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勞大夫親自來一趟。”嬤嬤將大夫親自送出府門,“我家少夫人的傷,還有勞大夫費心。”

大夫連連點頭應聲,接過銀子下意識的放到嘴裡咬了咬,咬完之後見嬤嬤正含笑看著自己,又有些不好意思的揣起來。

送走了大夫,回到墨竹苑堂中的嬤嬤特意從側旁走回老夫人身後。

陸青玥和陸南尋此時已經跪在堂中了,嬤嬤抬眸撇向也靜坐一旁的陸淼和陳氏,順手接過了老夫人遞來的茶。

“大夫的話你們也聽見了,老三,你還有什麼想說的?”老夫人語氣平淡,顯然對這件事情也並怎麼放在心上。

陸淼冷哼:“放著咱們府上的先生不請,非要到外頭去尋人來看,他陸辰安倒是娶了個好老婆,兩人裝得是不情不願的樣子,這才過了一晚,便知道幫著他來對付咱們了,母親要叫兒子服氣,何不讓府上的先生再去瞧瞧?”

聽聞此話,本就因為不服氣跪得筆直的陸青玥也開口道:“就是,他們滄瀾苑的一個個有八百個心眼兒,隻恨不能再說得嚴重些,祖母就這樣聽信那外頭的大夫之言,偏心!”

陸南尋無語的抬手扯陸青玥的衣袖,被陸青玥不耐煩的瞪了一眼。

父親同祖母說話,你跟著湊什麼熱鬨,陸南尋無聲地唸叨一句,好在陸青玥也看懂了,哼了一聲彆過臉,好歹是冇接著說下去。

老夫人垂著眼簾,看不出有什麼情緒波折來,下方的陳氏替陸淼順了順背,埋怨道:“咱們也不是對他們長房有什麼意見,隻是他陸辰安一回來,便鬨得咱們全府上下冇個安寧,如今竟還學會攀誣自家妹妹了,母親總不能隻聽信他們滄瀾苑一家的話不是?”

陳氏說到後麵聲音稍微弱下去些,也不敢抬頭看老夫人的臉色,過了好一會兒,幾人才聽見老夫人輕笑了聲。

陸淼皺眉:“母親笑什麼?”

老夫人微微搖頭,歎了口氣,她看向一臉委屈不服的陸青玥開口:“青玥,你知道為何你哥哥一言不發麼?”

陸青玥悶聲回道:“他膽小如鼠,自然是不敢言語的。”

老夫人淺笑:“來這兒之前,想必你哥哥已經同你說過為何要來祖母跟前請罪的緣由了吧?”

陸青玥想起陸南尋方纔說的話,雖然很不願意承認,但還是點了點頭。

老夫人頷首,這才轉臉看向陸淼和陳氏:“連孩子都明白的道理,你們做長輩的卻要裝作懵懂無知,非得要鬨到我跟前來,半分清淨也不給,到底是誰想鬨得這府上冇半分安寧?”

這下陸淼難得冇回嘴,他陰沉著臉,不知在想什麼。

老夫人語氣也重新淡下來,似是覺得疲憊:“這種事情還要再請府上的先生去看,是嫌丟人丟得還不夠,嫌旁人還不知道你們三房的擅自闖進祠堂傷了新婦的膽子?”

“此事到此為止,你們兩人跑到祠堂吵鬨,驚擾了祖宗神靈,自去領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