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垠的星空中,唯一古路橫亙,存世近二十萬年,已然成為了諸天萬域至強者的搖籃。

如今,宇宙中僅有的準皇、以及大聖等,絕大多數都曾在古路上浴血搏殺,經曆了最為嚴酷的洗禮。

甚至,而今那屹立在準皇九重天、俯瞰人世間的至強者,曾經跨過禁忌之海,登臨彼岸。

隻可惜,據他所說,天庭遺蹟的深處,被混沌和仙光籠罩,難以望穿。

隻能感受到那威凜諸天,橫壓人世的無上氣息。

其並未有緣覲見神皇和仙皇,不免令眾人遺憾。

神皇坐化的猜想,得到了來自神蠶嶺的訊息的證實。

但宇宙中,卻並非隻有一具神靈古棺,不免惹人遐思。

仙皇至高,其輝煌照耀古今未來,獨立世間。

據典籍中記載,仙皇一二世的壽元,皆在五萬餘年左右,已然遠超尋常皇尊的兩世壽元。

而今,距離其活出第三世,也已經過去了八萬餘年。

即便考慮到仙皇那宛如神話般波瀾壯闊的一生,其能夠多活上數萬年。到如今,壽元將儘,卻也說得過去。

宇宙中表麵看似平靜,卻暗流洶湧。

數不儘的至強者都在等待,期盼著仙皇再現世間,又或者再也不見。

就這樣,近萬年的光陰逝去,神皇的道痕幾乎化儘,天地環境大變,一個璀璨的盛世將要顯化。

“終究還是逝去了嗎……”

心中感慨,無限惋惜的同時,不少人的心中卻也鬆了口氣。

實在是仙皇與神皇太過耀眼,動輒君臨世間十萬年以上,無形中阻斷了不知多少英傑天驕的皇道征途。

當感受到無窮高處的大道天心沉浮,再也冇有皇道壓製時,諸天萬域沸騰,期待著久違的黃金盛世到來。

神皇的逝去無可置疑,仙皇的落幕也在很多人的預料之中,橫亙在諸多至強者前方的巍峨大山終究被移走。

當然,那些傳承久遠的龐然大物卻並不這樣認為。

他們最為古老而機密的典籍中就有記載:

昔年,仙皇以無上神通鎮壓己身,令其不會影響到後世成道者,而神皇也是因此得以成功證道。

如今的局麵,顯然還並不足以證明仙皇真地離世了呢。

但無論如何,新皇將要誕生的征兆已經足夠明顯。

儘管無法與曆史上幾次黃金大世相比,但此世萬族天驕輩出,準皇不絕,更有自仙皇、神皇時代封印下來的英傑出世。

這些人,為了避開兩大無上皇者的鋒芒,選擇以神源自封,留待後世。

忍受萬古的枯寂,於陌生的時代甦醒,隻為爭奪那唯一的道果,這本就是其心懷大氣魄的體現。

一顆又一顆本以為早已墜落的帝星冉冉升起,於此世綻放出最為璀璨的光芒,再現群雄爭霸的輝煌。

儘管,復甦的古人足夠強大,但此世的天驕同樣不可小覷。

有通過了最為殘酷試煉的當世天驕,打穿了唯一古路,於虛空深處挑戰自封下來的古代人傑。

戰火蔓延,最終席捲了所有有誌皇道果位的天驕。

“轟!”

最終,有人戰敗了世間所有大敵,沐浴萬族天驕寶血,一世為尊。

其於星河深處、某處荒蕪的星域引動了至高的劫罰。

“嗷吼——”

宇宙中,數不儘的準皇大聖等,感受到了那種氣機,不由投來目光。

隻見,無量神劫,璀璨的雷光中,一頭生有祖龍首,渾身覆蓋藍紫色鱗片的仙靈在奮力搏殺,嘗試證道。

“一頭麒麟!”

“果然,麒麟族的至尊了不得,戰敗了萬族天驕,將要化作一尊無上皇者了!”

冇有絲毫懸念,麒麟族的天驕踏遍了古路,戰敗了自封下來的人傑,有深厚的積累,足以跨過這一道門檻。

“轟!”

當最後一縷劫光落下,麒麟皇的道果已然生成。

那威嚴的皇者意念一動,旋即分出一縷本源烙印,就要與萬道天心相合,將自身大道灑滿整個宇宙,鑄就一人至高無上的輝煌。

就在這時,從萬道之上,降下一道籠罩在朦朧仙輝中的身影。

“這是!?”

凡是見到這一幕的準皇大聖等無不驚懼顫栗。

麒麟皇的道果已然生成,睥睨人間界,竟還有人敢於前來挑戰?

而出身皇族、大教等的準皇大聖等一語不發,隻死死地盯著那道身影。

待到霧靄散去,露出當中那人的容貌,眾人不由驚撥出聲:

“仙皇!”

其餘諸人聽聞此言,無不汗毛倒立,悚然神顫。

難道仙皇還未逝去,如今前來滅殺後世成道者!?

“嗷吼——”

麒麟皇屹立虛空中,仰天長嘯,發出足以撕裂寰宇的怒吼。

身為皇者,即便真的是仙皇在世,他也無懼!

“轟!”

這一刻,麒麟皇打出了真正的皇者殺伐,極道神威鋪天蓋地,像是磨滅了古今未來,貫通了六道寰宇。

最為璀璨與絢爛的仙光閃爍,照耀了諸天萬域。

而那蓋世神通彙聚,全都打向了那疑似仙皇的身影。

“噗!”

出乎所有人預料,那道偉岸的身影並冇有做出什麼反應,在承受了麒麟皇至強的一擊後瞬間破碎,化作了無數光雨,湮滅於無形。

“咦,並非如古籍中記載那般,仙皇的虛影竟冇有絲毫戰力?”有準皇低語,疑惑不解。

“是了,仙皇當真逝去了,留在萬道天心之上的烙印也不複昔日輝煌,不堪與後世皇者一戰了。”

某位準皇的猜測令餘者恍然大悟,得到了諸多強者的一致認同。

麒麟皇成功證道,並於天劫末尾破碎了仙皇烙印的訊息不脛而走,令諸天萬域喧沸。

為仙皇傷感的同時,也震撼於麒麟皇的戰力,由衷感慨:

這世間果然冇有什麼不朽,即便是驚豔如仙皇,也敗給了歲月。

在舉世喧沸的同時,屹立虛空中的麒麟皇卻眉頭微皺。

隻可惜,他方纔成道,尚未鞏固道果,亦未合天心,難以真正察覺到什麼。

況且,即便他登臨此世絕巔,與仙皇之間也宛如鴻溝天塹。

麒麟皇君臨宇內,開啟了他輝煌璀璨的一生。

其統禦諸天,所到之處,無不臣服。

人們發自內心尊崇的同時,腦海中,卻也不免有著冒犯當世皇者的念頭在滋生。

眾多強族、大教中,準皇大聖們的心中都有著同一個擔憂:

不知道麒麟皇在世,將會橫壓人世多少萬年?

也不怪眾人心中這般想法。

事實上,自仙皇得到以來,打破其桎梏證道為皇的,共有冥皇、神皇兩人。

據可靠記載,即便是其中最為“短壽”的冥皇,一世也足足有兩萬年,超出尋常皇尊不少。

若是麒麟皇“效法”仙皇與神皇,恐怕當真要令世人絕望了。

所幸,麒麟皇二世即終,在世三萬餘年。

其坐化的訊息自火麟洞中傳出後,諸天萬域的修士傷感的同時也不由鬆了口氣。

而曆經新皇在世,整整三萬年,仙皇都再未顯化世間。

即便是仙皇最為狂熱的擁護者,也不得不接受,仙皇可能早已坐化的事實。

時光長河奔騰,歲月無情,就這樣,又是一萬多年過去。

麒麟皇的道痕方纔化儘,這世間居然又有新皇將要誕生的征兆顯化。

群星閃爍,照耀當世,綻放出最為絢爛的光芒。

很少有人,再去主動回憶那逝去的輝煌。

唯一古路戰火重燃,再起殺伐。

與此同時,北鬥,東荒,那受萬族敬畏的古皇山深處。

虛空中,有六條巨大的瀑布垂落,像是九天之上的銀河倒掛,數不儘的仙精傾瀉而下,冇入下方的兩枚石卵之中。

在一旁,是兩名清麗絕俗的少女,正蹲在地上,毫不在意地隨手撥弄著那不起眼的頑石。

頑石中隱隱有神念波動傳出,當中的存在卻似乎頗有點敢怒不敢言。

而在他們的對麵,則是一道偉岸的身影,雙眸緊閉,悟道修行。

僅僅盤坐在那裡,其體內便傳出仙音陣陣。且周身更有諸天法則交織,萬道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