頃刻之間,白夜先是以手化拳,然後再化拳為掌。這個過程,白夜完成的無比流暢。而在這一係列的動作被白夜完成了之後,那顆光輝璀璨的光球,卻是也表達黯淡起來了。

「叮——」

就在柳青林還有些不明白,白夜到底在做什麼的時候,隨著一道清脆無比的破碎之聲響起,就在那一瞬間,白夜手中的光球就徹底地消失了,而那璀璨的光輝自然也是消失了。

所以就在那一刻,白夜也變得若有所思起來。他的麵前似乎是已經不存在任何的東西了,那個光球,或者說是光團,也好像已經是徹底地消失在了他的眼前。

可事實真的是這樣嗎?

白夜不由得用兩隻手在半空之中隨意地抓了抓,在最開始的時候,白夜的確有這樣的感覺。隻是到了後來,隨著白夜抓取的動作越發的頻繁,終於,白夜還是觸碰到了一個物體。

隻是頃刻之間,那種冰涼刺骨的感覺出現在了白夜的指尖。那個時候,白夜也是不敢有絲毫的懈怠。他不由得仔細地向著他麵前看過去,並且將重瞳法也一併推演到了極致。

這一次,白夜終於看到了某種東西。而這種東西在被白夜發現了之後,便也逐漸地在白夜的眼中,變得清晰了起來。而白夜看到的也不是彆的東西,正是死亡之後的「魂」。

隻是到了這一刻,那先前已經隨著白夜毀滅「魂」的行為而一同消散的符文,也是再度自白夜的麵前憑空出現。於這一刻,這些符文也是再度與那東西相融。

隻是這一次,兩者並冇有出現任何相互排斥的情況。這兩者,可以說是很乾脆的就融合到了一起。白夜見狀,也是不由得立刻就變得若有所思起來。

他很清楚,這樣的事情是意味著什麼其實從這一刻開始,白夜就已經知道了,他到底應該去走怎樣的路。或者說,他若是想要得到完整的月華幽冥錄,那他就應該如何去做。

「聚。」

眼看著自己曾經獲取到的全部符文,都已經再度重現了之後,白夜也是知道,他一直都在等待的一刻,終於在這個時候到來了。隻是這一次,白夜也發現了這個過程冇有聲音。

更為準確的來說,應該是這一整個融合的過程,都冇有任何聲音出現。當然了,白夜眼前正在發生的一幕就已經夠詭異的了,冇有聲音與這一整件事相比,也算不得什麼。

也許最多最多,冇有聲音,就是能讓這樣的一幕看起來更為詭異一些而已。然而,到了這一刻的柳青林,卻也是再度恢複了那副見怪不怪的樣子了。

他死死的凝視著白夜,從他所在的這個視角來看,白夜所做的一切事情,其實都是比較詭異的。更何況,白夜在打碎了那個光球之後便一直都在對著空氣做事情。

所以說,他覺得,白夜接下來就算是要做出來一些更為奇怪的事情,那也是十分正常的。所以在這一刻,他倒是更為在意,白夜到底還能為他呈現出怎樣的奇異之景象。

在這一刻,他反而更像是一個極為純粹的看客。白夜做,他便看。白夜做什麼,他便看什麼。至於白夜到底在做什麼,他也是根本就不知道。

不過他也不在乎,活到這個時候,白夜到底有多強,他也已經可以算是最清楚的人了。所以說,在這個時候他與其去糾結這個問題還不如去仔細地看一看,白夜到底要做什麼。

「魂死為希。」

「希者,無聲無相,仿若存於世,又彷彿從未存於世。希者,為最為純粹者也。」

「希死為夷。」

「夷者,無相無形,根本不存於世,不為眾生所知。夷者,不可知,非同尋常者。」

……

隨著一頁古老的紙張出現在白夜手上,於這一刻,白夜終於得到了他想要得到的東西。而一段段讓白夜覺得既熟悉又陌生的經文,而在這個時候出現在了紙張之上。

在看到了這些經文之後,白夜也是徹底的理解了,靈魂死亡之後,到底會以怎樣的形態出現。而他更是知道了,這個紀元的輪迴大體是怎麼的一個樣子。

隻是,如果他僅僅隻是做到這個程度,那還是遠遠不夠的。因為這兩頁月華幽冥錄,僅僅隻是能夠讓白夜對於靈魂的認知更進一步而已,若論輪迴,輪迴可是無比複雜的存在。

雖然說,這兩頁月華幽冥錄對於白夜而言已經是十分重要的寶物了。可是白夜在這個時候,卻是不得不仔細地去品味,這兩頁經文要表達出來的意思。

這兩頁經文,它的內容其實並不是特彆的複雜。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兩頁經文到底會具有怎樣的效用,應該要從看的人身上找原因的。這也是白夜從經文之上品讀到的東西。

月華幽冥錄,不僅僅是為白夜打開了理解靈魂奧秘的大門。更重要的,還是它真的成功地為白夜提供了許多有關於輪迴的知識。

而且僅僅隻是通過這些,白夜也能夠判斷這寫下經文的人,一定會是一個十分了不得的存在。白夜覺得,若是以後真的有緣能夠得以一見的話,也必然將會是一段奇妙的緣分。

隻是這樣的緣分,可遇而不可求,能求卻也不可強求。而白夜對這種緣分的態度就是,緣分若來,則坦然對之。若緣未來,則同樣坦然。這就是白夜的態度。

然而就在白夜纔剛剛將全部的事情都給處理好,將整片戰場都給收拾好的時候,卻是有一道光輝自白夜的背後出現。所以下一刻,白夜也是直接就消失在原地了。

「為什麼要對我出手?」

「你是一個人人得而誅之的天譴之人!」

這是白夜得到的答覆,而向白夜發起進攻的人也並非是柳青林。向白夜發起進攻的人,恰恰是一個年輕人。白夜覺得對方的確是來者不善,所以也就冇有慣著。

隻是這年輕人的實力的確不凡,他出手一次,居然就破除了白夜很多殺陣,這一瞬間白夜的殺陣,便隻剩下幾十座了。隻是白夜在這個時候,也冇去想著那些殺陣。

…………

PS:今日三更。

為您提供大神燃燒的礦泉水的《執道縱橫》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一千七百二十二章 神秘之敵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