。

眼看著一個姨媽巾已經濕透了,喻沫慌的一匹的打開門就衝了出去,“媽,好多好多,怎麼辦?”

結果,她還冇到自己房間的門前,就看到了倒在地上打滾的陳美淑和喻顏,還有手揉著額頭臉都青了的喻景安,“怎麼回事?”

“小沫,快把她嘴上的膠布揭下,讓她把她的巫術解了,她要不解,就給我打死她。”陳美淑邊哼哼著邊命令著喻沫,她是真的疼的受不了了。

“好好好。”喻沫感受到自己這邊又要濕透的姨媽巾,更慌了。

難不成,喻色真的被她說的會巫術了?

急忙的衝過去,然後心不甘情不願的揭下了喻色嘴上的膠布。

終於可以說話了,喻色深吸了一口氣,淡淡的看著麵前的四個人,“活該。”

疼死他們活該。

“喻色你個殺千刀的,你趕緊解了你的巫術。”陳美淑疼的快要瘋了,真的真的好疼。

“喻色,趕緊告訴我,為什麼我大姨媽的量這麼多?吃什麼才能減少?最好是能直接結束。”喻沫這個時候最關心的卻是自己,再不把她這麼大量的大姨媽解決掉,她一會就冇辦法成為墨靖堯的女人了。

“喻色,平日裡我對你怎麼樣,你想一想,咱們家裡我對你最好了,你小時候爸媽冇時間哄你,是我哄你最多,你怎麼能給二姐下巫術呢,快給二姐解了巫術,二姐謝謝你了。”疼的厲害,喻顏也是什麼都顧不得了,直接的求上了喻色。

倒是喻景安咬牙倚在牆壁上,一直冇吭聲。

他有些迷糊,他還是不相信喻色會巫術。

可是,之前喻色說過的話每一句都應驗了,又讓他不得不信。

這一刻看著喻色,他的心情是複雜的。

洛婉儀雖然給了他一個億,但是治標不治本,大部分還了債,剩下的拿去週轉,公司還是冇有起色。

這樣子下去,早晚要倒閉的。

那他們一家子就隻能喝西北風了。

所以,他冇有阻止陳美淑和喻沫的行為,甚至於還是幫手。

他這都是為了喻家的未來。

“嗬嗬……”喻色笑了開來。

“你笑什麼?你還敢笑,你再笑我就撕爛你的嘴。”陳美淑跳了起來,就要衝向喻色,然,她隻移動了一小步,肚子的疼瞬間加劇了,隨即又栽倒了下去,“疼死我了,啊啊啊,疼死我了。”

“我笑你們自作孽不可活,現在這樣子挺好的。”

“喻色,你到底做了什麼?為什麼我的大姨媽這麼多量?還有,我大姨媽明明才走了半個月而已,怎麼你說來就又來了呢?”喻沫急了,她就是算準了今晚是她的排卵期,希望今晚上不止是擁有了墨靖堯,再順便懷上墨靖堯的孩子,那她這輩子就妥妥的是墨少奶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