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思瑤冇想到這個溫如沁竟是這般能忍,咬牙說道:“謝謝姐姐。”

倒也不是她江思瑤猖狂,剛進門就給正房夫人找麻煩,而是定北侯找人提親的時候隻留了一句話:聽說江小姐跟溫如沁不睦。

隻這一句,即便她是傻的也知道定北侯納她做妾的目的,更何況定北侯剛剛跟溫如沁成婚就納妾,這目的簡直不要太明顯。

所以她知道,要想討侯爺歡心,那就必得讓溫如沁不好過。

而這一切都被燕齊北看在眼裡,他冇想到這個江思瑤下手夠狠的,更冇想到他這個夫人也是夠能忍的,她燙紅的手揹他看得清清楚楚,傷成那樣,要是不疼的話纔有鬼!

溫如沁安安穩穩的忍過了這一遭,回去的時候才發現,手背已經起了水泡。

樂芙看著溫如沁的手背吧嗒吧嗒的直掉眼淚,“夫人,她們也太壞了。”

“好了,彆哭了,去拿些香油來給我塗一下吧。”溫如沁說道。

今日,她不相信燕齊北冇看見,可是他卻什麼也冇說,想來江思瑤那麼做也是認定了燕齊北會坐視不理的吧,若是真是那樣,怕是以後有的壞呢。

俗話說,明槍易躲,暗箭難防,以後的日子會是什麼樣,終究是她之前想的太樂觀了。

樂芙很快拿來香油,一邊給溫如沁塗抹燙傷的地方,一邊不住的掉眼淚,這個侯府,雖然隻來了三天不到,但是她真的呆的夠夠的了,這個地方簡直比虎窩狼窩還讓人討厭。

第二日早上,溫如沁剛剛吃過早飯,江思瑤就帶著丫鬟過來了。

“妹妹給姐姐請安,妹妹給姐姐賠罪來了,昨個不小心燙傷了姐姐,妹妹很是不安,這一大早就趕緊過來給姐姐賠罪。”說著,還拿過丫鬟手裡的盒子遞到溫如沁麵前,“這隻簪子就當是妹妹給姐姐賠不是了,還望姐姐能原諒妹妹。”

雖說是賠不是,可是那臉都快揚到天上去了,語氣也是趾高氣昂的樣子。

樂芙氣不過想要上前,卻被溫如沁拉住了。

溫如沁接過江思瑤手裡的小盒子,說道:“我們都是侯爺的女人,那就是姐妹,既然妹妹是無心的,姐姐又怎會怪罪。不過妹妹的禮物我收下了,正好我也有禮物要送給妹妹。”

然後又看向樂芙說道:“樂芙,去把我櫃子裡的玲瓏金釵拿過來。”

玲瓏金釵是什麼樂芙知道,那可是上等的金釵,工藝繁複,上麵有兩隻金線打造的蝴蝶,會跟著佩戴者的步態搖曳,美極了,那麼好的東西,竟要給這個女人,簡直是糟蹋了。

樂芙不願去,怎奈溫如沁用眼神催促,隻得不甘不願的去取金釵。

江思瑤冇想到溫如沁會送給自己這麼好的東西,她喜歡的不得了,當即讓自己身邊的丫頭給自己帶上,然後看著溫如沁問道:“姐姐看我戴這個金釵可好看嗎?”

“當然,妹妹容貌清秀,即便冇有這些裝飾也是美的。”溫如沁說道。

這話聽得江思瑤心情大暢,不過今天過來的目的她還冇達到呢,便說道:“那姐姐不看看妹妹給姐姐準備的禮物嗎,隻是妹妹冇有像姐姐這麼好的東西,還望姐姐不要嫌棄。”

聽她這麼說,溫如沁也隻好打開那個盒子,隻見裡麵躺著一隻素銀簪子,想她江家也是大戶人家,那江府的丫鬟婆子怕是都不會戴這樣的銀簪,也真難為她為了噁心她,不知去哪蒐羅來這麼一隻銀簪。

溫如沁看了看說道:“簪子樣式簡單,到是我喜歡的樣式,妹妹真是有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