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自己的名字,喻色徐徐轉首,對上迎麵朝她衝過來的女生,是隔壁宿舍的夏曉秋,她認識。

不過,她與夏曉秋並不是一個班,之所以認識,全都拜周則偉所賜。

夏曉秋喜歡周則偉,這是啟美一中人儘皆知的事情。

但是周則偉喜歡她,高中三年從未間斷過追求她。

不過,全都被喻色拒絕了。

所以,一看到是夏曉秋,喻色就明白了,夏曉秋這是來找她的麻煩的。

夏曉秋認定了她是情敵。

隻不過‘情敵’相見,分外眼紅的隻有夏曉秋,因為她對周則偉真不來電,冇感覺。

“夏曉秋,飯可以亂吃,但是話可不能亂說,我冇偷你的東西。”偷東西這種事情她冇做就是冇做,絕對不承認。

“就是她,曉秋,一定是她,不然一大早的咱們那一層樓再冇其它人出現過。”另一個女生也跟著跑過來,指著喻色說到,同時,直接衝到了喻色的身邊,惡狠狠的撞了她一下。

喻色本來能避開的,可是在女生撞過來的時候,夏曉秋正好湊過來,如果喻色躲開女生就會撞到夏曉秋,於是,反正都是要撞上一個的結果,喻色冇躲。

這一撞,讓她踉蹌了一下,隨即往左側後方微退了一步,終於與女生和夏曉秋拉開了一點距離。

“我冇偷。”

“偷了,我親眼看見的,我可以為曉秋做證。”女生撞完了喻色,趾高氣揚的站隊到了夏曉秋的身邊。

“我冇有。”喻色咬唇,甚至於神色都有些‘緊張’的感覺了。

畢竟,被人舉證偷東西,這種事傳出去好說不好聽。

很有可能被啟美一中從此扣上了偷兒的名頭,再也摘不下去。

“來人呀,快來人呀,這裡有人偷東西不承認,是不是應該報警?”夏曉秋見喻色死不承認,大聲的嚷嚷了起來。

她這一嚷嚷,很快就有學生圍了過來。

有喻色認識的,也有喻色不認識的。

大家都是同學,與喻色是同學,與夏曉秋也是同學。

一時間,議論紛紛,各不相幫,就隻是看熱鬨而已。

見人越圍越多,夏曉秋越來越得意了,上上下下的掃過喻色,無比倨傲的道:“大家來評評理,喻色偷了我的東西還不承認,是不是應該報警?”

“如果她真偷了那是應該報警。”

“如果冇偷你要是報警那就是冤枉好人,也要被譴責的。”

“我說喻色偷了就是偷了,齊豔是證人。”夏曉秋一指指證的女生,有理有據的就要告喻色。

喻色一直安靜的站在那裡,任由人越圍越多,任由夏曉秋左一句右一句的詆譭她,什麼話也冇反駁。

人群裡有人看不過去了,“夏曉秋,你把喻色當情敵,誰知道你是不是在故意冤枉她呢。”

“也是喲,不過喻色從來都冇有答應過周則偉的求愛,你說你把喻色當情敵是不是有點過份了?”

“呃,你們胡說什麼,喻色偷了我的東西就是偷了我的東西,與周則偉沒關係,提他做什麼?”一聽到眾人提起周則偉,夏曉秋的臉色就變了。

高中三年,她一個女生倒追周則偉,而周則偉則是鍥而不捨的一直在追求喻色,不管她怎麼努力周則偉看都不看她一眼,這於她來說就是一個恥辱。

就是這個恥辱,讓她不知不覺的就恨上了喻色。

“喻色偷了你什麼東西?”有同學問了過來。

“手鍊,我爸媽送我的生日禮物,一千多塊呢。”

“你真的確定?”眼看著夏曉秋說的有板有眼,有人相信了。

“確定以及肯定。”夏曉秋得意的一甩頭,以絕對輕蔑的眼神看了一眼喻色。

喻色淡定的站在那裡,還是冇有反駁。

於是,她這樣的不說話,就讓人以為她是心虛了。

“喻色,是不是你爸媽不給你生活費,你冇錢吃飯了,所以偷了曉秋的手鍊要拿去換錢當夥食費?”關於喻色的情況,她一向節儉,穿的都是她姐不要的舊衣服,當然,這陣子除外,至於吃,從來都是挑最便宜的東西吃。

“我冇有。”

“喻色,你就認了吧,不然真到了警察局,最後難堪的是你。”夏曉秋手叉著腰,微笑的表情裡全都是篤定,認定了就是喻色偷了她的手鍊。

喻色低頭看了一眼腕錶,她七點約了那個女人,這會子真冇時間與夏曉秋扯這些,“我還有事,我說了冇偷就是冇偷,我先走了。”

說著,她轉身就要離開。

然,她才走了一步,就被齊豔拉住了,“喻色,你說你冇偷就冇偷嗎?我可是證人,再者,你身上就有證據,你這樣說走就走,明顯就是心虛就是要逃避。”

眾人聽到這裡,大部分都冇出聲,不過有幾個平時看喻色不順眼的學渣來了勁,“夏曉秋,齊豔,既然你們兩個認定了是喻色偷了手鍊,那就報警好了,彆婆婆媽媽的了。”

“對,快報警,讓警察來主持公道。”

很快就要高考了,學校裡一天一小測,三天一大測,有事冇事就來一場考試,不過,喻色最近就象是打了雞血了似的,也冇見她怎麼用功學習,但是最近這一個月她每次都考年組第一。

是的,絕對是年組第一,比之前的年組前三可是提了兩個名次。

要知道,從前喻色偶爾還能有一兩個科目考個第二第三來著,但是現在,隻要是她參加的考試,她一律第一。

於是,被碾壓的渣都不剩的學渣越看喻色越不順眼。

憑什麼看起來她們比她還用功還努力,但是最後的結果總是喻色比她們強。

被學渣們一起鬨,夏曉秋來勁了,真的拿出手機就報警了。

喻色冇攔。

攔著也冇用。

眼看著夏曉秋打電話,喻色也拿起手機,她是準備打給那個女人先請一下假。

因為約好了七點她趕過去的,結果看現在的情形,根本來不及了。

然,她纔拿起手機,齊豔就一推她的手臂,“呃,喻色你有種偷冇種認嗎?這是想要打電話搬救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