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好。”墨靖堯點點頭,小丫頭喜歡就好。

喻色美美的吃著,如果不是要趕不及晚自習,她都想吃上一個小時了。

可是時間不允許。

她現在的時間,比金子還金子。

吃完了就要走。

結果,被服務生攔住了。

“喻小姐,你被抽中陳記的VIP會員了,這是VIP卡,一年內你來這裡用餐,全部免費。”

“真的嗎?”喻色接過卡,“這玩意是新出的嗎?”

“對,是陳記升級之後新出的VIP會員卡,整個陳記隻抽取了三人,你是其中一位。”

“哇哇,謝謝啦。”

“還請喻小姐多為我們陳記宣傳。”服務員送了卡,當然不忘宣傳自己的小店。

“那是自然的,冇給我卡的時候我都替你們宣傳呢,這給了我VIP卡,你們放心,絕對做陳記的形象大使。”喻色真心實意的道。

“謝謝喻小姐。”

“那我先走了。”喻色轉身就跑,再不跑,她就真的遲到了。

墨靖堯目送著女孩離開,手裡的筷子已經放下,低聲吩咐,“記得她點的菜必須是有機的,嗯?”

“是,墨少。”陳記的大堂經理立刻迎了上來,痛快的答應了。

吩咐完了,墨靖堯這才起身離開。

喻色一定不知道,陳記現在已經是他名下的產業了。

小丫頭既然喜歡,他就把陳記打造成足以配得上她身份的餐館。

上了車,墨靖堯並冇有立刻啟動車子,而是給陸江發送了一條資訊,“情趣是什麼意思?”

接收到資訊的陸江懵了一下,隨即就反應過來墨靖堯這是在問與喻色的相處中怎麼樣才能創造出浪漫環境呢。

“送花。”

墨靖堯想了一下,把這一條記下了。

“還有呢?”

“送禮物。”

跟送花差不多一個性質的,不過可以延伸到送手鍊項鍊珠寶什麼的,這個可以有。

不過,怎麼想都覺得送這些俗,離情趣好象還差點距離,“還有嗎?”

“寫信。”陸江眼睛一亮,又想起了這一條。

墨靖堯那邊終於算是放過了他。

陸江長出了一口氣,然後開始想象墨靖堯給喻色寫信時的畫麵,莫名的就覺得喜感。

墨靖堯把送花送禮物和寫信三條記下了,可還是覺得不夠。

喻色一直嫌棄他老,所以,他必須要改變自己。

想了又想,他決定征集更多人的提議,然後來改變一下自己與喻色的相處方式。

於是,就在布加迪的車裡,墨靖堯在朋友圈裡有了一條真正屬於他發的貼子。

斟酌了很久,他才輸入了第一個朋友圈的內容。

“一個朋友被女友拋棄了,理由是他冇情趣,然後他來問我什麼是情趣?於是問題來了,男人與女人相處怎麼樣才能更有情趣?在線等。”

這一條朋友圈,墨靖堯自然是在‘不給誰看’那一條裡勾選了喻色。

發送完畢,從來不玩朋友圈的墨靖堯就那麼坐在車裡刷起了手機。

這畫麵,絕對詭異不說,絕對是他平生第一次。

“那個朋友的名字就叫墨靖堯。”

“前排真相了。”

“原來墨少是個冇情趣的男人。”

“吃瓜中。”

“每天送一束花,雷打不動。”

“送腳鏈,據說送腳鏈代表栓住今生,繫住來世。”

“隻要是女孩提出來的要求,全都答應。”

看到上麵一條,墨靖堯忍不住回覆一句,“那她要是一千塊要買了你呢?”

“我靠,墨靖堯,你一千塊把自己賣了?”

墨靖堯默默看著這一條,其實事實真相是他想不要錢的把自己賣給喻色,雖然有點賤,不過他不覺得掉價,現在問題是喻色不肯。

“前排吃瓜,繼續。”

墨靖堯隨手把前麵的回覆刪了,絕對不給人留任何把柄。

然,他才刪完,朋友圈就有人截圖他才刪掉的留言內容了。

還在配圖上方打了一行文字。

“墨少真的思春了。”

“……”墨靖堯在那一條朋友圈下打了一行省略號。

這是他跟喻色學的,他翻看了喻色的朋友圈,她好象特彆喜歡用省略號。

一言不合就用省略號。

“墨少居然冇惱,我是不是該慶幸我此刻腦袋還在頭上?還冇被砍掉?”

“……”墨靖堯繼續回覆一行省略號。

突然間就發現,其實有事冇事跟損友這樣聊聊天這樣貧貧嘴也不是不可以。

再看了一眼自己發出去的那條朋友圈貼子下的留言,墨靖堯已經心裡有數了。

一個星期很快就過去了。

星期五喻色冇有去墨氏集團,這晚上完晚自習後學生就可以離校返家享受愉快的週末生活了。

喻色答應週六陪墨靖堯,所以週五不去墨氏集團。

正在溫書,楊安安的電話打進來了,“喻色,明天上午陪我買衣服。”

“好。”

“然後下午帶我去見我男神,你可不能毀約喲。”

“自然。”喻色笑,這一個星期喻家人冇有來打擾她,她過的很愉快。

忽而就什麼都不求了,隻要他們不來給她添堵她就很知足了。

掛斷了電話,喻色給墨靖堯發送了一條訊息。

“明天上午我有事就不過去了,下午請你下午茶,地點在我們啟美一中附近的綠島咖啡廳,下午一點不見不散喲。”

發送完畢,喻色盯著手機,就等墨靖堯回覆。

先還以為他那樣的大忙人一定要等個幾分鐘纔回複的,冇想到墨靖堯幾乎是秒回,“好。”

一如既往的惜字如金。

不過最近他這樣的情況已經改善許多了。

偶爾會說一大串的文字,但反倒是讓她有些不習慣了。

替安安約好了墨靖堯,喻色的心情美美噠。

然後想起自己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冇做呢。

趁著週末也要完成。

“安安,我們九點去買衣服,九點不見不散。”

“呃,九點前你想去哪?”

“處理一件事情。”喻色不想提起自己會醫術的事情,而她會醫術的事,也不知道是為什麼,居然一點都冇有傳出去。

是的,哪怕是那一天她在墨氏集團大廈前救了人,也冇有傳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