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

“徹底吞了他們!”

“這夏國人太狂妄了!”

眾將領看見左雲烈區區萬人,居然就衝擊前來救人,全都感覺到了挑釁之意,紛紛大吼起來。

而諾曼也冇有辜負他們的期望,帶著軍隊便衝出穀口,眼看著就要將左雲烈等軍隊徹底包圍。

現在場上的局勢是,諾曼的部將已經將何亞困在其中,剩餘的部隊繞開何亞,從兩側前去包圍左雲烈。

整片戰場,就像是兩個套在一起的圓圈。

最外麵的圓圈,就是諾曼分出來的軍隊。

如今左雲烈已經帶兵衝出,和穆樂的大部隊完全脫節。

隻要被圍住徹底分割開,那何亞與左雲烈兩人就徹底成了甕中之鱉,任由諾曼他們屠殺!

“哈哈哈!成為我斧下亡魂吧!”

一秒記住https://m.

諾曼放聲大笑,手中巨斧揮舞得呼呼生風,眼中閃爍著興奮地光彩,彷彿已經看見自己斬下兩人頭顱的那一幕。

轟轟轟!

就在這時,震耳欲聾的轟鳴聲陡然在平原上方炸響!

劇烈的震動從腳底傳來,彷彿大山傾頹,又如同有巨獸在咆哮!

所有人感覺自己就彷彿站在船上,腳下是呼嘯的海浪,根本站不住腳!

“怎,怎麼回事?!”

諾曼滿麵驚愕,騎在馬上的身軀搖晃不止,差點直接摔下來!

“莫非是地震了嗎?!”

“不應該啊!王宮那幫占星師從未說過此事!”

“那這是怎麼回事?!”

忽然,跟隨在諾曼身後的副將麵露驚恐之色,顫抖著手臂指向遠方,眼中滿是驚恐之色。

“將,將軍……您,您快看那邊!”

此言一出,包括諾曼在內的眾將領扭頭看去。

驚人的一幕,頓時映入眼簾!

峽穀口兩側高聳的山脈,彷彿被某種偉力所摧毀,從中間斷裂開來!

整個上半截儘數倒塌,無數的山石沿著兩側的山壁,源源不斷地滾落下來!

峽穀口本就狹窄,幾乎是瞬間就被徹底地封堵!

“該死的!”

諾曼大驚失色,峽穀口被封堵,意味著他們的後路徹底斷絕!

“將軍?咱們現在怎麼辦?!”

“是啊將軍,咱們回不去了!”

“山脈怎麼會忽然倒塌呢?!”

峽穀中,巴瑞等人看見峽穀倒塌,同樣臉色大變。

“該死的!快派人去搬石頭!”

“見鬼,咱們之前才勘探過,這山短期內冇有倒塌的風險啊?”

“怎麼會這樣?!”

轟轟轟!

眾將說話的時候,又是數團火光在山脈上炸開!

不管是峽穀外還是峽穀內,都能清晰地看見這些火光。

巴瑞恍然大悟,隨後麵色猙獰的說道:“混蛋,是夏國人搞的鬼!他們在用他們的大炮轟擊這些山脈!”

此言一出,眾將領齊齊倒吸了一口涼氣。

“用大炮轟擊,居然能把山給轟塌?”

“這不可能!如此巨山,他們的火炮也不過是如蚊蟲叮咬一般!”

“如果他們有這種強大的火炮,為什麼不直接用來進攻?!”

另一邊,龍車上,秦雲雙拳緊握,狠狠地往下一揮。

“乾得漂亮!”

前方,夏國的眾將領也是齊齊歡呼起來。

“真的塌了!”

“平劍樓乾得好啊!”

“不過火炮真的有這種威力嗎?”

聽到眾人的議論聲,秦雲嘴角勾起得意的弧度:“單純用大炮去轟,當然不可能有這種威力,但是朕之前查閱典籍,這山的結構很不穩定,有很多地方隻要出現倒塌,自然就會山崩。”

公孫仲謀眼中爆發出精光,饒是淡定如他,此時也忍不住激動道:“正如那樓閣,隻需摧毀幾根支柱,縱然萬丈高樓,亦會頃刻倒塌!”

“你纔是文化人。”秦雲調侃道:“拆遷也能說得文質彬彬。”

“敢問陛下,拆遷是為何意?”

“額,不要在乎這些細節。”

秦雲隨口敷衍過去,臣子們也冇有太在意去追問。

這麼些年了,他們早就習慣自己陛下會忽然蹦出一些根本聽不懂,卻又感覺很厲害的詞彙。

“傳令穆樂,不用繼續演了!”

秦雲大手一揮,聲音洪亮,傳遍四方。

“讓巴瑞好好看清楚,他的這些士兵,是如何慘死於我大夏刀刃之下!”

戰場上,穆樂手持長槍,正不緊不慢地溜達著。

身旁,副將滿麵困惑:“將軍,咱們剛纔分明能直接將這些傢夥一舉擊潰,為何要佯裝戰敗啊?”

“莫要多問,此乃陛下之謀略。”穆樂慢悠悠地說道。

比起以前佯敗,穆樂這一次自然不少。

有些事第一次可能會抗拒,但第二第三次反而會覺得理所當然起來。

踏踏踏!

忽然,前方馬蹄疾馳,傳令官手持令箭,飛快地趕赴穆樂身前。

“陛下有旨,請穆樂大將軍無需再演,依照計劃行事!”

聞言,穆樂眼中綻放出一陣精光,猛地揚起長槍,在空中劃過一道圓弧。

手中猛扯馬韁,硬生生地掉轉方向,朝著峽穀口衝去。

“兒郎們,隨本將軍衝鋒!”

戰場中央,諾曼這一部此時已經進退兩難。

峽穀口被封,他們要麼立刻返回去搬石頭,要麼就強行衝出這片平原。

後者幾乎不用考慮,這個計劃的難度堪比遊泳橫渡大海。

“走!返回峽穀口!”

諾曼冇有太多猶豫,立刻召集自己的部將,掉頭衝向峽穀口。

此前為了包圍左雲烈,他從峽穀口內調集了大量的士兵,如果以防禦陣型在峽穀口死守,完全可以支撐到清出通道的時候。

“卑鄙的異鄉人,居然用這麼惡毒的手段!簡直恬不知恥!”諾曼罵這話的時候,彷彿已經遺忘了他們在琺瑪城做的事情。

眾將快馬加鞭,眼看著就要靠近峽穀口了,前鋒隊卻忽然傳來一陣陣慘叫聲。

不遠處,整個隊伍似乎被什麼東西擋住了,根本無法前進。

“該死的,到底怎麼回事?!”諾曼勃然大怒:“前鋒隊到底在乾什麼?!”

下一刻,何亞的身形出現在遠處,長槍橫在身側,麵上掛著狂放不羈的笑容。

他橫槍立馬,聲如洪鐘。

“很抱歉……此路,不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