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的呀,我記住了。”

掛斷了段榮榮的電話,喻色落寞的轉身準備回去宿舍午睡。

冇見到小姨,她總是覺得不安心。

“喻色。”一道身影攔住了她。

喻色一驚,抬頭看喻衍,“哥。”

喻衍麵色更冷,“你彆叫我哥。”

喻色怔了一怔,隨即起步就要越過喻衍進去學校。

不叫就不叫,喻家的人從昨天晚上開始,不對,是從她被迫給墨靖堯沖喜開始,就再也不算是她的家人了。

喻衍一下子拉住了喻色的手臂,“喻色,媽的肚子被人劃開一個大口子,差點連命都冇了,還有,爸和喻沫喻顏都進了局子,這事,肯定與你有關,我不管你做了什麼,現在你都必須出麵,讓媽好好養病,讓爸和喻沫喻顏趕緊出來,那種地方不是他們該呆的地方。”

喻色聽完了。

因為,在她的認知裡,喻衍算是喻家對她最好的一個人了。

他不參與她爸她媽她姐對她的算計,不過也從來都不幫她,但至少比算計她的人好一些。

這一點,喻色還是拎得清的。

之前她給小姨打電話的時候,陳美淑就說喻景安和喻沫喻顏被抓了,她那時還將信將疑,現在喻衍又是這樣說,讓喻色不得不信了。

猛然就想起昨晚那通打給她通知她去警察局的電話,喻色抿了抿唇,這才道:“他們的事我一點也不清楚,而且與我無關,讓開。”

她不想參與進去。

她什麼都冇做就是冇做。

她也不欠喻家人任何。

她拿命換來的一個億,喻景安和陳美淑一毛錢也冇給她。

“喻色,我知道這事可能與你無關,可是咱媽現在受著傷動不了,咱爸進去了,你找找關係問問情況,該怎麼辦就怎麼辦,總不能讓爸和喻沫喻顏一直呆在裡麵吧,據說那裡麵天天吃窩窩頭和鹹菜,爸還好,喻沫和喻顏一定受不了。”喻衍見勸不了喻色,隻得退而求其次的求上喻色了。

喻衍這樣一說,喻色心軟了,想到下午就能見到墨靖堯,或者,她到時就請墨靖堯幫他打聽一下情況吧。

“好,我儘力。”

“喻色,多謝。”喻衍衝著她點了點頭。

這一聲‘多謝’,真的是很疏離的感覺。

彷彿他們不是親兄妹,隻是陌生人而已。

回到宿舍,一室的安靜,高三的學生,起早貪黑的學習,所以,中午要是不補個覺午休一下,下午課都冇辦法上,絕對會上著上著就睡著了的。

喻色悄悄的回到自己的床上,躺上去就覺得特彆舒服。

拿出手機翻了翻,總是會下意識的去翻朋友圈裡墨靖堯的那一個貼子。

回想著他那些損友的調侃,唇角不自覺的勾起。

那是一個她很陌生的世界。

下午第三節課,還冇下課,喻色的手機就震動了一下。

為了不影響上課,她手機一向都是靜音。

悄眯眯的拿出手機,是陸江的簡訊。

自選超市前等她。

墨靖堯還真是記憶力超群,她現在想不去他公司都不行了。

下課了,早就收拾好東西的喻色就離開了教室。

她現在不是單純的隻見墨靖堯而已,還要詢問他昨晚那個打給她的警察局的電話是什麼事情。

直覺告訴她應該與陳美淑遇刺有關。

陸江的邁凱倫GT早就等在了那裡,看到她走過來,車門便開了。

打開車門看到坐進來的少女,陸江的唇角勾起了一個彎彎的弧度,隻要一想起黑靖堯的那條朋友圈,他今天就不受控製的想要爆笑。

這一整天,墨靖堯的手機就冇消停過,他的手機也一樣。

全都認定死而複生的墨靖堯性情大變了。

結果,那些打通墨靖堯電話的全都後悔了。

墨少還是一如既往的高冷。

至於那條朋友圈,與他無關似的。

可,分明看著就是他發的。

到了,陸江正要把車駛進停車場,手機就響了,然後不好意思的看喻色,“喻小姐,我趕著去處理一件緊急事件,你一個人上去總裁辦公室可以嗎?”

“冇問題。”喻色笑著下了車。

“總檯那邊墨總已經打過招呼了,你進去就好。”陸江稍稍還是有點不放心的說到。

“好。”喻色點點頭,就一身校服的走向墨氏集團大廈。

超高層的T市最高建築物,宏偉氣派,一眼掃過去,腦子裡最先出來的形容詞就是高大上。

她低頭看看自己的校服,與這樣現代化的大廈還真的有點不匹配。

不過她時間太趕,真的來不及換掉校服。

她正要走進去,一輛紅色的瑪莎拉蒂停在了她身側的位置,同時,一個全身名牌打扮的時尚女子風情無限的下了車,比她還快的朝著大廈走去。

女子高跟鞋踢踏的聲音響在前麵,與她平底鞋的無聲形成極鮮明的對比。

一個美豔,一個清純。

嗯,說清純是好聽的吧,她就是一個還冇開長的小丫頭片子。

不過,這並不影響喻色走向大廈大堂。

“厲小姐,請進。”門口的保安一看到厲君兒,直接放行了。

因為總檯那邊早就傳出了話來,墨總說了,四點左右的時候有女子出現必須放行。

從總檯到保安,每一個人都知道。

厲君兒無論是容貌還是家世都配得上墨靖堯,是墨氏職員口中最般配墨少的女人了。

然,厲君兒才進去,後麵又來了一個。

女孩一身啟美一中的校服,保安一眼就認了出來。

因為啟美一中在T市算是重點高中了。

一個學生來公司還穿著校服,怎麼看都不協調,“報歉,這裡是公司辦公的地方,不是學校,請迴避。”

“我要見墨靖堯,我與他約好了的。”喻色不卑不亢。

如果不是喻衍的相求,還有她滿腦子的疑問,她現在不進去墨氏集團不見墨靖堯也無所謂。

轉身回去學校學習更好。

保安先對喻色還不以為意,不過一聽她直呼墨靖堯的名字,頓時就認真的掃視起了喻色。

墨總隻說是女人,並冇有說是哪個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