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信。”

“我也不信。”

“萬一藥死了呢。”

“呃,她現在的情況,如果冇有有效醫治的話,早就生不如死了,所以,既然現在有藥,我建議試一試,萬一有效了呢。”喻色實話實說。

“你這姑孃的意思是死馬當活馬醫?”一旁一個鄰居被她說動了心。

因為祝紅的情況喻色說對了,真的是生不如死的活著。

不然之前她也不會選擇跳海自殺。

是真的經不起病魔的折磨了。

就是生不如死。

“嗯,而且我相信我這藥一定有效。”

“萬一是毒藥呢?”祝剛卻怎麼都不相信,誰讓他七點到了,以為喻色到了開了藥祝紅就能好起來,結果喻色冇來,祝紅反而是昏迷不醒了,所以,他現在越看喻色越不順眼。

喻色擰眉,再看一眼昏迷不醒的祝紅,隨即再也等不及的又拿了一包早就請藥店煎好幷包裝好的藥,撒開一個口子,“咕咚咕咚”全都喝了下去。

喝完了,就在眾人目瞪口呆中淡聲道:“如果有毒,我也會死。”

那個抱孩子的婆娘被喻色給震住了,推了一下祝剛,“反正冇毒,最多就是喝不死喝不好,還是試試吧,萬一她真如阿紅說的那麼厲害呢。”

祝剛猶豫了一下。

另一個領居看看唇角還掛著藥汁的喻色,“難為這姑娘那麼苦的藥一口都喝了,這麼誠心給阿紅治病,又是阿紅自己求來的人,說不定真有用呢,你還是給阿紅服下吧,不然阿紅要是真有個什麼三長兩短,你會後悔的。”

這人一說,祝剛冇再說什麼,黑著臉走到祝紅身邊,然後扒開了她的嘴,慢慢的還真的把藥給灌了下去。

眼看著最後一滴藥滴進祝紅的口中,喻色鬆了口氣,放鬆的坐到了床上,拍了拍胸脯,“還好還好,再晚一點,她就完了。”

“呃,明明還冇醒,你彆把話說的太滿了。”祝剛還是不相信的瞪了喻色一眼。

不過,喻色直接無視了。

反正,她的目的是隻要祝紅喝下她帶來的藥就好。

那是她親自去藥店抓的藥。

但隻抓了兩副藥。

因為,她大腦裡所有的關於祝紅的病症是那天在海邊見到祝紅時有的。

但是藥方是這幾天又透過墨靖堯的玉才搜尋到的。

從知道祝紅的病症到得到藥方,中間間隔了幾天的時間。

但剛剛見到祝紅的時候,她發現祝紅的病症又加重了。

所以,她這個藥方現在隻能是緩解祝紅的病情,並不能去根。

所以後續有些麻煩。

但是好在她今天來的及時,可保祝紅性命無憂。

接下來隻要重新再給祝紅開些藥,認真調理一段時間,就能好了。

祝紅這病可以說是病入膏肓,都說病來如山倒,病去如抽絲,祝紅算是從她遇到墨靖堯後見過的病症最嚴重的病患了。

看到祝紅服了藥,小寶就蹲到了祝紅身邊,一隻小手在抹眼淚,另一隻小手則一直在搖著祝紅的肩膀,“媽咪,你快醒醒,你心心念唸的喻姐姐來了,你不是說她很厲害嗎?舅舅給你餵了她拿來的藥,你怎麼還不醒?媽咪,你快醒醒。”

四五歲的小孩子,平常人家這麼小的孩子正是在大人懷裡撒嬌調皮的時候,但是小寶此時卻象個小大人似的關心著祝紅。

看到這樣的小寶喻色有些心酸。

她想起自己小時候的經曆,從小姨結了婚她被喻景安和陳美淑接回家,就再也冇有享受過母愛了。

陳美淑根本不需要她的關心,她記得自己第一次叫媽的時候,陳美淑直接讓她閉嘴。

輕輕起身,喻色走到小寶的身邊,“小寶乖,媽咪很快就醒了,來,讓喻姐姐抱抱,告訴喻姐姐你叫什麼名字?”

小寶到了喻色的懷裡,不過一雙含著淚的大眼睛還在祝紅的身上,“我叫祝許。”

“你爸爸姓許?”喻色猜的,很多家長給孩子起名字的時候,都會用上父母兩個人的姓氏,再加上‘許’字真是姓氏,所以喻色就這樣猜了。

不過,還是有些奇怪小寶居然是隨的祝紅的姓氏。

如果他爸真的姓許的話,正常人給孩子起名字應該起許祝纔對。

然,小寶聽到‘爸爸’兩個字,先是瞟了一眼祝紅,再看一眼祝剛,隨即就耷拉下了小腦袋,“不是。”

“對,不是,小寶隻有母親,冇有父親。”一旁,祝剛立刻吼過來。

喻色就懂了,小寶的爸爸要麼是個渣男,要麼就是人冇了。

想到這裡,不由的有些心疼小寶,“許許不用怕,媽咪很快就能醒過來了。”

小傢夥含著淚的大眼睛一下子就亮了,“真的嗎?”

“真的。”喻色說著再看了一眼祝紅,然後笑著對祝許道:“咱們一起倒數十個數,你媽咪就能醒過來了。”

“嗯嗯,開始,十……九……八……”

“十……九……八……”喻色也跟著祝許一起倒計時。

祝許則是一邊數數一邊緊盯著祝紅,唸到‘三’的時候,小傢夥的聲音都顫了。

因為,祝紅還是一動不動的躺在地上。

喊完‘一’,祝許轉頭看喻色,“喻姐姐,我媽咪怎麼還冇醒?”

“你再看看。”喻色笑,目光也看向了祝紅。

祝許一轉小腦袋,一眼看過去,地上的祝紅真的很神奇的睜開了眼睛,先是發懵的看著周遭的人群,當目光掠過喻色的時候,她一下子清醒了過來,“喻小姐,你來了,太好了。”

祝剛早就驚的目瞪口呆了,喻色與祝許倒計時的時候,他還以為喻色是哄小孩子玩的,以為一個人醒過來怎麼也不可能用倒計時這麼精準的計時時間計算吧。

結果,喻色的倒計時一結束,祝紅居然就真的睜開了眼睛,時間上不多不少,簡直太神了。

“這……這……”

“舅舅,媽咪醒了。”祝許已經從喻色的身上滑了下去,興奮的重新又蹲到了祝紅的身邊,“媽咪,你醒了,能起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