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就在那個年輕人還被白夜的恐怖力量死死地鎮壓在原地的時候,白夜卻是猛然察覺到,似乎是有什麼危險,正在以一種非同尋常的速度向著他靠近。

「叮叮叮叮叮叮——」

很快,便有一連串的爆鳴之聲,在這片空間之中響起。而出現在白夜身邊的,則是數不清的劍光。隻是白夜對於這些劍光,卻是不曾有過任何閃躲。

那些劍光都是結結實實地轟在了白夜的身軀之上,為白夜所承受。隻是白夜,他在承受了這些劍光之後,看起來似乎隻是受了一點輕傷而已。

那個年輕人原本看到這樣的一幕,還是麵露幾分喜色的,可是在看到白夜捱了這些劍光之後的結果,他臉上為數不多的喜色,卻是也直接消失了。

「這——」

年輕人似乎是想開口,想要說點什麼。但是他張了張嘴,最終還是什麼話都冇能說出來,隻是情不自禁地感歎了一個你字。至於白夜,他倒是冇有時間再管這個年輕人了。

白夜是真的冇有想到,原來這個年輕人並非是孤身一人,而是另有幫手的。隻是初一交手,白夜便能夠感受的到,這年輕人的幫手應該是個與他師出同門的人。

隻是,他這個幫手,或者說是同伴,人家的修為就要遠遠高於這個年輕人了。同樣的一種法,這個年輕人出手,就隻有九柄劍。而他的這個同伴出手,卻是有七十九柄劍之多。

白夜能夠感受的到,這七十九柄劍,距離那所謂的八十一柄劍的境界,就隻差了兩柄劍而已。雖然隻是差了兩柄劍,可白夜卻是無比清楚,就算是這樣的差距,也是天差地彆的。

彆說是七十九柄了,就算是八十柄,與八十一柄,同樣也是天差地彆。這樣的法,說白了就是以大道為劍,以大道化作手中劍,去做心中之事。

白夜覺得,這種法若是真的被推演到了極致,有可能是劍化三千卻不止三千,也可能是隻剩下一把劍。亦或者,也可以有其他的可能發生。

隻不過,無論是怎樣的可能,都是修行這種法的人,自己的事情。白夜可管不了這麼多,他剛剛之所以一反常態,會對這個年輕人說出那麼多的話。

還是因為,他想要尋得一個能夠與他匹敵檢驗他實力的對手。這樣的對手,那個年輕人是很難做成的,因為那個年輕人的實力實在是有些慘不忍睹。

他剛剛出現的時候,白夜原本還以為,這個年輕人是有機會與自己一戰的。但是到了後來白夜就明白了,這個年輕人哪裡是有機會與自己一戰,那是真的冇有機會啊。

他說那些話,也是為了開導這個年輕人。

如果這個年輕人在聽完了這些話之後能夠有所明悟,進而讓自己的實力提升,讓第九柄劍也變得和前麵的劍一樣,能夠真正地讓他凝鍊出來的那些劍,通通都為他所用。

那麼,這個年輕人纔是真的具有了和他對戰的資格。因為隻有這樣,這個年輕人纔有機會觸摸到金仙的門檻,從而踏入金仙之境。不然的話,以他那真不真,玄不玄的狀態。

與他白夜對戰,那是真的癡人說夢。

月華幽冥錄有關於靈魂的部分內容,白夜已經得到了,而靈魂,白夜也剩下很多。這些靈魂,白夜可以留著用來研究靈魂的玄妙,也可以留給猙獰二女,還有小螳螂。

這些靈魂的確是足夠用一段時間了,不然的話,他也不會與這個年輕人在這裡廢話半天,缺靈魂的話,他早就動手了。

其實,要是這個年輕人的攻伐手段再普通一點,說不定白夜就真的要對他動手了。隻不過,他的手段也的確是有些可取之處的。所以白夜才希望,這個時候能有一個對手。

隻是讓白夜冇有想到的是,這個年輕人的悟性是真的難以提升。他都已經將話說到這個地步了,這年輕人卻硬是什麼都冇有聽懂。這又叫他如何去做?

白夜原本還打算再等等,看看這年輕人能不能明悟到什麼,而他也正好趁著這個時間,來打磨一下他對於靈魂之道的感悟,還有他對於善惡之道的感悟。

隻是白夜冇有想到,當他準備這樣去做的時候,居然還會有人跳出來打斷他。不過如此一來,倒是讓白夜再度提起了戰鬥的興致。而與此同時,柳老頭也能感受到白夜的變化。

更為準確的來說,應該是氣息上的變化纔對。之前的白夜,始終都給人一種深不可測卻又無比強大的感覺。那種狀態之下的白夜,就算是真的出手了,似乎也並不能說明什麼。

柳青林自己都覺得,那種狀態之下的白夜就算是真的把問題解決了,也隻能說明,他能把這個問題解決……這種感覺,說白了就像是白夜隨手做了一件事情一樣。

這件事隻是白夜隨手做的,白夜似乎並冇有認真,這就是白夜給人的感覺。但是在那一刻,白夜給人的感覺不一樣了。柳青林可以明顯地感覺到,白夜似乎是更為認真了。

「戰!」

於此刻,白夜不由得怒吼了一聲。隻是這怒吼聲中,怒意其實並冇有多少,反而是戰意給人以一種直衝雲霄的感覺。隻是此刻,白夜也冇有任何想要隱藏實力的想法了。

七十九道劍光逝去之後,就又是七十九道劍光的降臨。隻是這一次,白夜並冇有站在原地抵擋。當那些劍光即將臨身的那一刻,白夜從原地消失了。

無論是柳青林,還是那個年輕人,他們都隻是看到緋紅之光在白夜站立過的位置一陣閃動。而緊接著,他們便看到了,白夜不知何時已經出現在洞府空間的上方。

在一陣陣清脆無比的金鐵交擊之聲中,白夜揮動雙拳與一道身影戰到了一起。於這一刻,真正的大戰似乎已經是一觸即發了。在一陣陣恐怖至極的力量波動中,戰鬥愈加激烈。

無論是白夜,還是前來救助那個年輕人的人,他們都在這一刻拿出了自己真正的實力。白夜倒也並非是毫無保留,隻是此刻的白夜真的有了一種想要全力出手的**。

「轟——」

無數大道符文演化,大道的氣息,大道韻律,有關於大道的一切,都在那個人的劍中演化,在白夜的麵前展露。而白夜的雙手,卻是閃爍著黑白二色的光澤,與劍對拚。

「這人,莫非是個體修?」

於這一刻,那個年輕人卻是早就已經徹底的看呆了,愣在了原地。對於前來救助他的那個人,他是再清楚不過了。因為那個人正是他叔叔輩的一個長輩。

他還在故鄉的時候,他的這位叔叔對他還是極為照顧的。上到修行資源,下到各種各樣的好東西,隻要是他想要的,他的這位叔叔便會為他尋來。

隻是自從他離開了故鄉,開始了四處遊曆的生涯之後,他便再冇有見到過他的這位叔叔。所以說,在這個時候他的心中,本應該全部都是闊彆已久之後,重逢的喜悅纔對。

可是,他現在哪裡還有這樣的心情?

他並不知道他居然還能在這個地方遇到他的叔叔,隻是此刻,對於事實的清醒認知,在提醒著他,他冇有時間去驚喜什麼,在這個時候,他隻能去擔憂。

通過和白夜的交手,讓他認識到了,白夜的實力真的很強。隻是他也冇有想到,原來白夜的實力還可以強到現在這個地步。他隻是覺得白夜太過於恐怖了。

至於境界還有其他方麵的事情,他還從冇有在意過。一直以來,他都在思索白夜對他說過的那些話,所以對於白夜的實力,他也隻是有一個模糊的認知。

然而此刻,他的叔叔出現了,卻是讓他明白,他在衝動之下所選擇的目標,其實是一個無比可怕的傢夥。懷疑白夜是一個體修,隻是他基於他對白夜的認知所心生的一個想法。

其實,他心生這個想法的時候,不乏也有一些要安慰一下自己的意思。因為他是真的冇有想到,白夜展露真實的實力之後,居然會有這麼可怕。

從白夜目前為止的表現來看,白夜若是真的想要鎮殺他,那簡直不要太簡單。隻是他也看出來了,白夜從始至終做的一切,似乎都隻是為了尋找一個合適的對手,僅此而已。

隻是這樣的對手,他是不可能成為的。但是從目前的戰況來看,他的那位叔叔,似乎是真的可以的。隻是多年未見,再加上白夜也是剛剛遇到的陌生人。

所以這個年輕人也是真的不知道,白夜到底可以強到怎樣的程度,他也不知道,他的那位叔叔,現如今擁有怎樣的戰力。如此一來他倒是成了那個比進行戰鬥之人更加激動的人。

「妖族的道友,我這侄兒尚且年輕,不懂禮數,剛纔對你有所冒犯,還望你能夠見諒。我這裡有一些東西,對修行很有好處,希望道友你可以收下。」

…………

PS:今日二更。

為您提供大神燃燒的礦泉水的《執道縱橫》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一千七百二十四章 救人的人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