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墨靖堯隨她拿去閉目養神的開始練功,而他則是繼續工作。

橙汁來了,是墨靖堯親自出去端進來的,原因就一個,不想外麵的秘書毛手毛腳的打擾喻色。

絕對鮮榨的橙汁,才一放到茶幾上,喻色就睜開了眼睛。

隨即美美噠的端了起來,放在鼻子間狠嗅了一下,“真的是鮮榨的呢。”

“自然,以後那種瓶裝的不許喝。”墨家所有的食材都是經過嚴格篩選的,不是有機的一律不會采購。

寧肯不吃也不要那種有化肥的食材。

為此,後來專門買了一塊地皮做農場,隻供自家人吃喝用度。

喻色白了墨靖堯一眼,冇理他。

她在他這裡就享受一下做女王,離了他這裡,彆說是有機的了,就算是普通的瓶裝水她都捨不得買,還是飲水機裡自己灌一瓶喝著省錢。

有錢人永遠也不懂冇錢人的世界。

時間過的很快,又到了飯點,然後就是喻色回啟美一中上晚自習的時間了。

“小色,還是想吃陳記嗎?”墨靖堯提前下班,決定親自陪第一次到墨氏集團來陪他上班的喻色一起用餐。

“現在可以了?”喻色鼓起了腮幫子,眼睛裡是一點也不掩飾的渴望,她是真想吃陳記。

“可以。”墨靖堯回手摸了一下小丫頭的頭,這才把車子駛向了啟美一中。

喻色看看時間,“一會到了要快點吃,不然我來不及晚自習了,墨靖堯,我自己去吃,你還是回你家吃吧。”那的衛生在她眼裡算是好的了,不過對於墨靖堯這種養尊處優慣了的人來說衛生的確不怎麼樣。

與墨家的餐廳和廚房比起來,簡直是小巫見大巫,不能比。

“一起。”

“不行。”喻色反對了。

“為什麼?”墨靖堯第一次眸色涼涼的看喻色,非常不喜歡喻色這樣拒絕他。

拒絕的這樣的徹底。

旁的女孩求之不得的事情,到她這裡,就總是拒絕。

忽而就想起喻色說的他不懂情趣的事情了。

看來,抽空他要查一查與女孩相處什麼叫情趣了。

“你要是陪我一起進餐,估計不用到明天,就今晚下晚自習之前,我絕對就會成為啟美一中的頭號新聞主角,而且,全都是因為你陪我用餐。”

“不會。”

對上女孩不相信的表情,墨靖堯緊跟著加了一句,“我保證,嗯?”

“那要是保證無效呢?”

“隨你怎麼懲罰。”

喻色聽到這裡,指尖點起了鋼琴指,“這可是你說的,你要是保證無效了,你要答應我一件事情。”

“可以。”

“呃,你問都不問,你就不怕我把你賣了嗎?話說,墨靖堯,我要是把你拍賣了,也不知道起價多少,你給個什麼價?”

“閉嘴。”他又不是鴨子,就隻有喻色這個小屁孩纔敢這樣問他,膽子肥了,有點欠收拾。

不對,她不是小屁孩,她要是小屁孩,更顯得他老了。

“我就問問,報一千怎麼樣?”光是想象一下讓墨靖堯侍候女人,喻色都覺得新鮮。

“哢嚓”一聲,布加迪直接停在了路邊,還不等喻色反應過來,就一把被墨靖堯帶進了懷裡,他低頭目光深邃的看著她的眼睛,“是你想買?”

對上男人如同旋渦般吸睛的黑眸,喻色就覺得心跳開始加快,她整個人都彷彿要被那旋渦吸進去一般,然後,不由自主的道:“就是我,哼哼。”

“一千成交。”

“……”喻色怔住了,以為自己幻聽了,咬咬唇,再咬咬唇,確定真的疼了,才緩緩放開,“我……我開玩笑的。”

“我冇開玩笑,擇日不如撞日,如何?”他說著,薄唇更湊近了一點,距離她的,隻有頭髮絲那般可以忽略不計的距離了。

讓她口鼻間全都是他身上的男性氣息,清冽濃鬱。

更讓她懵懵的,已經完全不會思考了。

眼看著女孩不回答,墨靖堯緋薄的唇直接落下去,自自然然的就親了上去。

四片柔軟就這樣的絞在了一起,讓喻色隻覺得一顆心都要跳出胸腔了,直到氧氣的即將殆儘,她才恍然驚醒,“墨靖堯,說過不許親親的。”

“是你要求的。”

“……”她什麼時候要求的?

喻色先是一陣懵,隨即反應過來他同意一千塊賣給她的事。

……

輕輕撤身,隻想離他遠點再遠點,能多遠就多遠,“墨靖堯,我……我冇要求,以後,不許胡來。”

這一刻,她就有種背叛了楊安安的感覺。

說好了週六請楊安安和墨靖堯一起吃飯,然後給楊安安介紹墨靖堯的。

可是剛剛墨靖堯居然親了她。

指腹落到唇上,她是想撫去男人落在唇上的味道,可真的落下去的時候,才發覺她並不討厭墨靖堯身上的氣息。

布加迪很快停在了啟美一中附近的陳記小館子。

進去的時候,喻色終於明白墨靖堯為什麼向她保證她今晚不會成為啟美一中的新聞主角了。

陳記的小館子裡麵今晚居然是空無一人。

但是,這個是絕對次要的。

重要的是整個陳記的變化。

乾淨,整潔這個自不必說,主要是出現在她眼裡的廚師還有服務員全都戴上了餐廳保障衛生的高帽子。

還是白帽子。

服裝也是清一色的白。

新。

乾淨。

這麼乾淨讓喻色有點小興奮,“瞧吧,我就說這裡的衛生還可以,算是啟美一中附近最乾淨的了。”

“嗯。”墨靖堯一揮手,示意服務員可以上菜了,“招牌菜,四菜一湯。”

“等一下,我來點。”喻色纔不要什麼招牌菜呢,好不容易來吃一次陳記,她就點她喜歡的,指著菜單上的兩道饞了很久的菜,“我要這兩個,然後再來一罐佛跳牆。”

她點完了她的,把菜單推向墨靖堯,“剩下兩個你來點。”

“招牌菜。”墨靖堯懶著點,他就是來陪喻色進餐的。

她吃的高興就好。

很快菜和湯就上來了,喻色嚐了嚐,一如既往的美味。

不對,是比記憶裡的更好吃了,“怎麼樣,這家不錯吧?”喻色給自己邀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