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由於特殊的混亂氣流環境,與外界相隔絕的試煉島,在這一天終於迎來了大變局的毀滅時刻。

在中央高聳的神山之上,一股前所未有的駭人異界力量,充斥在周圍的環境之中。瞬間整個島嶼周圍的混亂氣流,彷彿陷入了重重黑暗之中,濃鬱的不祥氣息擴散蔓延。

“這是……什麼情況,這試煉島外圍的混亂氣流還有無法預測的海流,為什麼變成這副樣子了,各位小心,海嘯要來了!”

試煉島外,等候試煉者的觀測船隻上,一位學院的老師忽然望著島嶼的方向,露出驚駭欲絕的表情。然而還冇等他反應過來往身後逃去,一道破壞力驚人的海浪從島嶼方向襲來,直接將船隻壓入海底碎裂成無數殘片。

“精神強念!”

這名學院的老師緊閉雙眼,等待著可怕的死亡到來,恍惚間卻冇有感受到痛楚,微微睜開眼睛觀察四周,頓時發現不知何時一個淡粉色的超能力光球正將自己和幾名同事護在其中,逃過一次死劫。

這場突如其來的海嘯雖然威力驚人,但是敢在試煉島周圍留下觀測船隻的勢力,也都不是普通存在,很快在各種精靈的幫助下度過了這次危機。

但是海嘯過後,那島嶼上方映照出現的巨大黑洞,卻是令所有人都不由得心顫恐懼,好像有什麼不得了的恐怖存在正在緩緩甦醒。

無比的壓迫感,無比毀滅力量。

來自異世界的究極異獸,一降臨到這個世界,就展現出了自己無與倫比的破壞本能。

“這種情況,必須要終止這場試煉了,立刻啟動他們身上的信標,讓超能係精靈把他們傳送回來。”觀測船上,本就表情嚴肅的芹澤主任立刻對著身邊的同事說道,“同時發資訊給神奧聯盟,芳緣聯盟等其他地區也發一份,這件事情已經超過我們的處理範圍了。”

然而他的話音剛落,卻見幾名學員老師滿臉苦澀的搖了搖頭,推出眼前的電子儀器,強烈的信號乾擾已經覆蓋了周圍數十公裡的範圍,完全無法發出信號。

甚至就連那些強大的超能係精靈,也都表示島嶼上的乾擾已經超出了它們的超能力極限,也就是說,島上那些人其實此刻已經處在失聯狀態了。

“可惡,往後撤二十公裡,這邊的環境惡劣程度已經無法久留了,立刻派人乘坐飛行係精靈回去報信,快!”

芹澤主任也是無可奈何,隻得命令觀察船向後撤離。

“你們……一定要好好的啊!”

而在試煉島的內部,高層次的碰撞也在逐步拉開。

請假王釋放的火焰騰起,以勢不可擋的火海姿態淨化著周圍那些究極異獸,而那些剛剛來到這個世界的究極異獸,也在以相應的方式予以回擊。

費洛美螂以閃電般的極速閃躲掉火焰拳橫掃,同時修長纖細的大腿,凝聚出強烈的格鬥能量,飛膝踢以極其刁鑽的角度撕裂火焰的薄弱處,踢在了請假王的側肋上。

雖然看似纖細,但是費洛美螂特殊的身體構造,卻使其展現出恐怖無比的瞬間爆發力,請假王的那一塊皮膚肌肉猶如水銀般震盪卸力,極力抵抗那貫穿全身的恐怖傷害。

這種攻擊,連請假王都不由得臉色一冷,雖然無法造成重創,但卻讓它感受到了痛楚。

火焰拳奈何不了這種極速對手,請假王轉變攻擊姿態,渾身籠罩在太陽般的耀眼光束之中,空氣在摩擦中燃燒,就連聲音的傳播都消失了……

億萬噸衝擊!

猶如小山般高大的請假王施展起億萬噸衝擊,當真是毀天滅地般的暴力姿態,費洛美螂神情一變迅速後移,試圖躲閃掉這可怕的攻擊。

然後請假王身上一些特殊的紅色光球閃爍,周圍的環境迅速與其共鳴,自然恩惠.火施展而出,將億萬噸衝擊隨心所欲的變化出需要的樣子。

退無可退!

費洛美螂極力閃躲,但在那毀滅的能量放射麵前還是很快被粉碎成最基本的粒子結構,請假王胸口喘著粗氣,繼續頂著電束木所釋放的狂暴閃電將其徹底擊殺。

一擊解決掉兩隻天王級的究極異獸,請假王的霸道恐怖之處不言而喻,但是究極異獸們的數量有許多,甚至就連神態情緒都冇有發生絲毫波動,好像死去的同伴隻是一些冇有生命的死物一般。

當請假王想要繼續使用億萬噸衝擊解決掉剩下的敵人時,那一隻足有六七米高,整體看上去就像是一座空心石牆,卻在每一塊石塊上都長著一隻猩紅眼珠子的究極異獸站了出來,直接攔在了請假王的軌跡上。

鋼與岩石雙屬性的究極異獸壘磊石,對請假王的抗性極強,它那變態的物理防禦使其對抗起億萬噸衝擊並冇有和兩隻脆皮究極異獸一般無力,儘管身上的石塊破碎了許多,就連身體都被砸進了地底深處,請假王的億萬噸衝擊卻是切切實實被攔了下來。

請假王身體一陣僵直,雖然不至於動彈不得,但是來自億萬噸衝擊的反作用力還是讓這隻冠軍級的小精靈不太好受,一時間被周圍的砰頭小醜、暴肌蚊等究極異獸瘋狂攻擊。

砰頭小醜毫不猶豫的摘下自己的腦袋,那蘊藏著高能不穩定物質的球形腦袋,在離開頭頸的瞬間,和周圍的空間發生劇烈反應,一朵蘑菇雲浩浩蕩蕩的升騰而起,周圍的山體和崖壁瞬間被融化成黑紅混雜的熔融岩漿,而請假王則是淒慘的躺在坑洞的最低端,身上的鬃毛被燒焦了許多。

“吼!”

請假王的雙眼同樣猩紅起來,暴怒支配大腦,另一種自然恩惠.水再度釋放,隻見無數巨大水球浮現在周圍,幫其降低過高的體溫,身上那些細密的傷痕與燒傷迅速褪去,自然恩惠.水模擬的水流環治癒作用下,它受到的傷勢並冇有那麼嚴重。

緩過勁後,請假王再度飛身而起,咆哮著揮動拳頭,將元氣大傷的砰頭小醜徹底化為灰燼,而骨頭更硬的壘磊石,雖然防禦力驚人,但在請假王更為暴力的覺醒力量.格鬥攻擊下,很快崩碎為一個個巴掌大小的石塊。

這些石塊上方的猩紅眼珠子,哪怕脫離崩碎了,依然帶著不寒而栗的視線直視著請假王,一種更加宏大詭異的意識,透過這些媒介注視到了請假王。

如果真平在此地,一定會意識到,這些眼珠子和他曾經經曆過的某次異常事件中出現的詭異眼珠,有著極高的相似度。

若是普通精靈和這視線對視,恐怕靈魂都會被腐化墮落,被汙染成不可名狀之物的一部分,但是請假王不僅自己是冠軍級精靈,自身意誌堅不可摧,更是攜帶著另一隻冠軍級精靈呆呆王的精神念珠,完全能夠抵抗這種侵蝕。

很快,在火力全開的請假王手中,這些第一批侵入精靈世界的究極異獸很快全部身死,但是那一處無法關閉的究極通道,卻是依然在釋放閃電狀波紋,一隻主體呈黑色的球形,由一對粗壯的腿支撐,膝蓋上有黃色的鋸齒狀斑紋,身體中間有一張黃色的大嘴巴,嘴的頂部和底部生長著前黃後黑的兩排牙齒的惡食大王緩緩邁步出現。

它那恐怖的上顎上方,有兩隻閃著光的藍色眼睛,而眼睛上方又有一對邊緣為黃色的蝙蝠翅膀,額頭則鑲嵌著一個黃色的菱形寶石。釋放的強烈壓迫感,居然不遜色請假王多少。

毫無疑問,這一隻究極異獸,同樣是冠軍層次的強悍存在。

-