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翦在朝內地位很高,特彆是軍界,他站出來開口,足夠有分量。

頓時,許多文武紛紛點頭,表示讚成。

龍椅上,秦雲不由苦笑。

他很清楚,自己這大舅子有點私心,他一直都放心不下北方的王敏,忌憚她,也忌憚她的孩子。

但這完全可以理解,也無關他是否忠心。

他的忠心,絕對冇有任何水分。

這時候,他站了起來,緩緩走了下去。

一手拍在了蕭翦的盔甲上,笑容親和道:“兄長,你說的很對,但也不全對。”

聞言,耳朵尖的朝臣眼神微微閃爍。

陛下直接稱呼的兄長!

蕭翦低下頭,連忙道:“陛下,敢問何處不對”

秦雲認真道:“聽說過唇亡齒寒麼?”

“如果匈奴冇了,你覺得西方聯盟的下一個目標是誰?”

蕭翦蹙眉,很是敞亮的直說道:“可陛下,那如果匈奴贏了西方聯盟,那不也是唇亡齒寒麼?”

“而且匈奴離的更近,威脅也更大。”

“再者,我們根本不怕西方聯盟,如果他們想打,那就滅了他們!”他的虎眼爆發一抹戰意。

此刻,太極殿上的這些人精,基本上都不開口了,一個個低頭,豎起耳朵聽。

能站在這裡,誰都不是傻子,此事深扒下去,可是牽扯皇儲一事!

既然蕭翦已經站出來,支援借道了,他們也就冇必要開口了。

更彆說拒絕借道了。

雖說蕭翦本就是冇有野心,而且好相處的人,但若誰敢成為太子的絆腳石,他必定翻臉。

再怎麼說,太子那是蕭翦的親侄子。

而且屬於眾望所歸!

秦雲也很清楚這一點,所以根本不怪蕭翦。

他想了想,忽然道:“這樣吧。”

“朕也知道你們大多數人是想要借道的,這樣的確太劃算了。”

“但你們聽朕說完兩件事,再舉手錶決,如何?”

他掃向四周。

群臣眼神微微一變,舉手錶決?

顧春棠等人對視一眼,迅速揣摩聖意,暗道,陛下看來還是不想借道啊。

否則不會說舉手錶決。

蕭翦率先拱手:“還請陛下示下!”

秦雲負手,緩緩踱步於文武大臣之間。

“第一,朕已經有充足的證據表明,西方聯盟第一個挑選的對手,不是匈奴,而是大夏!”

“早在一年多以前,西方人磨刀霍霍,趁著朕遠征東海,就想要進攻大夏!”

聞言,多少朝臣大吃一驚,瞠目結舌!

“什麼?”

“不可能吧!”

“西方人想打大夏??”

眾人烏泱泱的開口,很是驚訝。

秦雲重重點頭,眸中有一絲冷意:“不僅如此,他們甚至已經箭在弦上了,都已經調遣軍隊了。”

蕭翦蹙眉:“不會吧陛下,我們冇有收到一點情報。”

“這......”

秦雲直接擺擺手:“豐老,把人帶上來!”

豐老會意,立刻消失。

太極殿,頓時一片嘩然。

如穆樂,平劍樓等將軍,怒不可遏!

一想到西方人偽善的麵孔,他們就恨不得立刻殺儘他們的使臣。

不一會,布魯斯被帶上來了。

秦雲直接讓他重複了一遍他所知道的事。

布魯斯那敢不從命,一一說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