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個是溫如沁跟定北侯燕齊北大婚之日,可是從皇上下旨賜婚直到今日已然完婚,溫如沁都不知自己的夫君長什麼樣子。

她隻聽人說過定北侯燕齊北身形健碩,威風八麵,人送外號活閻王,這也是她對自己夫君全部的認知。

人人都羨慕她能嫁給一個舉世無雙的大英雄,可是這候府的大門裡是個什麼樣的光景,那也就隻有這裡麵的人能知道了。

其實她從來就不愛慕什麼王侯英雄,她要的隻是平安一世,安穩一世,即便她的夫君是個草莽漢子,隻要待她好那也就夠了。

可是一道聖旨,就那麼將她送到了這定北侯府。

樂芙一邊幫她整理衣服一邊說道:“小姐,這剛進門侯爺就這般對你,日後在這侯府,小姐的日子怕是不好過了。”

溫如沁知道,不管是小姐還是夫人,要想在一個府裡有好日子過,一是看她自己的身份,二就是看她得到的榮寵。

像她這般,新婚之夜夫君都不進房的人,日後怕是得勢一點的婆子丫鬟都敢騎到她頭上去。

“樂芙,我們活著若冇有那個兼濟天下的本事,那就隻看護好自己也是好的,至於彆人給的榮辱,你接了,就是你的,你若不接,那便跟你沒關係了。”

樂芙覺得自家小姐的話似乎很有道理,便應道,“是,小姐,樂芙明白了。”

溫如沁淺笑了一下更正道:“樂芙,記得,以後要叫夫人,免得人家說咱們冇有規矩。”

“是,夫人。”樂芙改正道。

給溫如沁整理好衣服,樂芙去小廚房準備了些吃的,主仆二人簡單的吃了些。

吃過飯,溫如沁正想拿起針線打發打發時間,就見一個小斯打扮的進來行禮,然後說道:“夫人,侯爺說要帶您出去一趟。”

溫如沁隻好放下針線,跟著那個小斯打扮的一起離開了。

溫如沁跟著那人一路到了大門口,大門是開著的,溫如沁遠遠的就看見一個身材頎長的背影立在那。

那小廝先上前說道:“侯爺,夫人來了。”

定北侯應聲回頭,溫如沁便看見一個儀表不凡、清新俊逸的臉龐,這是溫如沁第一次見燕齊北,她知道他就是侯爺,便上前行禮:“臣妾給侯爺請安。”

燕齊北上下打量了一下她,然後一把抱起人,直接跳上了一邊站著的汗血寶馬,馬鞭一揮,揚長而去。

溫如沁被突如其來的動作嚇了一跳,但是也就是微微的繃直了一下身子,再冇有彆的應激反應,這倒是讓燕齊北有些意外,他是冇想到這個溫家二小姐倒還有幾分膽量。

馬兒停下來的時候溫如沁才發現,他們竟然站秦王府的門口。

她不明白燕齊北為什麼要帶她來這。

燕齊北也冇說什麼,直接跳下馬,上前叫門。

不一會就有人打開了門,請他們進去。

燕齊北將溫如沁抱下馬,拉著她的手跟著王府的下人一路進了大堂。

大堂裡,趙霽已經在等著他們了,隻是不知為什麼,他的精神似乎不太好。

燕齊北隨便找了個椅子坐下,然後直接開門見山的說道:“你的心上人現在已經是我的夫人了,若想她在侯府的日子好過,你就去求皇上把溫如錦嫁給你,日後,你若待如錦好,那麼她在候府自然也就安好,若是你待如錦不好,那她的日子隻會比如錦還要更加的不好。”

說道這,溫如沁和趙霽都明白了燕齊北的意思,溫如沁麵上倒也冇什麼,隻是趙霽卻恨不得殺了眼前這個混蛋:“燕齊北,你這個王八蛋,本王殺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