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色,你看什麼呢?”下課了,楊安安收拾了桌子,正打算拉喻色去吃午餐,一歪頭就瞥見了她手機上的照片,然後先是愣了愣,隨即道:“這不是墨靖堯嗎?哇哇,好帥。”

說著,楊安安直接就搶走了喻色的手機,眼睛恨不得穿透照片穿透進墨靖堯的身體裡,“啊啊啊,太帥了,我男神,冇有之一。”

然後,迅速的把墨靖堯的照片透過喻色的手機轉發給自己。

隨即,直接丟掉喻色的手機,然後把才收到的墨靖堯的照片就設置成了手機背景圖。

設置好了,小嘴一嘟,小手一揚,就給螢幕上的墨靖堯送了一個飛吻。

喻色好笑的看著楊安安誇張的動作,等楊安安做完了,這才道:“等週末的時候,抽空我請你和他一起吃個飯,如何?”

楊安安的眼睛頓時亮了,“真不管你姐了?”

“切,墨靖堯根本不喜歡喻沫吧,她都那樣了墨靖堯都冇上她,所以,根本冇戲,再說了,喻沫哪有你一半好,我看好你,等週末了,你要加油喲。”

“嗯嗯,那就約週六下午,上午我要去買一件漂亮的衣服,纔敢去見我的男神。”楊安安興奮的就差啃一口喻色了。

“行行行,反正我負責幫你約到墨靖堯,我保證能約到他。”就憑她是墨靖堯的恩人,他要是敢不來,她找到機會就掐他的臉。

“我色最好啦。”楊安安也給了喻色一個飛吻,然後拉著她就往學校食堂走去。

“咱同學現在都吃食堂了,據說很好吃。”

“我吃了一餐,不錯,還特便宜。”

結果,等進了餐廳,楊安安直接又興奮了,“喻色,我怎麼就覺得這食堂重新開張做的不是生意,而是搞慈善事業呢,這麼棒的美食,居然這麼便宜,每天這麼多人來吃,一個月下來,我覺得食堂不會賺錢,隻會虧錢,還會虧很多錢。”

喻色一敲她的額頭,“纔不會虧,食堂自有食堂的打算吧,先把外麵的小館子都乾關門了,它再漲價,到時候大家冇地方吃,哪怕食堂再貴也隻能在食堂吃。”

“那不長久呀,小館子關了可以再開的。”楊安安還是覺得這事有點詭異了。

“管他呢,反正到時候咱兩高中都畢業了,愛咋地咋地。”喻色卻是不以為意。

兩個人吃過了午飯,楊安安就去午睡了。

喻色冇有回去宿舍,她有一件大事要處理一下。

下午要去墨氏集團,她答應墨靖堯的,那就一定要去。

所以,她要處理的這件大事,隻能中午午休的時候處理。

邊往學校外走去邊撥通了小姨陳美嬌的電話。

陳美嬌接的很快,“小色,是你呀,中午放學了吧。”

“小姨,我已經吃過午飯了,我還有一個小時的休息時間,我想見你和榮榮。”

最近喻沫和陳美淑總拿段榮榮的安危來威脅她,所以,她覺得小姨和榮榮的安危現在必須保障好,不然,就是她的軟肋。

不想,陳美嬌居然道:“我正陪著你媽呢,走不開。”

喻色臉一沉,“她不過是肚子疼,打一針就好的差不多了,小姨,你不必管她。”

“小色,你媽的肚子疼打一針可不行,我看七天能出院就不錯了,造孽呀,那麼長的刀口,腸子都差點割斷了。”

“你說什麼?”喻色怔住,昨晚陳美淑隻是海鮮吃多了肚子疼,怎麼就有刀口了?

“你媽住院呢,昨晚上大手術,我不照顧她冇人照顧她,造孽呀。”

“我爸呢?”喻色更愣了。

“你爸還有你姐喻沫和喻顏都被警察帶走調查了,說是凶手就在他們三個人中間,你媽這正哭呢。”

喻色還是聽的一知半解,迷迷糊糊,“凶手是什麼意思?”

那邊,陳美嬌的手機一下子被奪走了,“喻色,明明就是你派人劃開了我的肚子,現在居然讓人抓了你爸和喻沫喻顏去頂罪,你太過份了。”

“你肚子被人拿刀劃傷了?”喻色此刻關注的隻有這一點。

“你明知故問,就是你做的。”

聽到這裡,喻色就知道她和小姨這見麵怕是不能了,不過對於陳美淑受傷的位置剛好是肚子,莫名的就覺得有點不對勁。

同時腦子裡有什麼一閃而過。

可當她再想捕捉,已經再也捕捉不到了。

“小姨,等你空了,我們再約。”

“好,空了約。”

喻色掛斷了小姨的電話。

然後,又打給了段榮榮。

小姑娘接了。

“小色姐姐,我好想你。”

段榮榮十五歲,出落的一個小美人,跟她感情不錯。

喻色一聽她的聲音就喜歡,“小色姐姐也想你了。”

“我這周就想去找小色姐姐玩,可是我媽說你要高考了,讓我忍著,等你高考結束了再找你玩,可以嗎?”

“嗯嗯,可以的,到時候天天一處玩。”

“耶,那你快點高考,考個好大學,然後請我吃大餐喲。”

“必須滴。”喻色笑,段榮榮不是她親姐妹,但是比喻沫喻顏兩個親姐姐可是親太多也強太多了。

“小色姐姐找我有事嗎?”大概是打了一個哈欠,要午休的小姑娘聲音裡都透著睏意。

“嗯,是有點小事。”喻色笑,心裡斟酌著怎麼與段榮榮說起,真不想把喻家的黑暗灌輸給段榮榮這麼純潔的小女孩,可是不告訴段榮榮世間險惡,她擔心她姐和她媽真的會對段榮榮下手做點什麼壞事。

“小色姐姐說呀,我洗耳恭聽呢。”段榮榮笑嘻嘻的。

“嗯,是這樣的,榮榮你長的實在是太好看了,所以,小色姐姐總是擔心你被壞人盯上,所以,等姐姐一掛斷電話,你就把手機設置幾個快捷鍵,快捷鍵摁下去後都要能get到我,這樣要是遇到什麼麻煩,你直接按快捷鍵,我就能找到你了,這樣你遇到壞人也不怕了。”

她隻希望她這一個電話是白打的是純粹浪費電話費的,段榮榮設置的快捷鍵一輩子都用不上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