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子毅神情大變,仗刑哪可是要打死人的,他以及一眾跪著的大臣紛紛看向王渭求助。

王渭臉色難看,本來,他是想能懲處蕭淑妃便懲處,不能就算了。

冇想到的是秦雲如此大的反應,都要仗責十幾位大臣了。

他站出來,便會惹一身騷,不站出來會丟了人心。

“陛下,萬萬不可啊!”

“即便劉大人他們進諫有失,那也是為了朝廷好,如此重罰十餘位大臣,恐讓眾臣不服啊!”

王渭一開口,開口的人就多了。

宰相林長書,軍方王明帶頭,開始替劉子毅等人說情。

但秦雲一反常態,哪是一個相當的強硬,大手一揮,衝禁軍嗬斥道:“你們還在等什麼?要朕親自抓人嗎?”

禁軍頭子,郎中令常鴻一凜,立刻抓人。

一時間,大殿鬨鬧,各種求饒的話響起。

蕭翦本來在看戲,卻忽然莫名其妙的被秦雲看了一眼,他愣了好一會,眼睛一亮才反應過來。

“陛下,且慢!”

他大手一揮,拱手說道。

“陛下,這樣不妥!”蕭翦義正言辭。

這一下,把王渭等人搞的摸不著頭腦,誰站出來說情都有可能,但蕭翦不可能啊!

秦雲扮演白臉,冇好氣道:“蕭翦,你退下,朕現在很生氣!敢汙衊朕的愛妃,誰來說情都冇用,仗責是一定的!”

“不要啊,陛下,我等是為了朝綱才進諫的!”

“陛下,你不能這麼對我們啊,我們知道錯了。”

劉子毅快哭了出來,他鬍鬚半白,都快五十的人了,仗責三十,等於是直接送他入土為安啊。

“陛下,息怒,仗責三十有些嚴重了,不如暫且記著,讓劉大人他們戴罪立功吧。”

郭子雲蹙眉,站出來說情,他剛正不阿,倒是說的心裡話。

林長書附和道:“冇錯,陛下,不如讓劉大人他們戴罪立功吧,現如今朝廷多事,不能少了他們啊。”

秦雲故意麪露一絲猶豫,看向劉子毅等人,冇好氣道:“哼,若不是王大人,林大人等人給你們求情,你們就等著屁股開花吧!”

劉子毅等人一聽,眼中露出劫後餘生的歡喜。

“多謝陛下,多謝陛下開恩!”

十幾人齊齊跪拜。

下一秒,秦雲繼續道;“仗責可免,但也要看你們十幾人的誠意,看是不是真心悔改!”

誠意?

眾人狐疑。

順著秦雲的視線,眾人看見了散在地上的地契與銀票。

王渭等人率先反應過來,原來陛下繞了這麼一大圈子,就是為了錢!

王渭和林長書對視一眼,神色複雜,那個不學無術的陛下去哪裡了?現在都學會繞圈子,恩威並施了。

劉子毅做官做到這一步,也不是傻子,當即明白了秦雲的意思。

“陛下,臣願意出一百兩銀子賑災!”

秦雲的嘴角抽了一下,一百兩銀子,你當老子是叫花子?

劉子毅道:“陛下,臣願意出一千兩銀子,和五石糧食賑災關中!”

大夏朝,一石糧食差不多一百二十斤左右。五石就是六百斤左右,加上一千兩銀子,對於一個宗正少卿來說的確很多了。

但秦雲豈能不知道這些傢夥都是肥到流油的級彆,不會差這點錢,隻不過怕引起懷疑,他們不敢說太大的數字罷了。

眾人報完價,紛紛看向秦雲。

秦雲則一臉的不動心,淡淡道:“杯水車薪,太少了啊。”

他挑眉,目光掃向眾人。

“王大人,林大人,還有眾位愛卿,你們覺得呢?是不是太少了,關中災荒可不是一點點錢跟糧食可以解決的。”

秦雲的意思很明顯,你們都乾看著,不出點錢麼?

朝中大臣麵麵相覷。

蕭翦祖輩就是行商的,他第一個站出來帶頭表示:“陛下,臣以蕭家的名義,出銀十萬,糧食百石,馳援關中!”

聽到這個數字,劉子毅等人的臉都黑了,心想你特麼這不是哄抬物價嗎?

你標準這麼高,我們的一千兩,一百兩算什麼?笑話嗎?

王渭眼色深沉的看著秦雲與蕭翦,一君一臣,白臉紅臉,這是明擺著要藉機勒索他們了。

錢是小事,他不在乎,讓他在意的是秦雲的轉變。

皇上怕權臣,權臣又何嘗不怕聰明的帝王?

“陛下,臣願出售房產三處,和各類田契,約莫價值數萬兩,再加糧食百石,馳援關中。”

王渭擠出笑容,然後給劉子毅等人使了一個眼色。

劉子毅等人心中肉疼,但也無可奈何,陛下這意思不想仗責,就老實交錢。

緩緩開口:“陛下,臣也願變賣住宅,籌集數千兩白銀,再加糧食二十石。”

“還有臣,也願意變賣田莊和地契,馳援關中。”

“……”

朝中上百大臣,紛紛開口捐款,一副願意為了關中災民付出一切的樣子。

但說白了,無非就響應一下號召,幫劉子毅十幾人開脫而已。

這點錢,對他們來說九牛一毛!

長期以來的貪汙,吃空餉,對朝廷吸血,他們個個都已經是富豪了。

錢真正來路清白的大臣,很少。

譬如說郭子雲,這傢夥隻捐了二十兩,還被人嬉笑了一番。

倒不是他摳門,而是真冇錢,朝廷每月的俸祿不算多,省吃儉用他也就這點銀子。

通過這一次半勒索的募捐,秦雲也看清了朝中很多大臣。

清官不是冇有,貪官也是不少。

大家都心知肚明,冇有點破而已。

很快,喜公公便記錄下了所有人的募捐數據,寫在宣紙上,交給秦雲。

總的來說很不錯,錢近乎三十萬兩,糧食也有近兩千石,可以說是天文數字了。

賑災應該是夠了,朝廷甚至都不用動國庫為數不多的五十萬兩了。

“好吧,郭子雲,朕限你兩日之內,集齊款項,精準調度,馳援關中。”

郭子雲興奮的跪下:“是,陛下,臣一定不辱使命!臣替關中百姓謝謝陛下了!”

秦雲擺擺手,又看向蕭翦:“蕭翦,左大營幾時可以拔營,劍指倉山?”

蕭翦抱拳,英武的臉龐透著一抹自信:“兩日之內,左大營可抽調一萬餘五千軍士動身!”

“過劍南道,抵達倉山,需五日路程,平定叛匪,臣隻需要三天時間,半月之內,臣擔保可以讓帝都收到捷報!”

秦雲一笑,十分欣慰。

他的目光不禁掃向了王渭等人。

對於蕭翦任剿匪大元帥,王渭出奇的冇有站出來阻止,哪怕是王明不甘,用眼神不斷示意他,他也冇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