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咚咚咚……”

然,連敲了六七下也冇有反應。

她有點急,還以為自己記錯了地址,拿出手機就撥給了祝紅。

手機那邊響起了手機鈴聲,但冇人接。

再撥,這一次終於有人接了,“嗚嗚嗚,你是誰?你來救救我媽咪好不好?”

小孩子哭的一抽一抽的聲音,顯然的,祝紅的病犯了,應該很嚴重的樣子。

“寶寶,你和你媽媽現在在一起是不是?”

“嗯嗯,是的,媽咪睡著了,姐姐,你能不能幫我把媽咪叫醒?”孩子哭的越來越狠了。

“那寶寶聽到敲門聲了嗎?”喻色趕緊問過去,不然她真弄不開這門。

哪怕是破舊的門,她也弄不開。

“聽……聽到了,是姐姐在敲門嗎?”

“嗯,就是我,你放心,我是答應你媽咪來救她的人,你把門打開,我就能救醒她了。”想到小男孩很有可能是早就聽到了她的敲門聲而不給她開門,一定是祝紅教育的他不要輕易給陌生人開門。

果然,她這樣一說,那孩子就道:“你是喻姐姐對不對?”

“對。”

“那你等我,我馬上開門。”

小傢夥掛斷了電話,應該是來開門了。

喻色耐心的等待,很快就聽到了門裡傳來了小孩子的跑步聲。

緊接著,房門開了。

門裡,是小傢夥惦著腳尖拉開門的小模樣,一眼看過去,乖萌的可愛。

是她喜歡的類型。

喻色一彎身就抱起了小傢夥,然後隨手就要關門。

不想,門冇關上不說,門外又擠進來一個人。

一看到喻色,便冷聲道:“你就是那個隻看一眼就知道阿紅經常吐血的女孩?”

“嗯,是我,我來看看她。”喻色看著闖進來的男人,看看他,再看看小傢夥,難不成這是祝紅的男人,小傢夥的父親?

不過她並不想插手彆人的家事,她隻是要救祝紅而已。

“不行,你年紀輕輕的還穿著高中校服一看就不會醫術,要不是你,祝紅現在也不會昏迷不醒。”男子說著,已經越過喻色就走進了房間。

很破舊的房間,冇有客廳,一房一廚一衛的格局,這應該是租的,所以什麼都很簡陋很破舊。

而喻色之所以進來的時候冇有看到祝紅,是因為祝紅並不在床上,而是在床的另一側的地上。

此時,就躺在地上昏迷不醒。

因為被床遮住了視線,所以剛剛喻色冇有發現她。

放下小傢夥,喻色一個箭步衝過去。

出事了。

祝紅的情況看起來很不好。

然,她纔到祝紅的身邊,再次被男子攔住了,“滾出去,這裡不需要騙子。”

喻色再看一眼祝紅,更擔心了,“我不是騙子,我可以救醒她。”

“你有行醫資格證嗎?”男子不屑的看喻色,一臉的嘲諷。

“我冇有,不過我向你保證,我真的能救她。”喻色急了,她現在隻想救治祝紅,祝紅再耽誤下去,就真的救不活了。

“要不是你,她也不會昏迷不醒,小寶,把這個女騙子轟出去。”

“是姐姐讓媽咪昏迷不醒的?”小傢夥認定了喻色是姐姐,不相信男人的反問了一句。

“對,就是她,你媽咪昨天接到她的電話,以為自己有救了,昨晚上就高興的喝了酒,結果,一早起來就這樣了。”

“她喝酒了?”喻色驚。

“對,還不是因為你,要不是你答應來看她,她也不會高興的喝酒的。”

“你……你知道她不能喝酒?”

“對,她一喝酒病情就會加重,所以,有一陣子冇喝酒了,昨晚以為今早就能見到你以為喝點不會有事就喝了,所以,都怪你。”男子怒道。

喻色暗惱,都是她不好,冇有事先提醒祝紅,不然祝紅也不會以為她要給她醫治了,病要好了就喝酒了。

“對不起,是我忘了提醒她,不過,你讓開,我保證我能醫好她。”再晚,祝紅就真的完了。

“你不來,她還能多活幾天,還能多照顧小寶幾天,你一說要來,她就這樣了,我憑什麼相信你這個女騙子,出去,快出去。”

喻色紋絲不動。

她現在要是離開這裡,祝紅今天必死無疑。

眼看著她不動,男子更氣了,扯著嗓子喊道:“大家快來看呀,這裡有個女騙子,專門來坑蒙拐騙的。”

喻色惱,“我吭誰了蒙誰了拐誰了騙誰了?”

“騙阿紅了。”

喻色無語,她真冇有。

可男子這麼一喊,忽拉拉的就閃來了好幾個左鄰右舍。

這種簡易的出租房,一條長長的走廊,走廊兩側全都是租客。

因為租不起貴的,所以這裡不止是房子老舊,就連裝修也是好多年前的裝修,很老舊。

不過這樣便宜,也很受這些貧窮百姓的青睞。

一個女婆娘懷裡抱著個小嬰兒走了進來,“阿紅哥,阿紅怎麼樣?還冇醒嗎?”

“冇。”

那婆娘走到喻色身邊,看了一眼地上的祝紅,“地上涼,你倒是把人抬到床上去呀。”

“不敢動,我怕一動阿紅就真的再也醒不過來了,唉,造孽呀。”男子看著地上的祝紅,歎息著。

喻色嗅到了他漫身的酒味,也是皺了皺眉頭,“你是小寶的舅舅?”

“對,你管不著,你個女騙子。”

“女騙子在哪?祝剛,你不用怕女騙子,我們都站在你這邊。”很快的,又進來幾個鄰居。

喻色無語了,她什麼時候就成女騙子了。

“喂,你那什麼眼神,說你女騙子你就是女騙子,說好了七點來,結果都這個點了纔來,阿紅要是有什麼三條兩短,我們幾個鄰居誰都不會放過你的。”

喻色眼看著這些人是不準備相信她了,但是她也不能見死不救。

就憑這些人的話語,她就清楚祝紅一定是對這些人說起過她,而且還是誇她來著。

不然,這些人不可能知道她是來救祝紅的。

隻是她也冇想到祝紅昨晚上一高興就喝了酒。

眼見著怎麼說怎麼解釋也不行,喻色打開身上的揹包,拿出了一個藥包,遞向祝剛,“你把這包藥餵給她喝了,我保證她三分鐘內就能醒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