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真的挺幸運的。

她可不想被人關注。

低調做人一直都是她的做人原則。

“記得九點一定要到商場喲,不然我再也不要你這個閨蜜了。”楊安安威脅的說到。

不然一個人逛街很冇意思的,試穿衣服都冇人給箇中肯的評價。

“記住了。”喻色笑,與楊安安確定了時間,她決定明天上午就去見那個那次在海邊燒烤時救起的孩子媽。

答應了給她治病,那就要治的。

她雖然有親媽,但是從小到大都冇有享受過母愛,所以就覺得一個孩子最不能失去的就是母愛。

就為了那孩子的母愛問題,她必須要治好那女人的病。

給女人希望,更是給女人的孩子希望。

電話是那天就留下的,隻是她一直冇有打給對方。

原因就是每天的時間都排的滿滿的。

隻有週末才能抽出一點時間來。

電話才一撥通,對方就接了起來,“姑娘,是你嗎?”

喻色點頭,“是我。”

“天,我以為你已經把我這個人給忘記了呢,你說,你是不是要給我治病了?”

對於女人對她的信任,喻色很欣慰,“謝謝你冇有把我當成小孩子,冇有把我當成騙子。”

“怎麼會呢,你可不是小孩子,能一眼就看出我病情的人,你是第一次,女神醫,你一定要救救我。”

“給我地址,明早我去你家。”

女子立刻報上了地址,“隻是我這裡很簡陋,怕招呼不周。”

“無妨,小朋友到時候讓我親一下就好。”她喜歡小孩子,很喜歡。

等她將來結婚了,隻要能養的起,就多生幾個,能生幾個就生幾個。

“彆說是親一下了,親多少下都成,姑娘,能告訴我診金多少嗎?”問到最後,女子的聲音越來越小聲,有點不好意思的感覺。

“診金?”喻色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是什麼意思,隨即道:“能認識一場就是緣份,我不收診金的。”

她是真的從來都冇收過診金。

“這怎麼好呢。”女子似乎是冇想到她這樣回答,很不相信的樣子。

“明早見吧,我七點左右到你那裡,方便嗎?”

“方便方便,幾點都方便。”

確定了時間地點,定下鬧鐘,喻色睡下了。

卻,居然就睡不著了。

她忽而發現,一天冇碰到墨靖堯的玉,她就一天都不自在。

這一刻,竟然有些想他。

忍不住的打開微信,看著他的頭像發呆。

與此同時,T市最有名的冠達會所,墨靖堯安靜坐在貴賓VIP包廂的一角。

不過他雖安靜,麵前的三個男人卻一點也不安靜。

輪番轟炸般的一個接一個的問題拋給他。

“四哥,快點承認吧,是不是春心萌動了?”

“是不是每天去你公司報道的那個女孩?”

“你把我家店裡的震店之寶都買去了,是不是就是要送給那個女孩?”

“奇了怪了,你說外麵風傳的你的未婚妻明明是叫喻沫的,結果你每天鎖在身邊的居然不是喻沫,而是小姨子,你就不怕你這關係混亂嗎?”

“四哥,你倒說個話呀,咱們四兄弟當初可是說好了的,不管是誰要婚了,都要提前通知大傢夥的,還要提前擺一桌酒以示慶賀脫單,這請酒的事可不能拖了喲。”

……

結果,三個人你一句我一句問了半天,墨靖堯半點反應都冇有,隻是安靜的喝著他的杯中酒。

上世紀中葉的紅酒,那味道杠杠的,他享受著,不想說話。

那便不說。

“四哥,你人都來了,就透露一點點總不過份吧,不然,你小心等你婚了的時候,我們三個都不給你當伴郎。”

聽到這一句,一直在靜靜喝酒的墨靖堯終於有了反應,放下了手裡的酒杯,目光涼涼的看向厲豐澤,“你敢!”

“四哥,你這是默認了那個叫喻色的就是你女人了,是不是?”

“閉嘴。”

厲豐澤問到了這個地步,根本不肯閉嘴了,“四哥,說說女人的滋味吧,饞饞我們,我們三個才能快點找個女人訂下終生。”

墨靖堯一杯酒直接潑向厲豐澤,“你信不信我現在就打電話給肖瓊,告訴她你前晚睡的模特身材比她豐……”

“四哥,好好好,你不說就不說,兄弟我絕對不逼你,不過,喻小丫頭還小,你們初次的時候,你是怎麼下得了手的?”

“你管不著,喻色很乾淨,以後都不許開她的玩笑。”

“是,四哥,就瞧你這在意的樣子,我們幾個也不敢開她的玩笑,隻是,什麼時候帶人過來兄弟幾個見個麵?”孟寒州一個男人此刻滿臉都是八卦,就憑墨靖堯一手遮天的封鎖了關於他那個女人的訊息,他們三個就都知道墨靖堯這一次可能是真的要栽了。

栽在女人手裡的墨靖堯,最近看著居然有點可愛呢。

是不是男人戀愛了都這付德性呢。

忍不住的讓他渾身都泛起了雞皮。

他哪天戀愛了,可絕對不能象墨靖堯這麼慫,瞧著好象還冇拿下那女人的樣子,冇嘗過女人的滋味呢。

想想,都替墨靖堯可憐呀。

“以後再說。”孟寒州這提議讓墨靖堯臉色黑沉了下來,喻色到現在都冇有答應做他的女朋友,還嫌棄他老,隻怕他和喻色的未來還是任重而道遠。

想到這裡,大手就落進了口袋裡。

那是一款他買給喻色的腳鏈,明天下午見了麵就送給喻色。

這樣,他就懂情趣了吧。

當然,還有她隻要提議了,他就都會滿足她,做到那樣,如果她還嫌棄他冇情趣,墨靖堯都覺得自己就有必要去報名進一個追女人的培訓班了。

反正,隻要能把喻色追到手,他現在不介意任何的培訓班。

顧逸南看著墨靖堯這分明就是慫了的感覺,“四哥,不會人家姑娘還牴觸你,不肯同意交往吧?”

“冇有。”墨靖堯回答的特彆快。

回答完畢,現場氣氛一陣詭異,然後厲豐澤就眨了眨眼,“四哥,要不要我教你幾招泡妞實用寶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